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189章 绝望的金胜男下
  第1189章绝望的金胜男下

  金胜男记得师父曾经教过她彩补的法子,但她不屑用。此时,她连忙要屏心静气,运起彩补功法。

  但,对方的功力太强,她的功力已失,她怎么运功,都无法运起来。

  她心中后悔到了极点,她为什么要跟这个男人做戏给唐爱莲看?为什么要一定要去爱上凤鸣那个木头人?为什么明知道他不爱自己,还要去强求?

  就算要争,为什么不用正当手段,而要用这种就算成功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而今,却因为一着不慎,不但将修为给丢了,连命都给丢了。

  她恨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她还年轻,有令所有人女人都羡慕的的家世和本事,还有大好的前途,可现在,这一切都要化成泡影还罢了,却要把命给丢了。

  她不甘,她怨,她恨!

  她恨凤鸣,恨唐爱莲,更恨强夺她修为和性命的李新野!

  因为精神力的强大,金胜男的不甘,这怨,这恨比别人的更强了几倍。跟被李新野吸干丢了性命的君子兰一样,她开始魔化了。

  “她要魔化了,快停下!”

  李新野的脑海中响起了李秋雨的声音。

  李新野一听就急了,君子兰魔化后的魔气让他花了好几个月才排出,因此一听魔化二字,连忙想要从金胜男身上翻身滚开。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拨出。

  这一来,李新野原本正在运行掠夺功法突然逆行,功力从他的身上倒灌进了金胜男的身体里。

  金胜男原本就一直在想法运转补功法,这倒灌进入的功力一动,马上被她运转起来,对李新野加倍掠夺。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金胜男突然力量大增,她一把将李新野推开,抓起衣服就朝着林子里冲了进去。

  李新野想要去追,却发现身体的真气倒逆,无法调用,竟然无法追击,眼睁睁地看着金胜男逃走。

  金胜男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片人迹罕至的山中。

  而且,她发现,她居然在无意中结丹了。

  是的,她自己很清楚,她不是什么异能者,而是一个修仙者,而且,是一个火属性天灵根的修仙者。

  她两岁离开父母,被送到秘密基地培养,直到十八岁筑基之后,才回到家族。

  十八岁的年纪就已经筑基,就连地球上还充满灵气的时候,也难以做到,但她却在灵气稀薄的现代做到了。

  她是骄傲的,以为凭借她的天资,这世间没有男子能配得上她,直到有一天,她在双家的酒宴上见到了凤鸣。

  凤鸣的身上,带着强大的气息,她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是同类,她看不出他的功力,肯定是因为他的功力在她之上。

  她爱上了他,并在内心发誓,一定要得到他!

  可是,他居然不理她,而且,还不顾她的搭讪从她身边跑开了。

  她跟踪而去,发现凤鸣居然是去为一个姑娘解围,而且,强势地宣称那个名叫唐爱莲的姑娘是他的合法妻子!

  她的心碎了。

  回到家后,她郁郁寡欢,人迅速瘦了下来,她的母亲黄衣秀心疼她,问出原由之后,安慰她说:“别怕,既然你爱上了他,就把他抢过来吧,他原本也应该是属于你的。”

  金胜男奇怪:“可他已经有合法妻子了。”

  “哼,不过是个娃娃亲而已,还没有举行婚礼,就不算结婚。你跟他,也曾经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呢。”

  “什么?”她惊呆了。

  黄衣秀将过去跟凤鸣妈妈的那段情谊告诉她:“唉,当年也是因为凤鸣没了父母,妈妈怕你嫁过去受累,所以才没有将半月型玉佩送过去,将指腹为婚的婚事落实。不过,既然你喜欢上了他,就去争取吧!”

  得知自己跟凤鸣曾经指腹为婚,金胜男活了过来。金家也开始了种种手段,要将她跟凤家联姻。

  但是,她金家做了很多,凤家也如约退了亲,甚至凤老太太也公开承认了她这个儿媳妇。无奈她找唐爱莲pk失败不算,凤鸣也为了那个女人,绝情地宣称跟凤家决裂!

  她也是病急乱投医,才在遇上了“凤鸣的孪生兄弟”后跟他合作,却不想这人根本就不是凤鸣的孪生兄弟,而是一个邪修,被破了身子不算,还被吸干修为,差点身死。

  她只记得当时怨恨到了极点,意识模糊了,却不知怎么回事,她居然逃出了生天,出现在这个森林里,还从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一举越过筑基后期,直接结丹?

  她不知道,她被李新野彩补,差点死去,却因为怨恨太大濒临入魔,李新野被李秋雨提醒,因为上次君子兰的事而惊吓太过,精关被动打开,大量能量倒灌而入。

  一个即将迈入合体的修士,其能量是何其巨大,因此,其倒灌而入的能量,也是巨大的,加上金胜男原本就在拼命运行彩补功法,于是,从李新野身上拧夺的功力也就更多。

  逃出生天之后,她凭着本能抗拒着心魔,最后,心魔在进入她头脑时,却遇上了屏障,就那么一挡,她的意识就占了上风,驱除了心魔。

  但心魔虽然被驱走,她体内庞大的力量却依然在冲撞着身体。她虽然意识模糊,依然固执地在运转功法,居然在糊涂之中,结了金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此刻清醒的她,头脑里居然出现了一段记忆。

  也是这段记忆,让她没有立即回到金家。

  她,居然不是金家人,不是金威的女儿,相反,金家,是她的杀父仇人!

  她很早就开始有记忆,记忆里,她出身于江南大家族许家,她是父母中年才得到的女儿,将她当作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在她两岁的时候,被人将她迷晕,带到了金家,一个白头发的老人点了一下她的眉心,她就昏过去了。醒来后,她就没有了两岁之前的记忆,而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告诉她,他是她的老祖宗,不过现在起他就是她的师父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