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决裂(二)

  凤鸣哼了一声:“都说流言止于智者,你身为凤家家主夫人,难道什么连流言是真是假都难以分辨吗?就算你不能分辨,派人调查一下总能知道真相吧?

  阿莲已经是我妻子,就算不是凤家的家人,也是准家人了。家人遇到这种情况,不应该第一时间先维护自己人,然后调查取证,弄清真相,反驳流言,惩罚那些流言的制止者和传播者吗?

  可你们,一不去出面维护作为受害者的阿莲,二不去出面认真调查真相,三不去向圈子里解释真相,四不去惩罚乱造谣言之人,却迫不及待地派人去唐家退亲,让我作个背信弃义之人!”

  此时,正是就寝时分,非常安静,两人的声音在夜空中分外清楚。这一带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着这场辩论。

  有一点是肯定的,很多人都对圈子里这段时间的流言清楚,有人信有人疑,但谁也没有想到,凤家居然因为这个流言跟唐家退亲。

  此时,无论信的还是疑的,都认真听着这段公案。

  “实话告诉你们,阿莲去参加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情人会,而是术界一年一度的大型交易会,是经过我允许才去参加的。我要执行任务无法跟她同去,才让她的师兄保护她,跟她同去。

  再说,一同去的人,也并非仅仅只有两人,而是聚集了当时在b城的十几个术界精英同去。双家的双向城和双烟玉父女、司马家的司马夏姑娘也同在一起,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他们。

  除了行路不同车之外,阿莲跟双家的双姻玉姑娘和司马家的司马夏姑娘一路上都是同吃吃住。在整个交易会上,司马夏众自始至终一直跟阿莲在一起。这一点,司马姑娘已经去找过你们说明,可以作证。

  就因为阿莲去参加交易会时她的师兄开车送了一段路,就有人居心叵测造出了什么跟师兄参加情人会的谣言。请问,你们在工作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过男女同车同路,同车同路了,就是伤风败俗,有婚约的就该退亲,已经结婚的就该离婚?”

  凤老太太哪敢说这个话,在工作时,男女两人同路的情况多了去。就她自己,也有跟男同志一起下乡工作的时候。她自然不能因为这点就说唐爱莲怎么怎么样。

  那些在黑夜中静静听着这段公案的人,听着凤鸣说出这些话来,都明白了,什么情人会,什么双宿双飞,都是根本子虚乌有的事!

  到底是谁,造出这样的谣言去害一个姑娘呢?

  “我怎么知道那是有人造谣言?我只知道,她唐爱莲影响了我凤家的声誉,自然不能嫁入我凤家门。”凤老太太这话,却是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打赖了。

  凤鸣却没有接她这话,而是继续说道:“这两天我进行了调查,查了谣言的制造者,这个人,是民俗文化研究会的会长曾光明,而曾光明,又是受了金家的指使。”

  什么,是金家的人在造谣?

  金家啊,也是十大顶级家族之一,为什么要造出这样的谣言?

  “金家造出这样的谣言,是因为,金家想要跟凤家联姻。”

  凤鸣一句话,惊起了一片倒抽气声:金家要跟凤家联姻?要知道,金家可是异能家族,从来不赞成十大家族联姻的啊。

  “金胜男的母亲曾经跟亡母有过一段交情,并同时怀孕,当时金母开玩笑地说过一句话,若是同为男孩,则结为兄弟,若是同为女孩,则结为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

  但是,这话只是金母在开玩笑的情况说的,亡母并未认真对待,连丈夫都没有告诉过,家里人更是无一人知晓,而金母却记在心中,还去订做了一块可拆可联的鸳鸯玉佩。

  但后来,因为亡母难产去世,金母手中的鸳鸯玉佩也就没有送出。因而,实际上,这个指腹为婚的戏码根本就没有完成。加上我从小在乡下长大,跟金胜男也不认识,因此,金家也从来没有提起这桩婚事。

  但上次凤老爷子的寿宴之上,金胜男却看上了我的外表,回去之后,就跟母亲提起,金胜男的母亲这才拿出鸳鸯玉佩,说是可惜当年鸳盟未成。

  但金胜男却向家中提出联姻,金家主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同意了金胜男的方案。为了顺利跟凤家联姻,就让曾光明造出了什么三月三情人会的谣言,故意让圈子里的人听到,传进了圈子。”

  众人对凤金两家指腹为婚的事从来没有听说过,都对这突然出现的指腹为婚觉得有点不靠谱。听凤鸣这一说,反倒感觉这应该才是真相。

  毕竟,就算真的因为两人关系好指腹为婚了,但一方父母双亡了,另一方为了自己的女儿和家族的利益,也不会继续去执行这个没有别人知道的指腹为婚。

  再说,凤鸣完全可以以不知道为名拒绝,毕竟,你金家可以以凤妈妈去世死无对证来说两人有婚约,他凤鸣也可以以母亲去世死无对证来断然否定这个指腹为婚,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指腹为婚的契约未完成。

  其实凤鸣知道指腹为婚没有完成的事,那是他直接悄悄找了金母,利用从唐爱莲那里学来的巫术直接从金母识海里读到的记忆。

  只是,凤鸣读取记忆的能力不如唐爱莲,被他读过记忆的人,头脑里的记忆将会变得十分混乱。

  但那关他什么事,谁让她当初嫌弃自己孤儿,没有敲定指腹为婚之事,现在发现自己在凤家的地位,又将这么一段指腹为婚的事公开呢?

  想用一段根本没有完成的指服为婚鸳盟来逼迫自己娶金家女儿,她是打错了主意。别说契约未成,就算他母亲真的跟对方订了鸳盟,他也只会解除,而不会遵守。

  别说只是指腹为婚,就连结了婚还能离婚呢!

  黑暗中,有人提出了疑义:“你怎么能肯定,是金家让曾光明造的谣言?”

  几乎所有听夜的人都在等着凤鸣的回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