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爱莲吃醋

  凤鸣气愤:“他给你带来了流言!”

  唐爱莲顿时明了:“这件事跟无关,金家为了达到毁掉我的名誉的目的,就算没有他送我的事,也会拿别的事来说话。真不用怪他。”

  凤鸣见唐爱莲站在白天玉的立场说话,心中很塞:“可是,他应该站出来说话,却隐在你身后,让你面对那些流言。”

  唐爱莲苦笑:“他若是站出来,恐怕流言会更加流传得厉害。再说,他跟我一起来了h市上学,京城发生的事,他根本就不知道。”

  唐爱莲不知道,其实,白天玉是知道的,他是真的怀着小心思不想去澄清,而偏偏他的小心思又被凤鸣看破了。

  凤鸣更气了:“阿莲,你是我老婆,你怎么能帮着那条臭龙说话?你该站在你老公我这边说话才对。”

  唐爱莲顿时觉得凤鸣有点无理取闹:“凤鸣,你要搞清楚,你们一个是我未婚夫,一个是我的平等契约兽,你要我站哪里?我只能不偏不倚。”

  凤鸣听到这话,顿时感觉伤心了:这条臭龙,居然能跟他站在平等的地位。

  “那你跟他解除契约!”

  唐爱莲更无奈了:“凤鸣,你讲点理好不好?哪有要求人跟自己的契约兽解约的。”

  忽然,她感觉不对,凤鸣明明功力不如白天玉,怎么看刚才的样子,白天玉要比凤鸣吃亏大呢?

  白天玉似乎看出了唐爱莲的疑问,不满地说:“我已经让着他了,他偏要追着打。真不知道发什么疯,若他不是你的小未婚夫,我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唐爱莲看向凤鸣,凤鸣避开了头。很明显,今天两人的打架,是凤鸣挑起来的,而且,白天玉都让着他了,他还要追着打。

  凤鸣若不是唐爱莲的未婚夫,恐怕白天玉就不会让着他了,但他偏偏利用着这点去打白天玉,甚至将他的鼻梁打断了。

  唐爱莲忍不住吼道:“凤鸣,你到底在做什么?好端端地就跑来不自量力打我的平等契约兽?你以为,不是看我的面上,你还能这么完好无损?我老实跟你说了吧。我是不可能跟白天玉解除契约的,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添麻烦了?”

  凤鸣见唐爱莲一直都站在白天玉那边说话,现在还当着白天玉的面吼他,想到自己为了她,一完成任务回来,都不休息一下就处理她的事,废了曾光明,将堂伯打得下不来床,还跟家里决裂了。

  自己为她做了这么多,反而不如一个给她惹出麻烦的灵宠。他用了极大的理智才控制住自己暴走的情绪:“你,你居然怪我给添麻烦了。”他指着白天玉:“你说,你是要他还是要我?”

  唐爱莲摇头:“凤鸣,不要为难我,我是不会跟白天玉解约的!”

  “这么说,你选他了?”凤鸣指着唐爱莲,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干脆丢出葫芦,不管不顾地飞奔而去!

  唐爱莲愣住了,她说不会跟白天玉解约,可没说不要他啊。

  白天玉只是她的契约灵兽,而他凤鸣才是她的老公啊!凤鸣怎么就不理解她呢?

  再说,她真的不能跟白天玉解约啊。白天玉这个契约者,根本就不是她想契约就契约的,想解约就解约的。

  再说,对方功力比她高太多,契约了还有点牵制,不契约,她唐爱莲拿什么压制他?

  不能压制他,他们两个捆在一起都打不过他啊。

  凤鸣怎么就不能理解她呢?

  而且,她早已经习惯了凤鸣时时宠着她,事事顺着她,从不惹她生气,甚至她骂了他,也只是厚着脸皮曲解她的意思。

  可从来就没有想过,他也有朝她发脾气的时候。

  可今天,他居然发脾气了,为了她对白天玉的态度!

  她心中有些惊慌,他这是烦她了吗?

  唐爱莲还在委屈着,余问仙却是终于追到了这里,不见凤鸣,问道:“师父,师公呢?”

  唐爱莲没精打采地:“走了。”

  走了?

  余问仙不由着急了:“师父,师公在您房门口不吃不喝守了半个月,师父醒了,正应该做顿饭给他吃,慰劳一下,怎么就让他走了呢?”

  什么,他在自己房门口不吃不喝守了半个月?自己一坐就坐了半个月?

  想到他一完成任务回来,连口气都没喘匀,就帮着处理流言的事,凤家退亲的事,还为了自己跟凤家决裂了,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学校,陪着自己说话。

  可自己那样吼他,而且,还是当着他不对付的白天玉的面。

  自己真的有点过份了。

  不行,她必须去追他回来!

  唐爱莲直接丢出花篮,踩着花篮追着凤鸣的气息而去。

  她甚至忘记了隐形。还算好,凤鸣两人找的打架的地方比较隐蔽,她也习惯了高空飞行,因此,除了余问仙和白天玉,倒也没有人发现。

  只是,刚刚飞出城市,就发现前面有两人在地上骑马行走,其中一个不是凤鸣是谁?

  再看另一个,居然前段时间跑到h市来找她的金胜男!

  金胜男,不是凤家让他娶的那个指腹为婚吗?凤家为了跟金家联姻,还去跟自家退了亲!

  不是说,他为了自己废了投靠金家的曾光明吗?不是说,他为了自己将去唐家退亲的凤清源打得下不来床吗?不是说,他为了她跟凤家决裂了吗?

  可现在,他为什么又跟凤家让他娶的这个金胜男搅在一起?还那么亲密地说着话?

  难道,金胜男其实是跟他一起来的?

  她觉得,他不该是这样的,但是,眼前看到的一切,却让她无法相信,又不得不相信。

  唐爱莲的心乱极了,但还是想到了隐形,贴上隐身符后,降了下来,悄悄跟着了两人身后。

  只见凤鸣和金胜男并骑而走,走的却不是大路,而是走进了一处山林。

  进了林子之后,唐爱莲看到两人都下了马,走到一处河边。那里有一大片河滩,两人下马唤,便放开了绳子,那马便自己跑到河边喝起水来。两人也找了一处草地坐下。

  金胜男问:“凤鸣哥哥,你真的跟她分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