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是亲生的

  唐爱莲怒极反笑:“抓我们?哼,刚才许常醒的时候可说过了,是许强故意撞死他的。老太婆你还真敢说。既然这样,还是快点报警吧。让公安来确定,到底谁是杀人凶手。小青,这家里的电话线断了,你去外面打电话报警!”

  许奶奶一听怎么可能让小青出去报警?她又扑向小青:“不要,不要报警!”

  恰在此时门被推开了,许中则带着关春妍进来了:“这是,怎么啦?”

  关春妍却游目四顾,一见到小青,就扑了上来:“你还我儿子!”

  小青一把闪开了:“很好,包庇犯也回来了。”

  原来,刚才关春妍带着儿子去公园,却被小青抢了儿子就走,她追不上,却遇到了出去寻找她和儿子的许中则,两人便顺着小青留下的信息找回来了。

  许中则的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落在儿子的身上,很快又转开了他有点心虚。

  关春妍发现儿子在家里,心中略为放了心。便躲到了许中则的身后。不管怎么样,许中则都不会让她吃太大的亏。

  实在吵大了,就暴露出她儿子是中则亲生,而且是自己所生之事,说不定,还能从地下升到地平线上来,她就不信,周佳那样的大家小姐,能忍受跟别人共夫,铁定啊,会主动跟丈夫离婚。到时候,自己还不能转正吗?

  每天对着儿子却不能认,是个娘都无法忍受。

  而且,那个傻子死了,老头子分给他的宝贝就属于自己儿子的了。

  因此,关春妍表面怕怕的,实际上,心中却既紧张又兴奋呢。

  许奶奶一见儿子,马上叫感觉硬气了起来:“中则你快管管你老婆,她要报警抓小强。”

  周佳眼着一双眼睛看着许中则,想要看他的态度:“许强打死了常儿,难道不该报警?常儿再怎么样,也是许家的正经嫡子,被个野种打死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她故意将野种二字说得很重。

  “我不是野种!”许强大叫着冲过去搂住爸爸的一只手臂,又拉过关春妍的一只手,宣告地朝着周佳喊道:“我是爸爸妈妈的亲儿子。”

  许中则没想到儿子在这个时候将真相说了出来。他心中暗叫不妙,如果周佳不知道许强是自己的亲儿子,打杀了许常的事还有回旋余地。

  但如果被她知道了,自己早就背叛了她,还生下了许强,且许强还打杀了她的儿子,这仇,恐怕怎么也解不开了。

  他刚要否认,周佳却猛然转向指着他:“姓许的,原来许强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不是你指使关春妍和许强来杀我的儿子?是不是想要逼走我?想要在杀死我儿子后,再逼走我,你们一家三口好过日子对不对?”

  许中则连忙要否认:“不是,佳佳,不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

  关春妍也开口喊冤枉:“你别冤枉我们,我们一大早就去公园玩了,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她还拿出公园门票作证据。

  周佳打断两人的话:“不是?”她指着许强:“许中则,你敢说许强不是你的亲生的儿子,你敢说你跟余春妍是清白的?”

  许中则连连点头:“真不是”

  “你还敢隐瞒?”周佳一指许强:“你自己看看,许强跟你越长越象,我早就怀疑他就是你的种了。只是没有想到,许强是你跟这个保姆生的野种而已。”

  周佳又一指许奶奶:“你自己的妈妈刚才都已经说了,许强,就是你的亲生儿子。”再一指许大姑和许小姑:“你的姐姐妹妹,也全都知道,只隐瞒着我一个罢了。”

  许中则震惊地看向母亲,许奶奶偏过了头。

  许奶奶也很懊恼,刚才,她为了保住孙子,不让周佳报警,的确承认了许强是儿子亲生的。

  “许强是中则的亲生儿子,就是关春妍生的。我跟你说,你敢报警抓了许强,我就做主,让中则娶了春妍。你别想再做许家的媳妇!”

  当时,周佳还问许大姑许小姑:“春风,秋水,你们都知道?”

  许大姑还得意地说:“当然,我们早就知道了。许强是我弟的亲生儿子。这都怪你自己,生了个傻子出来,丢了我许家的脸。”

  没想到,老妈和姐妹们居然已经将许强的身份给公开了。

  许中则心中发慌,许强说的还可以说是小孩子想要父母双全认了关春妍为母,可母亲说了,他还能赖得去吗?

  他心中暗嚎,这可怎么办?

  周佳,那样骄傲的一个女人,知道了自己的养子是自己的私生子子,知道了自己将私生子和小三带进家门,天天在一起还隐瞒着她,这婚姻,还能保持下去吗?

  周佳盯着许中则:“许中则,你想要关春妍,你直接说,我让位就是,可你居然一面跟关春妍通女干生下了许强,一面又骗我说什么许强是抱养的。

  最可恨的是,你还把小三也带回家中,充当保姆,你倒是享上齐人之福,可却为我的常儿带来了杀身之祸!

  许中则,我的常儿虽然是关春妍和许强杀的,但实际上,这个祸根却是在你那里,是你害死了我的常儿!若是我的常儿就此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许中则没有回答周佳的话,而是转向唐爱莲和小青:“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许家?”

  唐爱莲见他想转移矛盾,心中暗叹:“许强想杀的,是我的徒弟,你说我们师徒能不来吗?”

  许中则的头翁的一声就响了起来:徒弟?许常居然有师父?许常不是个傻子吗?

  “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收我儿子为徒弟的?”

  唐爱莲淡淡地看了许中则一眼,说:“很早。”

  唐爱莲说的早,指的是一万多年前。

  许中则更为震惊,很早?早到什么时候?难道,儿子的傻并非真傻?

  正在此时,外面又有人到了,而且,来的是两个警#察。这让许中则更加惊慌了。

  两个战士很自然上前拦住,但他们还没有说话,两个警#察之中,年纪稍大的一个已经先开口了:“刚才有人报警,说这里有要杀人。”

  两个战士心中暗叹,只得将人放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