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救什么救

  “谢谢主上!”重获性光的许常对主上感激万分。

  “行了,马上回到你的肉身里吧,别让你这世的妈妈再伤心了。”唐爱莲阻止他下跪。

  “好的,主上。”

  一人一魂出了空间,唐爱莲依然隐身,许常则连忙进入了他的肉身。

  周佳既伤心儿子的死亡,又伤心丈夫的无情,只感觉万念俱灰,恨不得跟儿子一同去了。

  正抱着儿子痛哭的时候,忽然就感觉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她连忙抬头:“谁?”一抬头,就看到眼前的一个十六七岁的美丽女子。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唐爱莲指着床上的许常:“我来救人的。”

  周佳一听救人二字,立马就跟唐爱莲跪下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

  唐爱莲连忙扶住:“别担心,我这里有灵药,可以救你儿子,你先让开,待我救人。”

  若是平时,听到一个年轻女子说要救人,周佳定不会相信,但此时,儿子已经断了呼吸,哪怕是个三岁孩子来,只要说能救她儿子,她都会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唐爱莲直接将许常的魂魄放入许常的身体里,喂了一颗生命丸,然后往他嘴里长长地吹了一口气。

  周佳紧张地看着唐爱莲救人,连气都不敢大喘,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影响了眼前的姑娘救人。

  正在此时,听得外面有人大哭着:“常儿,我可怜的常儿——”

  紧接着,门被推开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女人带着两个三四十岁女人进来了。那老女人还在叫着:“常儿,我可怜的常儿——”

  她虽然在嚎着,但双眼无泪,根本就没有半点悲伤之意。

  她身后两个中年女人却劝着:“妈,你别这样,常儿孝顺,定不喜欢看你伤心,快别哭了,您这样,会让他不好投胎的。”

  老女人不哭了,忽然,她指着正在往许常嘴里吹气的唐爱莲:“你干什么?我家常儿都已经走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常儿?”说罢就要扑上去打唐爱莲。

  周佳连忙拦在了前面:“妈,你干什么?这位姑娘在救常儿呢。”

  老女人身后的一个四十来岁女人高声叫道:“救?人都死了,还救什么救?你是哪来的?”

  周佳此时最听不得的就是死字,一听到死字,顿时就气晕了,愤恨地朝着大姑姐大吼:“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中年女人被周佳这么一吼,先是愣住,紧接着就大吼起来:“你居然咒我全家?我妈也是我家人,你是不是也希望我妈死啊?啊?”

  老太太果然瞪向了周佳:“我就知道你望我死,你生了个傻儿子,还占着我许家媳妇的位置不肯挪,如今还咒我死,你的心咋那么毒呢?”

  周佳有口难言:“妈,我没有咒你,是大姐说话气人,我才怼回去的。”

  四十多岁女人马上指着周佳:“你刚才明明咒我全家。”

  周佳:“那也是你先咒我儿子。”

  中年女人““你儿子明明已经死了。”

  “你才死了,我儿子——”周佳猛然想到,自己现在应该关心的是自己儿子,怎么跟这个大姑姐吵起来了?

  她今天真是气晕了,连形象都不顾了。不过,任谁看到自己儿子差点死去,也不可能还顾忌到形象吧。

  她连忙回过头去看唐爱莲和儿子。

  唐爱莲抬起了头,扫了那女人一眼,这才看向周佳:“你儿子已经没有大碍了,很快就会醒来。”

  中年女人——许常的大姨一听唐爱莲说许常会醒来,顿时傻眼了。

  她愣了一下,惊叫道:“不可能,大弟明明说许常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救得活?你骗人骗到我们许家来,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许常的奶奶也指着唐爱莲大叫:“你这个女骗子,骗到我许家来了,叫人进来,把她给我赶出去!”

  许常大姨一听许奶奶下令,便朝外面喊道:“来人!”

  很快地,便有两个穿着军装的战士进来。许奶奶一指唐爱莲:“把她给我抓起来丢出去。”

  “我看谁敢动我的人!”

  周佳恶狠狠地拦在唐爱莲面前:“她是我请来救我儿子的神医,谁敢动她,就是跟我过不去!就是想害死我儿子!”

  周佳毕竟是个久居上位之人,这一声发出,两个战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上前还是该下去。

  跟周佳过不去还算了,但害死许常,这帽子就大了。

  而且,她这一生气,那三个女人顿时被被吓住了。

  唐爱莲叹息一声,她拿出了行医资格证给对两个战士看,说:“我只是个医生,是被请来给人治疗的,这里不需要你们,你们出去吧。”

  两个战士听了唐爱莲的话,竟然乖乖地走了出去,还将门给带上了。

  “喂喂喂,你们到底听谁的话?”许常奶奶气了,她们带来的人,明明叫他们抓人,居然听这个女孩的话,老实出去了。

  但两个战士根本就不听她的。之前周佳那一声喊,他们就想出去了,现在唐爱莲再一说,他们哪里还能留下?

  周佳见两个战士出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两个人明显是男人的手下,只要不是男人插手就好。眼前的这两个,她就是拼死也要拦住他们。

  忽然,她的衣服被人拉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拉她衣服的人居然是儿子。只见儿子已经张了一下嘴巴:“水——水——”

  周佳见到已经死去的儿子醒来,不仅不感觉恐惧,还惊喜万分:“常儿,你醒了?”

  许常无奈,嘶哑着嗓子说道:“妈——水。”

  周佳连忙跳起身,嘴里语无伦次:“妈妈的常儿醒了,常儿要喝水,常儿还好好的,妈给你倒水。”

  说着便连忙去给儿子倒水,感觉有点热,又拿了另一个茶杯,互相倒弄几下,拿到儿子身边,扶着儿子坐了起来:“儿子,喝水。”

  老女人和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看看许常居然真的活了过来,还坐了起来,脸上如同见鬼。反倒是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惊喜地:“常儿真的醒了?你没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