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别找了

  萌玉感觉,唐爱莲要害妈妈,没必要用仙桃。那桃子,她远远地看着都能知道是好东西。

  不对,妈妈的身体扭曲着,倒象是在改造身体!萌玉震撼了。

  眼见妈妈在痛苦之中扭动了一个多小时候,总算慢慢平复下来。

  萌玉时候觉得,妈妈好象高了一些。原本只有一米五八高的,现在至少有一米六二以上了。

  果然,那仙桃就是改造身体的好东西啊。

  紧接着,那个唐爱莲又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那是丹瓶。只见她倒出一粒丹药递给了妈妈。妈妈毫不犹豫就放进了嘴里。

  不到十分钟,妈妈又开始痛苦起来,这一次,似乎比刚才还要痛苦,但妈妈却咬牙坚持着。

  不一会,她就发现,妈妈身上露出来的部位,颜色渐渐变得深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深。

  她心中震惊:难道,妈妈在洗髓?

  果然,过了大约又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妈妈终于又平静了下来。此时的妈妈,已经变成了一个非洲人。

  接下来,便见那个唐爱莲跟妈妈说了什么,待妈妈盘腿坐好,便见她口唇微动,手舞足蹈。

  不一会,四面八方的天地源气源源不绝地冲着冷香玉而来,围绕着她打着旋,被冷香玉吸收着。

  在萌玉看去,看到的就是土地源气已经形成一个实质化的龙卷风,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一条风龙,缠绕在她亲妈的身上盘旋。

  这场面,太震憾了!

  萌玉发现,她亲妈身上的功力,不断攀升起来,二级武者,都三级,四级,五级,六级,然后稍微停顿了一下。又冲破了六级,到七级,八级,九级,最后,跨过了九级,进入到先天。

  天啊,这世上,怎么有这么逆天的法士,直接将一个二级武者,变成先天高手。

  萌玉怎么能不震惊,她的妈妈,刚才还只是一个二级武者的妈妈,转眼间居然成了一个先天高手!

  亭子里的法事并未结束,妈妈的功力达到先天之后,那个唐爱莲又拿出了一个颗丹药,让妈妈服下。

  这一次,她感觉另一种能量围绕着妈妈,妈妈身上的气势,在节节攀升。

  如果萌玉是一个修仙者,就知道她的妈妈这是在筑基了。

  终于,那种能量的波动渐渐平息下来,萌玉感觉,她的妈妈气质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隐隐透出了一股威压,让她有种想要模拜的感觉。

  她终于明白,她的妈妈得到了一场大造化,现在的她,至少是先天以上了。她羡慕极了。不过,更多的是为妈妈高兴。同时,也被唐爱莲的本事震憾了——就这么一个晚上,就造了一个高手出来。

  她怕惊动亭子里的两人,不敢再看,便又悄悄到回屋里躺下了。

  唐爱莲看了看她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个姑娘居然是单木灵根,她想收了。但她已经是三级武者,又怕她会仗着有功法不想拜师,于是才来了这么一出,顺便把冷香玉的功力给提升上来。

  看那萌玉的神情,分明是动心了,但她只有羡慕,没有嫉妒,让她很满意。但她没有立即过来,又让她有点不满意。但她马上又说服自己,也许,对方只是自尊心较强,说不定,明天就会找上门来拜师了。

  只是,唐爱莲没想到的是,她想要的木系单灵根,却被别人给诱引了,别说是明天,就是再过多少个明天,都不会来找她拜师。

  唐爱莲安排好冷香玉自己练功巩固修为之后,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进了空间。

  她这次去交易会得了两样宝贝,一个是能让植物快速生长变异的土精,一个是承载了自己远古前世一世功力的符阵石。

  土精虽然是土精,但是,因为地球灵气稀薄,这块土精身上的能量已经消耗光了,缩成了一团陷入了沉睡,任何东西种上去,它都会本能地吸收它的精华,因此,任何东西只要种上去就只有一个结局——死。

  唐爱莲将土精放到空间,土精就颤抖了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它在吸收灵气恢复。

  也不知道它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它的功力,唐爱莲将它安排在湖边之后就不管它了。

  她拿出了那块符阵石。

  她很惊喜地发现,这块符阵石上面的念力,至少在一百万以上。

  她进入了神龙鼎,开启了百倍时速,开始吸收符阵石修炼起来。

  术界交易会上,曾光明等人怎么也找不到唐爱莲和司马夏,心中很是恼怒。

  他都答应了那个大佬,要帮他搞一个纳物符了。可唐爱莲却自拍卖完三个纳物符之后就消失了,无论他怎么找都无法找到。

  曾光明后悔死了,怎么就想着以那种方式逼她将纳物符给交给自己呢?谁成想,那个一个看起来就十七八岁的姑娘,居然就那么多心眼呢?

  他现在不但把那位大佬给得罪了,还把唐爱莲的师父也给得罪了。

  他现在真的是抓鸡不成蚀把米啊!

  原本想巴结上那个大佬,只要得到那个大佬的支持,以后他民俗文化馆就能取代天师府,成为奇门江湖的第一块牌子了。

  可现在,那位大佬得不到纳物符,会怎么对待自己?

  “纳物符拿到了吗?”正当曾光明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是——”曾光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外表看起来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人正看着他,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美丽姑娘。

  “金首长,您——”

  “不用找了,那个拥有纳物符的姑娘已经离开交易会了。”

  “什么,她离开了?”曾光明不敢相信,唐爱莲离开了,他居然不知道。

  “是,她在买了息壤之后,将纳物符拍卖掉,后来又去买了一个摊子上的一块石头就回去了。”跟在那中年男人身边的女孩说。

  唐爱莲如果听到这话,肯定会非常震惊,她明明不断变幻面容,连司马夏也利用念力帮她幻化面貌,可她的行踪,居然被人了解得一清二楚!难道,是她大意了,没有在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施展风术把气味给冲散。

  不过,正常人谁会没事把气味给给冲散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