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174章 跟金胜男PK 3
  第1174章跟金胜男pk(三)

  “你既然知道了凤家秘辛,就应该知道凤家媳妇牌啊。只有获得了凤家媳妇牌的人才能成为凤家的媳妇。只有持有凤家媳妇牌的人,才能被记入凤家的族谱。

  没有得到凤家的媳妇牌,哪怕跟凤家人领了结婚证,也只是一个妾侍罢了。

  你没有得到凤家媳妇牌,谈什么凤家家长同意了你跟凤鸣的婚事?难道,你想当凤鸣的侍妾?”

  什么,侍妾?

  金胜男真不知道这点啊。难道,当年的跟自己妈妈指腹为婚的那位死鬼婆婆也不知道?否则,直接将凤家媳f妇牌给自己家就行了,何必搞什么鸳佩?

  唐爱莲见她神情,又笑了一笑:“我明白了,凤鸣妈妈当年跟你妈指腹为婚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订的媳妇,而是侍妾!”

  实际上,当年凤清卓的妻子没有给出媳妇牌,是因为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得到过媳妇牌,属于凤清卓的那块媳妇牌,落到了古春风的手里。而凤鸣还没有出生,也没有媳妇牌.因此根本不可能给出凤家媳妇牌。但唐爱莲为什么要告诉她?

  而现在凤老爷子的妻子王美凤,也没有得到过凤家媳妇牌,因为,凤老爷子的媳妇牌,落到了凤清生的母亲手上。

  金胜男被气得跳了起来:“你胡说!我们明明是指腹为婚的夫妻,怎么可能是侍妾?”

  唐爱莲依然淡笑:“你可以就这件事去问问凤老爷子啊。别当着凤老太太问,她是抢的别人的老公,所以,她也没有得到过凤家媳妇牌,入不了千年凤家族谱,以后也入不了凤家的千年祖坟。”

  金胜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她无法反驳唐爱莲。唐爱莲的那块媳妇牌,她其实见过,在凤清源的妻子那里。因此,她明白,唐爱莲并非说谎。

  她跟凤鸣是指腹为婚,为什么凤鸣的妈妈没有给自己凤家媳妇牌,难道,真的如这个唐爱莲所说,她根本就没有诚意?

  “还有,你说你跟凤鸣指腹为婚,还拿出了半月玉佩,可是,我凤鸣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从来没有在凤鸣的身上见过。所以,你说的两家母亲指腹为婚——恐怕根本就没有成立吧?”

  “不,你胡说,不可能!”金凤男大叫着跑了。

  唐爱莲跟金胜男的pk,以唐爱莲大获全胜,金胜男狼狈逃窜结束。

  唐爱莲忽然就失去了回b城的兴趣。原本以为这个金胜男有多厉害,但百闻不如一见啊,这个人,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因此,原本打算要回去的唐爱莲,便又留了下来。

  凤家的事情,还是留给凤鸣去处理吧。

  至于流言,有司马夏这个亲眼目睹的人作证,不用多久应该就会被新的八卦淹没。

  只是,她实在是太小看金胜男了。

  凤鸣和黑七执行任务回来,去特首那里交任务,在那里遇见了凤远志。

  见这个叔叔欲言又止的样子,凤鸣实在忍不住了:“叔叔,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凤远志想了想,还是将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跟他说了。

  凤鸣不敢置信:“你说,家里给我退了亲?”

  “是的,你奶奶让他去的,你爷爷没有拦阻。听说,主要原因是你家阿莲跟着她的师兄去参加了什么三月三情人会。”

  “屁,那是一年一度的大型术界交易会。阿莲去之前跟我报备过,是我同意她去的。还有她那个什么师兄,其实是她的平等契约兽。”

  凤远志顿时大吃一惊了,那个唐爱莲,居然有化形的契约兽?化形啊,那是多恐怖的存在?他意识到干妈惹了一个惹不得的人了。

  凤远志连忙补充:“表面上是那个原因,但实际上,却是因为唐爱莲逃走海外的亲外公回国寻亲了。你奶奶怕她的海外关系影响到你。”

  “亲外公,回国?这么说,他们打着的旗号还是为我好了?”

  凤鸣其实也早发现了,简外公不是唐爱莲的亲外公。

  只是,简外公向来将唐爱莲当作亲生的,甚至,在没有找回亲生大儿子的时候,还打算过继唐爱武。

  但他没想到,当年那个丢下妻儿逃走的男人还会回来找,还影响到了他跟阿莲的婚姻。

  “是啊,他一走四十多年,如今回来寻亲,组织上已经确定,他找的就是唐爱莲的妈妈和外婆。”

  “因为唐大龙的身份特殊,目前还没有告诉他,已经帮他找到亲人。但最后让义父不再阻止义母退亲的,实际上就是这件事。”

  忽然,凤鸣想起了什么:阿莲有海外关系?那个凤清生不也是从海外回来的吗?有个从海外回来,还是玩黑的大伯都不怕,居然还怕阿莲那个早在八百年前就不见的外公?

  不过,凤清生马上要举家迁回了,算是弃暗投明吧。否则,真有点什么,恐怕凤老太太也正好不想认凤清生呢。

  凤鸣冷笑:“退亲?我跟唐爱莲早就领了结婚证,这亲还能退吗?这是让我们离婚?”

  凤远志沉默。

  “是谁去退的亲?”凤鸣的声音里带着冰渣渣。

  “是清源大哥。”凤远志心中默默地同情凤清源。

  “哈!”凤鸣怒极反笑了一声:“就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是我的父母,还是当了媒婆?”

  凤远志沉默。

  “阿莲知道吗?”

  凤远志说:“她没有回来。”

  不说她知不知道,说她没有回来,表面上答非所问,但两人都清楚,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凤鸣转身就走,凤远志连忙抓住他:“你要去哪里?”

  凤鸣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是去找我那好堂伯啦,让他去跟我岳父道歉。”

  “不可能!你堂伯是军长。”

  凤鸣的双眼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血红:“军长怎么啦?军长就能随意支配别人的人生,军长就能做错了事不道歉?”

  凤远志替他分辨:“他也是听从了你奶奶的吩咐。”

  “他是军长!”凤鸣说。

  凤远志顿时不好说了。

  是啊,凤清源是军长,他要做什么,他自己清楚。

  说到底,他还是害怕凤鸣娶个有海外关系的人,对他不利。

  他有凤家作背景,又有军事才能,打过几场胜仗,五十岁不到就当了军长,前途一片光明,他还想往上走,不想因为凤鸣受到影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