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决裂(三)

  凤鸣的声音沉寂了下去,不一会,响起了一段录音。

  “曾光明,你明知道唐爱莲参加的是术界的大型会,你自己也参加了,十几个人马共乘的大卡车还是你提供的。你为什么要造出那样的谣言,说是唐爱莲跟她师兄去参加情人会,双宿双飞呢?”

  “我——”

  “请说真话。”

  “是,是因为金威金首长。他跟他的女儿金胜男也去参加了交易会。我原来答应帮他拿到唐爱莲手中的纳物符,可唐爱莲居然当场将纳物符拍卖掉了。

  我没有帮金首长拿到纳物符,心里很内疚,在听说金小姐跟唐爱莲的未婚夫凤鸣其实是指腹为婚的求婚夫妻之后,对唐爱莲抢夺他人指腹为婚的未婚夫的行为产生了义愤,所以就答应了他,帮他制造谣言,毁掉唐爱莲的清白,让凤家主动去跟唐家退亲,跟金家联姻。

  “你还知道什么?或者说,在针对唐爱莲这事上,你还做了什么?”

  “唐爱莲的亲外公段金华也是金首长让我派人去找回来的。段金华也想找回自己的血脉,但他对内地形势并不了解,不敢回来,是我让人告诉他,如今的内地形势大好,现在回来没有关系,他才回来寻亲的。至于怎么引导有关部门让段金华找到当年的妻儿,那就是金首长的事了。”

  录音随着卡的一声结束了。

  众人还沉浸在录音里透露出的消息之中。

  凤鸣的声音响起:“这曾光明亲口说出的话,现在,刚才问话的人应该明白了我为什么说是金家让曾光明造的谣言了吧?”

  黑暗中,有人答了一声:“是,明白了。”

  而且,因为凤鸣施加了精神力,所有人一听到他这话,就选择了相信。

  马上,就有人幸灾乐祸了:掌握真言术的凤鸣跟凤家决裂了!凤老爷子知道,凤家自己丢掉了什么样的宝贝吗?

  凤鸣又转向凤园:“凤老太太,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这些针对阿莲的流言都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早就说过,我跟阿莲领过结婚证,在凤老爷子的寿宴之上,阿莲连结婚证都拿出来给大家看过。我是个军人,是打了结婚报告才领取的结婚证,我们是军婚,而军婚是受保护的。

  可你们,居然在听到一点流言就想要退亲,另跟金家结亲,你知道了,你们这是破坏军婚!”

  听到“破坏军婚”四字,凤老太太急了:“按照风俗,你们还不算结婚!”

  “可按照法律,我跟阿莲已经是合法夫妻。”

  凤鸣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的解释到此结束,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凤家人了,以后,请你们不要再以任何理由来干涉我们的生活。”

  “不行!”凤老太太急了:“你不能走,你是我儿子的血脉,你身体里流着我凤家的血,就永远是我凤家人,你就这样走了,就永远都背负着不孝的名声。”

  凤老太太怎么能让凤鸣走呢?那是她唯一的亲孙子啊!

  凤鸣冷声道:“孝,也要看对象。象你这样不将孙子当人,只当工具的人,不配得到孝敬。我若不出凤家,迟早还是被你给卖掉!

  再说,我又不是你们京城凤家养大的,从小到大,你们京城凤家,给了我什么?要说给,也就只给了一个凤家人的身份罢了。可这样一个只会压制我,千方百计强行拆散我们恩爱夫妻的凤家人身份,我不希罕!”

  众人在听到老太太不孝的话之后,也感觉这个凤鸣就这样跟凤家断绝关系,未免太过绝情。此时听凤鸣说起,这才想起,凤鸣并不是在凤家长大的人。

  是啊,对一个没有养育过自己的家庭,凭什么要求他牺牲自己的幸福为这个家庭作奉献?

  凤鸣哼了一声,对着老太太传音道:“对一个给我下药,把我送到一个邪修床上,任其肆意彩补的人,你还跟我说孝?实话跟你说,那天君子兰给我下的药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只能任由宰割。若不是我的阿莲来救我,那天,我就已经被那个君子兰给吸光了修为和生命了。

  所以,你的孙子,早在老爷子做寿的那天就已经被你卖给了别人,被人吃掉了。现在的我,是被阿莲所救出来的,你的凤鸣,已经被你害死了。所以,别再跟我说孝字。”

  凤鸣在老太太耳边说了这句话之后,便不再出声。

  凤老太太震惊得手脚都颤抖起来,那个君子兰,是个邪修?

  因为吃了仙桃身体很好的老爷子早就已经自己醒来听了半天话,此时见老太太脸色惨白,全身颤抖,不由问道:“你这又怎么啦?”

  他知道,这次是真的失去孙子了。

  凤老爷子也曾经派人调查过,怎么就没查出来凤鸣说的那些呢?

  但有录音为证,他又不敢不相信,而且,在他心底里,其实也相信唐爱莲那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女样貌的女孩,不是那种水性扬花的性子。

  说到底,自己在知道唐爱莲有海外关系后,也是放任老婆子去作了。

  而且,他潜意识里,还希望着孙子会来求他,然后……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可此时,看到老太太的样子,他还是怀疑,之前老太太可没有变成这样,只是听到凤鸣说出孝敬看人的话之后才变成这样的。

  “老婆子,事已至处,你也不用——”

  老太太一把抓住老爷子的手:“他说,君子兰是邪修。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君子兰那么好,怎么会是邪修呢?”

  凤老爷子心神大震,君子兰是邪修?他审视地看着老太太:“他还说了什么?”

  老太太并不知道,凤鸣传音的那些话别人听不到,以为老爷子只是刚刚醒来,没有听清楚。

  因此,她抖着嘴唇说:“他说,他说对一个给我下药,把我送到一个邪修床上,任其肆意彩补的人,不能说孝。他说,那天君子兰给他下的药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只能任由宰割。他说,若不是阿莲来救了他,那天他就已经被那个君子兰给吸光了修为和生命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