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欺人太甚

  周九夫糊涂了。

  他可没忘记,流言中,唐爱莲最让人不齿的就是:身为已经领了结婚证的凤家媳妇,还单独跟师兄同车共路去参加三月三情人会!

  周九夫想着,如果当初他们去的不是什么情人会,而是交易会,如果不仅只有唐爱莲跟她的师兄单独走,还跟别的人同路,那这个什么单独跟师兄同车共路去参加情人会就站不住脚了。

  唐爱莲叹气:“我是坐我师兄开的车,但也是跟大家一起走路。”

  她将曾光明找了一辆大卡车,人马混装送到山脚,自己师兄去送自己,自己受不了人马混装便上了师兄车的事说了。

  “我们十二个人一直都是一同走,白天吃饭一起,晚上睡觉也是住同一旅社,金家派的人,就是在我们弃车爬山,晚上十几个人一起住山洞时欲对我下毒被我抓住的。”

  周九夫气愤:“既然大家同路,还说什么单独师兄同车去封情人会!”

  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个造谣言的很厉害,因为,他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因为,唐爱莲的确是参加三月三会,只是参加的不是情人会,而是交易会,跟师兄同车也是真的,只是十几个人同路同吃同住这事他没说。

  “那个凤鸣的什么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是谁?”他问。

  唐爱莲回答:“她是金家的金胜男!”

  “什么,金胜男?”周九夫又诧异了。

  “您认识她?”

  唐爱莲听到周九夫的声音里透出惊奇。

  周九夫有点头痛:“认识,她跟原来的林中坚一样是十大家族第三代的领军人物。唐小友,这个人不好查,她最大的本事就是鼻子,她只要闻过一个人的气味,就会一直记得,只要接近一点,她就能发现。所以,想要人不知鬼不觉跟踪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唐爱莲诧异:居然是个异能者?

  如果真是异能者,那就不是周九夫能查的了。

  “这样啊。”唐爱莲想了想:“既然这样,您不用管她了。她既然是异能人士,那我就派几个异能者去查她!”

  周九夫又是一惊,什么,派几个,异能者?

  她能派出异能者,至少,她自己是个异能者!

  周九夫发现,对唐爱莲越来越看不懂了。

  在知道金胜男是个异能者之后,唐爱莲就决定要回b城了。

  唐爱莲原本还想着低调一些,尽可能少惹一些麻烦。就算是后来调整了想法,不想再低调下去了,也绝对不想主动招惹人。

  但并不意味着别人招惹了她,她也要继续低调地不将对方当回事。

  虽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不是智者,反而,口水能淹死人这话在现实生活中更贴切。

  因此,她不敢掉以轻心。

  刚刚放下电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这次,打电话的人是司马夏。

  司马夏劈里啪啦地将自己发现流言,跑去凤家跟凤老太太吵架,凤鸣的堂叔凤清源正好去唐家退亲回来,她气得跟凤家老太太大吵一顿等等都说了。

  “师父,您说,这个凤家是不是欺人太甚,居然都不调查,就直接去退亲。真是把我气死了,我把他们大骂了一顿,但还是不解气。”

  她想了一下又说:“不过,凤鸣哥哥一定不会听任他们退亲的,看着,等凤鸣哥哥出任务回来,肯定会跟他们大闹,甚至跟他们决裂也说不定。”

  唐爱莲好笑:“你怎么知道?”

  没想到,这个司马夏倒是很维护她。

  “这还用说吗?凤鸣哥哥那么爱你,要是我好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突然间就被家里连招呼都不打就给拆散了,那我肯定得跟家里决裂。”

  “这么说,你还是个爱情至上主人者。”唐爱莲心中好笑。

  “行了,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处理,你不用管了,好好读你的书吧。请假太多,会被记录的。”

  她心中暗叹,在她遇到事的时候,凤家不但没有站出来帮她说一句话,反而落井下石,她真的对凤家没有好任象了。

  看来,她真的有必要马上回去一趟了。要不然,没有她的有力抵抗,那个金胜男该得意了。再有,那些流言,也要查一下,到底是不是金胜男搞的风雨。

  她怎么能让她一直得意呢?

  只是,她还没有动身回去呢,凤鸣“指腹为婚”的未婚妻金胜男已经赶到了h神市中医药大学。

  “唐爱莲同学,有人找!”“唐爱莲同学,有人找!”“唐爱莲同学,有人找!”

  大学里的同学已经适应了唐爱莲只考试不上课,整天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在义诊楼的的怪同学,基本不怎么管她了。如果某天她会去上课,就成了一道风景。

  唐爱莲今天来图书馆其实是利用书籍来平复自己情绪的。听到有人找到了图书馆,唐爱莲感觉奇怪了,谁会来这里找她呢?还一叫就是三次。

  熟悉唐爱莲同学的人都知道,她在图书馆是最恨人打扰的。

  如果是想找她帮忙或者参谋点什么,都是跑到义诊楼去找她,她能帮到的都会帮,到图书馆找她的人,很少。

  有一次,班里想要搞一次春游活动,文娱委员去图书馆找她,她恩了一声就不管了。

  文娱委员说:“唐爱莲同学,你嗯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要去的话,就出钱,每人十块钱。”

  实际上,去春游根本用不着每人十块钱,只是想从唐爱莲这里多拿点而已。

  唐爱莲:“啊,对不起,我不参加,所以就不出钱了。”

  文娱委员回去后很不满地对班长说:“那么有钱,偏偏那么小气。”

  班长想了想,说:“我找她看看。”

  下午下课后,因为唐爱莲回了义诊楼,班长便去了义诊楼找她。

  “唐爱莲同学,这个星期大家一起春游,这个费用,你看看能不能出点?”

  唐爱莲说:“没问题,大概需要多少钱?”

  “每个人五块这样吧。”

  “行,每人五块,咱班五十六人,一共是两百八十块钱,我出了。”

  班长那个激动啊,他正愁着有些同学又想去也没钱呢。谁知道,找一下唐爱莲,就给包圆了。

  之后又有两次,班里活动,去图书馆找她一分不给,去义诊楼找她,都很慷慨地将全班活动费用包圆。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她一个特点:唐爱莲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

  慢慢的,谁也不会在她读书的时候去找她了。

  可今天,这个同学居然在她看书的时候打扰不算,而且,还跟她倔上了,反复重复道:“唐爱莲同学,外面有人找你。”

  真是欺人太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