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怀疑对象

  凤清源一走,唐大龙就马上打了电话给唐爱莲,问她是不是参加了情人会。

  “什么情人会?那就是术界的凤凰山交易会,爸你听到什么难听的话了?其实您不用理他们,那是有人嫉妒你女儿呢。”

  唐爱莲在交易会因纳物符被刁难的事,回去后就没当回事了。

  因为她想起了修真界那么多的百宝囊\储物袋,就连上次抢天殒石,也见到山门中人,他们也是一人一个储物袋。

  可见,这纳物符肯定不是秘密、只不过在这些奇门江湖的人眼里有点神秘而已。连山门中人眼中都是稀松平常,更不用说仙门了,因此也就把它丢开了。

  此时听到爸爸说起,唐爱莲觉得奇怪,难道纳物符还是被人眼红了?自己留在京城人手,没听到什么流言啊。

  不过,她还是得让唐暗他们查查是怎么回事才行。

  “凤鸣属于京城凤家的人这事你知道吧?现在是京城凤家的人来退亲。”

  听说是京城凤家来退亲,唐爱莲心中冷笑:那个凤老太太一直就对自己不满意,上次去凤家给凤老爷子祝寿,她就有意无意地声明不承认她。只是凤鸣一直说由他解决,她才不理会罢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敢趁着凤鸣出任务,来家里退亲?

  看来,凤鸣的任务也没完成好啊。

  “以前不知道,但元霄节去给凤家老爷子祝过寿,所以知道了。”

  唐爱莲想了一下,又说:“爸,这事您不用管,他们凤家的意愿,并不是凤鸣的意愿。一切等凤鸣回来再说吧。至于流言,哼,我会查清的,爸您就不用管了。”

  放下电话,她的气就上来了:是谁,居然利用三月三情人会的事来造她的谣言?

  虽然都是三月三,但歌圩情人会跟术界交流会是两码事,却被人利用来中伤她。

  若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被这样的谣言中伤,性格懦弱点恐怕都会就此打击甚至寻死了。

  奇怪的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流言的事?

  她想到了,应该是流言被控制在上流社会,而她的人,很少参予上流社会的事,因此她的人没有打听到。

  看来,得赶快派人打入上流社会才行了。

  其实,她在京城的上流社会也不是没有人,比如赵鲁就算一个,只是他平时都在军中,很少进入那些圈子里应酬,因此没有听到。

  还有,周九夫难道也没有听到?

  她干脆打了个电话给周九夫。

  电话一打通,唐爱莲刚叫了一声:“周老,您好!”周九夫就是一顿骂:“你这小东西怎么回事?怎么有人在传你跟着师兄参加什么三月三的情人会?还有,你什么时候成了凤家的媳妇了?”

  唐爱莲成了凤家的媳妇,他居然不知道?他还想着,要给唐爱莲寻个如意郎君呢,可前天参加一个上流社会聚会,居然被他听到了什么“凤家未来媳妇唐爱莲”的流言。

  “周老,我打这个电话,正是为这事找您呢。”唐爱莲将自己参加一年一度的术界大型交易会的事给说。

  “我也是今天才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凤家去退亲——”

  “什么,凤家居然敢去退亲?”周九夫不敢相信。谁家能娶到唐爱莲,那是福气,居然主动退亲?这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吧?

  他在孙女成了先天高手时就知道,他对唐爱莲的认知绝对不足。只是听说,她有个传说中的高人做师父,恐怕,她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高人吧?

  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唐小友,凤家想要退亲,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流言,而是因为——”他将她的亲外公从海外回来找亲的事说。

  唐爱莲也是吃了一惊。她当然知道,她的妈妈跟简外公没有血缘关系,可没想到那个亲外公会在这个时候找上来。

  “因为你爸爸是个师长,因此,目前上面还在调查,没有让外公跟你妈妈相认。但故交也过了多久,你就能见到你亲外公了。凤家应该是怕海外关系影响到凤鸣的前途,所以才想着退亲。”

  唐爱莲沉默了一下,说:“上一辈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不过,这流言的事我却是要管的,我有件事麻烦您,您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是谁在传这个谣言?”

  “当然可以,你有怀疑对象吗?”周九夫问。能帮唐爱莲做点事,他很愿意帮。

  怀疑对象?

  她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

  在去交易会的路上,司马夏想要对她下手,但她虽然有公主病,却毕竟不够狠心,将原本想要给唐爱莲下的毒给丢了出去。

  也因为这一点,让她决定了收服司马夏。

  后来,她从司马夏嘴里问出了指使她给自己下毒的人:“她是我的表姐金胜男,也是凤鸣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她出身于十大家族的金家,她从小天赋异禀,被送到秘密基地培养。平时跟十大家族的人来往不多。”

  “凤鸣的母亲跟金胜男的母亲是好朋友。她们同时怀孕,就约定生下的孩子,若是同为男性,就为兄弟,同为女性,就做姐妹,如果一男一女,就做夫妻。双方还将一个鸳鸯佩拆开,各执一块为信物。”

  唐爱莲沉默了一下,才说:“有一个。我也是这次去交易会,才听人说,我已经领了结婚证的未婚夫凤鸣,其实还有一个他母亲帮他指腹为婚订下的未婚妻。”

  周九夫哑言: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既然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为什么又跟唐爱莲领结婚证?

  唐爱莲似乎知道周九夫的疑问,继续说道:“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桩指腹为婚的亲事。”

  “那就难怪了。”他叹气:“你怀疑,是他那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在传你的谣言?”也难怪啊,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被人抢走了。心中有怨,做点陷害造谣言之类的事也算正常。

  唐爱莲点头,马上又想到这是打电话,连忙说:“是,这次交易会上,她曾经派人跟我们同路,并在路上给我下药,被我抓住了,后来那个人投奔了我。”

  “等等,同路?你不是一直跟你那个师兄同车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