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退亲下

  凤清源被唐大龙赶,也气了,自己虽然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但他是师长,自己是军长,好歹比他官大两级。

  “真是不可理喻!”他气愤愤地提脚就走。

  谁知,唐大龙又叫住了他:“把你拿来的这些东西拿走!”

  凤清源也是硬气:“你不要就扔垃圾桶吧。”

  唐大龙见他这样说,也不客气,真的拎了凤清源提来的礼物,拿出去,直接扔进了外面的垃圾桶。

  见自己拿来的礼物真的被扔进了垃圾桶,凤清源又被气着了,瞪着唐大龙的眼神似要吃人。

  不过他转念又想,如果是自己的女儿被退亲,恐怕,自己也不会比他好到哪去。

  他只是哼了两声,便继续往回走。

  他回到凤家,马上去了凤园,打算先跟老爷子汇报今天退亲的情况,就听到客厅传来一个女子激烈的声音:

  “我跟你们说了,莲姐姐真的不是那样的人。我跟她一起去的术界交易会,在那里,我一直跟在她身边,她根本就没有跟她那个师兄有什么苟且的行为。”

  这个声音,是司马家的那个丫头司马夏的声音。

  凤清源大踏步进去,去抓司马夏:“你说什么?你始终跟唐爱莲在一起?”

  司马夏退一步,让开他的手:“不错,从一开始,我们聚集在一起,到交易会结束,我都跟唐爱莲在一起。”

  “交易会?不是情人会吗?”凤清源问。

  “什么情人会,我不信,你们不知道术界一年一度的交易大会,我想去见见世面,就缠着双烟玉带我去参加今年的交易会。我到了那里……”

  司马夏将参加交易会的路上,人马混装的大卡车,唐爱莲师兄开了吉普车送唐爱莲,大家一路上,同路同吃同住。

  “路上他们的确是坐同一辆车,但也是她那个师兄开车,莲姐姐坐车,难道,他还能一边开车一边做什么事不成?”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意识到,他们冤枉唐爱莲了。

  不过,就算冤枉了又怎么样?唐爱莲有那样的海外关系,他不能让她害了自己的孙子。

  凤老爷子看向凤清源:“你去唐家,怎么样?”

  凤清源苦笑:“已经跟唐家提出退婚了。”想到唐大龙的态度,他心中就是一阵烦恼:他做的是什么事啊!

  “唉——”凤老爷子叹气。

  不过,凤老太太也不认为退婚有什么错:“她就算不是参加情人会,但她跟师兄同车总是真的吧?她去参加什么术界交易会,她还真把自己当江湖中人了。我凤家,怎么可能娶一个江湖中人为宗妇。”

  在凤老太太看来,凤家就是凤鸣的。什么原配长子,什么凤清生什么长孙,就得靠一边站去。因此,凤鸣的妻子,就是凤家将来的宗妇。

  司马夏听说他们已经去唐家退了亲,深感自己来得晚了,心中又是内疚又是气愤。

  她指着凤清源:“你们居然都不调查,就相信了别人中伤莲姐姐的话,去唐家退亲?”

  凤清源被她一个小女孩指着,居然觉得委屈起来。在唐家受唐大龙的气,被直接赶出唐家还罢了。可回来了,凭什么还要受一个小女孩的气?

  “你这人怎么回事,跑我们家来指责人?她唐爱莲做的事被传得到处都是,影响我凤家的清誉,我们退婚怎么啦?关你什么事?你一个女孩子来管这些事干什么?不知羞吗?”

  司马夏平时本就是公主般的一个人,最大的挫折就是来自于唐爱莲,偏她又被唐爱莲收服。现在又出来这个凤清源,居然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知羞,顿时气了。

  “你,你居然敢骂我,你们自己听到风就是雨,欺负人家莲姐姐不是大家族的人,就欺负她,已经领了结婚证还去退亲,你们还有理了?”

  凤清源听到“已经领了结婚证”这句话,脸上顿时红了:这没领结婚证叫退亲,领了结婚证,那叫离婚吧?

  一有点事就让凤鸣跟妻子离婚,他凤家这事做的——不过,反正是大奶奶让做的,跟他无关。

  “她自己不做那样的事,别人怎么会那样说她。我看她就是个那样的人。哼,做了那样的事还想当我凤家媳妇,没门!”凤老太太也不高兴了。

  司马夏也气得大吼:“你——这次去交易会,自始至终,我都跟在她身边,你说她做那样的事,那你把我也当成什么了?”

  凤清源听到司马夏这话,这才知道,原来唐爱莲身边一直跟着人,还是一个有身份说话有人听的姑娘!

  这样的话,那流言伤害的就不仅仅是唐爱莲一人了,连她身边跟着的人也同样是受伤害的。

  难怪,她要为唐爱莲辩护了。但这样一来,凤清源更加感觉,自己今天象个傻瓜一样。他怎么就答应了大奶奶的要求,退这个亲呢?

  但是,他真的只是因为大奶奶的话就去帮凤鸣退亲吗?也许,潜意识里,自己也是希望凤鸣退亲的吧?

  司马夏摇着头:“莲姐姐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你们凤家能定性的。你们不经凤鸣哥哥同意就去莲姐姐家退亲,我为凤鸣哥哥感觉悲哀,更为你们凤家感到悲哀!告诉你们,你们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还有,凤鸣哥哥非常爱莲姐姐,他们是领了结婚证的,你们想要强行拆开凤鸣哥哥和莲姐姐,就等着凤鸣哥哥回来跟你们决裂吧!”

  司马夏喊出这句话,狠狠跺了跺脚,跑了。

  凤老爷子却被她那句话说得变了脸色。

  他想起了寿晏上,唐爱莲送给他的那只寿桃。如今他有个好身体,都是多亏了那只寿桃。

  能在冬天拿出那样寿桃的人,能简单吗?

  他有点后悔了,他不应该由着老太太乱来!

  而且,司马夏说的那句“你们就等着凤鸣哥哥回来跟你们决裂吧”让他更是惊慌。

  如果流言属实,凤家去唐家退亲,那无所谓,如果唐爱莲是冤枉的,那他们凤家去唐家退了亲,原本就跟家里不亲,上次还因为下药事件对家里不满的凤鸣还真有可能跟家里决裂!

  至于唐爱莲外公的海外关系,他知道,那只能作为自家决策的依据,却不能光明正大地拿出来说。更何况,真论起来,他的大儿子凤清生不也是海外人士吗?他凤清生能弃暗投明,唐爱莲外公难道就不能弃暗投明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