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催人泪下

  “是啊。”唐爱莲后面的司马夏忍住笑:“阿姨你难道没有觉得,看到她的时候,就有点象倒数十几年前照镜子的感觉?”

  “对啊!”冷香玉似乎恍然大悟:“难怪我一见她就感觉熟悉呢,原来是照镜子的感觉。”她打量着萌玉,越看越喜欢:“恩,的确有照镜子的感觉,就象看到了十八岁时候的自己。”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女儿,生怕她下一个瞬间就不见了。

  李春看看冷香玉,再看看江萌玉,这两人,真他nn的太象了。她心中暗暗地骂着:没事长那么象干什么?为什么我女儿就没有这么象我?

  冷香玉又问:“李春花,你说说,为什么你的女儿长得不象你,却象足了我十八岁的时候呢?”

  她虽然问的是李春花,但眼睛却始终看着女儿。她的女儿,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江萌玉却不想跟她演下去,直截了当地说:“因为,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江萌玉啊。萌妹什么的只是我的小名而已。她刚才跟你说的去读大学的那个人,实际上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

  李春花听得江萌玉说出自己是冷香玉女儿这话,顿时急了:“你这孩子,怎么乱认亲呢?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怎么可能这个女人的女儿呢?你姐姐才是她的女儿呢。”

  “姐姐?”萌玉看着李春花,讽刺地笑了:“你说的是江怀玉吧?她今年十六岁,而我今年却是十七岁,她比我小一岁多,是你抱我回来之后才怀上的。所以,她只能是妹妹吧,你怎么能说成是什么姐姐呢?

  而且,如果她是姐姐,为什么,从小到大,她的衣服都是我在洗,脱线了是我在缝,她小时候吃饭要我喂,她哭了我还要挨打骂?还有——”

  她目光冰冷地扫了江海东一眼,落在李春花身上。

  萌玉的目光紧锁住李春花,大声说道: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让我三岁开始学做家务,五岁就煮饭,六岁就喂猪,七岁就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而江怀玉却十五岁了都没有做过家务?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在大热的天,逼我去农村田里拾稻穗给家里增加细粮,大冷的天,逼我去井边打水给全家洗衣服?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让读书向来不行,屡次留级的怀玉一直读书,却逼着总是考全班第一的我十岁就不读书,还是老师上门说服,并答应由老师出学费和课本费,我又哭求着保证放学后做饭扫地照顾弟妹,星期天去捡破烂卖钱你才答应让我继续读书?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年年给怀玉缝新衣服,却让我总是捡妹妹的衣服穿,袖子短一截,裤子也短一截,还补了又补都舍不得扔,长到十七岁,还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总把好吃的让怀玉和怀清吃,却总是把家里的剩饭让我吃,夏天时候,馊了的饭都舍不得倒,逼着我吃下去,有时没有剩饭就让我饿肚子,帮妹妹舀饭时偷吃了一口还挨打?

  若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让我因为被怀玉故意赶出屋子没地方睡觉,感冒高烧39度辛苦考出好成绩得来的大学通知书,让根本没有参加过高考的妹妹怀玉冒名顶替去读?”

  若是我真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舍得让怀玉骗我喝下掺了迷药的汤,把我卖给老虎坳的周氏兄弟做共妻?”

  萌玉的话,那真是字字血句句泪啊,在江家,她一直就过得不象个人,总是想做好点再做好点,好让父母喜欢自己,可爸爸的冷漠,妈妈的虐待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直到前世被怀玉开车撞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根本就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

  萌玉说一句,冷香玉的心痛一下,她的女儿,在这个女人家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就算是旧社会给人当丫头的女孩,也不会有这么苦啊!

  痛到后面,她感觉心都痛得碎裂了,她抱着女儿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女儿呀,妈妈来晚了,让你受苦了。你爸那个挨千刀的,这是把你卖进了什么样的人家啊。我苦命的女儿,妈妈的心都痛烂了啊!”

  萌玉想到自己从小到大所受的苦,想到前世被卖进深山里做了十年共妻所受的难,好容易逃出生天又被江怀玉开车撞死的恨,她也忍不住抱住母亲大哭起来。

  周围的人见到这个场景,也都忍不住双眼流泪。

  有几个跑来围观的老太太甚至也放声哭了起来。

  李春花几次想打断萌玉的话,但萌玉说得太快,声音又太响亮,根本容不得她插进去。等到她说完,她再想辩驳,却不知从何辩起。

  她现在再想说,眼前这个女孩是她的亲生女儿,谁也不会相信了:长得不象自己,再加上从小虐待萌玉——哪有亲生母亲那样虐待自己的女儿啊。

  最重要的是,冷香玉已经跟她女儿相认了,她想拦也拦不住了。

  她现在只希望,冷香玉还能遵守刚才订的条约将两万块的补偿金还给她。

  如果众人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她的脑回路有问题,她现在不担心自己卖养女给人做共妻的事,不担心自己让亲生女儿冒充顶替养女读大学的事,却去担心,养女的母亲还给不给补偿金!

  “行了,回去之后,你们把长城哭倒,把金山哭淹,我都不管,但是现在别哭了,先解决问题吧。”唐爱莲提醒说。

  冷香玉连忙掏出手帕,先替女儿抹了眼泪:“女儿乖啊,咱不哭了,以后妈会好好疼你。让你,妈要让你活得象公主。”

  唐爱莲苦笑,这个冷香玉啊,这是有了女儿不管自己了吗?她是自己的寻宝守护者啊。

  不过自己也不缺那点钱。

  萌玉连连点头,她忽然想起了顾东行,连忙过去,将顾东行拉过来:“妈,他叫顾东行,是我的朋友。”又对顾东行说:“这是我的亲妈妈。”

  冷香玉用挑剔的眼光看着顾东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