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可怕

  许家众人面面相觑,不是没有报成功警吗?为什么警#察会来?

  只有周佳,依然在叫着常儿哭着,忠实地扮演着一个悲痛欲绝的母亲形象。

  三十多岁的方脸警#察将屋里众人扫了一圈,问道:“刚才谁报的警?”

  唐爱莲看了小青一眼,小青连忙上前:“是我报的警。你们真是好警#察,我刚才只说了地址,都没有说完话就被这个许老太太给抓断了电话线不许报警,没想到你们还是来了。”

  对小青的赞扬,警#察很受用地点点头:“你何事报警?”

  许老太太就要扑上来,阻止小青说出真相,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不但是她,就连许大姑和许小姑都说不出话了。

  小青一指见到警#察入门后就躲到了关春妍身后,还全身发抖的许强:“就是他,许强,伙同他的小三妈妈打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许常,喏,这地上都是他哥哥流的血,他哥哥许常现在还睡着床上不知生死呢。”

  关春妍没想到,小青连同她一起给告了。她想反驳,却发现自己居然张了几次口都说不出话来。

  警#察先去查看许常的“尸体”,确定人已经死了,一个一边检查,一边向另一个登记的说话:“已经死亡,后脑的伤口是致死的原因……”

  周佳却突然打断那个警#察的话:“你胡说,我儿子没死!他只是受了伤暂时闭气,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两个警#察相觑一眼,都认定了是家属不肯相信现实,于是又转而检查其他地方,不时问一些情况。

  唐爱莲在警#察查了一阵之后,招手叫许强:“你出来。”

  许强不想出来,却不由自主地走了出去,就连许奶奶想拦都拦不住。

  唐爱莲将小型录音机从空间里拿出来,按下了录音键,这才开口问他:“许强,你为什么要打死你哥哥许常?”

  她没有问他,许常是不是他打死的,而是直接问,为什么要打死许常。

  果然,许强张口就说出了自己的怨恨:“他明明是个傻子,爷爷却只喜欢他,给了他那么多宝贝,却没有给我一件。”

  唐爱莲早从许常那里读到了过去的记忆,自然知道前因后果,恐怕,连许老太太和许中则都会因为许爷爷对遗产的分配方式感到不满吧?

  她轻叹了一口气:“那是因为你爷爷知道,他的东西给了你爸爸,最后只会到你手中,却不会到许常手中。所以他才直接分了一半给你哥哥,另一半给了你爸爸,实际上,他的遗产等于是分给了你们两个,只不过,你的由你爸爸保管,许常的由他妈妈保管而已。”

  许家众人听到唐爱莲这话,这才理解了老爷子的意思,但他们还是不满,因为许常是个傻子,要那些东西干什么?应该所有的遗产都交给许强才对。

  当然,许大姑和许小姑绝对不会认为,老爷子给她们的东西也应该给许强。只是觉得许常是个傻子,不该要而已。

  许强听着唐爱莲这话,脸色就变了:“我妈说了,哥哥是个傻子,要钱干什么?我是个聪明的,爷爷的遗产应该全部由我继承才对。”

  “你妈妈?你说的妈妈是谁?”

  “是关阿姨。”

  周佳更加愤恨:这个野种早就知道,关春妍是他妈妈,只隐瞒着自己一人罢了。

  唐爱莲温和地问:“所以,所以,你就想你哥哥死了?好占了你爷爷的全部遗产?你妈妈是不是还跟你说过,你年龄小,就算杀了人,也不会坐牢?”

  许强惊愕:“你怎么知道?”

  许中则一直以为,大儿子的死,是跟小儿子打架时不慎跌到地上碰到头而死,却没有想到,小儿子居然会有心要杀大儿子!

  而且,小儿子之所以对大儿子起杀心,居然还是受了他的母亲,自己的情人关春妍挑拨!

  唐爱莲看着那两个警#察:“你们都听到了?”

  关春妍听到儿子提到自己,急切地想要上前阻止,却连动都动不了一下,想要开口,也张不开嘴巴。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恐惧的眼光。

  她做梦也想不到,儿子会将她给出卖了。明明告诉过他,这些都不能说的。

  她当然不会想到,唐爱莲控制了许强,让他说出真相,别说是他一个小孩子,哪怕是个大人,甚至精神力更强的人,也难以逃脱唐爱莲的真言术。

  唐爱莲看着许强的眼睛问道:“你是怎么杀掉你哥哥的?”

  许强低下头:“是妈妈说的,杀人不能直接杀,要动脑筋,哥哥最宝贝爷爷送给他的那个玩具木屋,天天拿在手上,就是睡觉也不放下。

  我故意去问他要他的玩具屋,他果然不给,我抢,他就跟我打,我打不过他,被他压在了身下,后来我妈妈抓住他,我跑步用力以头撞他,将他朝着桌子角的方向撞,他被我撞倒,后脑磕在桌子角上,然后哥哥就倒下死了。

  之后妈妈说别着急,进屋里拿了一些东西,就带着我走了,还交待我说,有人问就说我们一大早就去了公园玩。”

  唐爱莲之前还以为许常的死是个意外,许强只是过生杀人,没想到,许强居然是故意杀人!

  这个许强小小年纪,没想到也是个狠心的人,就为了爷爷的遗产没有分给他,居然就设计杀死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

  今天若不是她带着许常的魂魄前来寻找肉身,恐怕许常又得再次投胎了。

  听了许强的话,不说许中则,连许老太太和许大姑许小姑都震惊了。

  他们谁也想不到,这个关春妍居然还真敢杀人,她儿子年龄小不会被枪毙,难道她就没有想过,她自己是成年人,必须要负责任吗?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许强才十一岁啊,居然就那么有计划地杀人,还看准了方向,将人顶得撞向桌角,而且还真的让他得逞了。

  这个孩子有多可怕?

  震惊过后,许家几人又不由为他着急,既然敢杀人,为什么又乖乖地说了出来啦?没看到,许常的那个师父拿着录音机录了音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