第1141章你是谁?

  萌玉心中大恨,早就知道,这个来自神婆手中的绿色戒指有古怪,谁知道,它居然喝血!

  怎么办啊,她会不会失血而死啊?

  幸好,那戒指吸够了血之后,终于放开了萌玉的手指,自动飞到了她的无名指上戴好。

  江萌玉拿起戒指看着:这是什么鬼,居然喝了我那么多血?

  一个声音在萌玉脑中响了起来:“人家不是鬼!喝你的血是为了认主啦。”其实这个声音的主人还有句话没说,就只是一不小心多喝了点。

  萌玉更加惊吓,能说话的戒指,这还不是鬼?想要将戒指拨下来,却怎么也拨不下来。总不能为了把这只戒指弄下来,把自己的手指砍下来吧?

  最后只得随它去了。

  前世,她爬上悬崖,走到了盘山公路上,却遇到了开车而来的江怀玉,被她开车撞死。过后她曾经想过无数次,江怀玉无事不会进山,她想,应该是有人通知了她,然后她才故意开着车来杀她的。

  这一世,她出来比前世提前了十年,不知道江怀玉会不会又请人开车来撞她,她还是决定,不往上走,而是拉着树上的藤条,一路往下,下到了悬崖底。

  那里有一条河,她准备顺着河往下,走半天,就会有人家。

  可她没想到的是,她刚刚下到崖下,就有一张网从天而降,将她网住了。

  紧接着,一大帮人一涌而上,将她给抓住了。

  她发现,那些人之中,前世的两个“丈夫”也在,再一看,其他人都是前世的“夫家”人。他们居然在悬崖下足足守了一个月!

  难道,这一世也要象上世一样,给那兄弟两个当共妻?

  正当萌玉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进山执行任务的顾东行。

  她不管不顾地大叫顾东行:“顾东行,你快来救我!”

  见那些山里人还在抓着她,她用力挣扎大叫:“我未婚夫来了,你们还不快放开我!”

  那些人听说来的解放军战士居然是她的未婚夫,顿时不敢再抓她了。她跑过去拉住顾东行:“顾东行,你是专程来救我的对不对?呜,你真好,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顾东行,正是江怀玉上辈子的丈夫,是她的亲妈冷香玉朋友顾铭的儿子,顾铭被冷香玉所救,两人成了好友,冷香玉通过多方考察,认定了顾东行,便把女儿嫁给了他。

  前世,江怀玉对顾东行颐指气使,顾东行碍于她是父亲救命恩人的女儿,一直对她多有忍让,哪怕后来贵为军长,哪怕后世物欲横流,十个男人九个花,他依然固守底线,从不在外拈花惹草,是世人公认的好男人。

  想到这个男人是她的母亲为自己的女儿选的夫婿,而她母亲的唯一的女儿就只有自己,她自然不能再让他去跟江怀玉结婚,她赖上了顾东行。

  坚持说她是顾东行的未婚妻,跟着顾东行回了军营,这一赖就是半年。

  她还想着,怎么才能去戳穿江怀玉和她母亲的诡计呢,没想到,她的亲妈,居然找到了军区。

  冷香玉明明跟唐爱莲说过,只要在窗外看看女儿,认识一下女儿就好,谁知,她居然跑到了虚掩的门口,想要悄悄进去看看女儿,甚至,在女儿打开门的时候,揭下了隐身符。

  江萌玉见到亲妈的一瞬间,震惊,激动,但又难掩怨恨。

  是的,她怨恨着亲妈,拿着江怀玉当女儿,难道,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出来吗?

  不过,眼前她认识亲妈,可亲妈不认识她啊,因此,她强迫自己将激动的心情压制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阿姨,您有什么事吗?”

  冷香玉见到女儿,也是难抑激动的,可是,她不能这样认下女儿啊。她怎么解释?她能说,她的主上施展了血脉追踪术,找到了她?

  而且,这么多年没有找女儿,谁知道女儿还认不认她呢?

  不如,先找那她生活的那家,找到她的养父母,再认回她吧。今天见她一面,已经满足了。

  她强压下激荡的心情:“呃,姑娘,我口渴了,想向你讨口水喝。”

  但她灼灼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江萌玉看着自己的亲妈,心中有点想不通,难道,她其实认识自己?

  不对,这里是部队的家属大院,她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这里的军嫂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

  冷香玉见女儿的脸上渐渐浮起的疑色,便明白自己真的孟浪了。

  她要怎么回答?

  冷香玉正考虑间,就见自家女儿双眼一闭向后倒去。

  她还来不及反映,就发现女儿并没有倒下,而是被人抱了起来,放到了桌子边,伏在桌子上。

  “主上——”

  这个敲晕并抱起江萌玉的人自然是唐爱莲了。

  “我只是点了她的睡穴而已,别担心,马上有人来了,就算没人来,半个小时候后就会醒来,只把见到你的事当作做了一梦罢了。我们走,回去想想怎么认女儿。”

  唐爱莲说罢拉着冷香玉走了。

  他们刚走不久,顾东来就回来了,见江萌玉伏在饭桌上睡着了。进厨房一看,饭菜都炒好了。显然,萌玉做好了饭菜在等着自己呢。

  他心中微甜,有这个丫头的日子真好。便将饭菜端出摆好,再去摇醒萌玉。

  “萌玉,醒醒,吃了再睡。”

  萌玉睁开睡眼,一看到顾东来,便跳了起来:“她呢?”

  顾东来觉得奇怪:“谁啊?”

  “我——”

  她猛然住口,这个时候,她可是不认识自己亲娘,便说:“我刚才看到了个三四十岁的女人,跑进来我问讨水喝,我问她是谁,这里的军嫂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结果她转身就走了。大概是个梦吧。”

  她心中很是奇怪,怎么有那么清晰的梦?

  萌玉记得,前世那个江怀玉说过,她的亲妈是在她上大学的第二年找到江家的。

  难道,就是这个时候,她的亲娘找到了江家,然后被李春花将江怀玉这个冒牌货塞了给她,就把江怀玉给接了回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