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神识偷袭

  “请问道友,不请自来,有何见教?”

  唐爱莲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渐渐变得愤怒起来,这个人身上凝聚了浓重的煞气,背着沉重的因果。

  如果她没有猜错,上面的孩子们,其父母的死大多数跟他有关。

  而且,她还发现,她在那些孩子们的记忆里看到的那四张面孔,跟这个男人有着亲密的关系。

  很有可能,那四人就是这个人的徒弟,而他们所做的事,都是这个人分派的,因此,他们所作的事,才会跟这人产生因果。

  “我是为上面那些受训的孩子讨公道而来的。”唐爱莲冷冷地说:“你们为了得到那些天才孩子,居然惨无人道地杀害那些孩子的父母,难道,你就不不怕留下因果吗?”

  白发童颜男子脸色大变:“你说什么?杀掉孩子的父母?”

  唐爱莲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之前在上面一层训练的孩子之中,只有百分之一是属于真正的孤儿,绝大部分,都是被你们人为制造的孤儿,”

  “不可能!”白发童颜的男子愤怒的眼神不象造假。

  唐爱莲有点奇怪:“你真不知道?”

  白发童颜男子一本正经地说:“是的,我不知道,我一直在下面修炼,上面的事我基本不管!因此,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居然会制造孤儿——不过,你怎么知道那些孤儿是人为制造的?”

  “从他们的面相上看出来的啊。”唐爱莲说着了看白发童颜的男人,似乎有点不解,低下头沉思。

  实际上,她是突然从这个白发童颜的男子身上,看到了无数的煞气,这些煞气中,有无数的童子面孔。

  她心中顿时大怒,这个人,杀死过无数的童子。或者,他用童子练某种邪功!

  她为了掩饰自己的愤怒情绪,便只能低下头来,不跟对方对视,只是暗中启动了自己身上的防御。

  白发童颜的男人看着唐爱莲,温和地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不过,我会查清楚的。”他的眼中闪过狞色。

  看着这个男人,唐爱莲的嘴角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如果你只是普通的先天高手,也许我会相信你不知道手下的人所作所为,但你是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你会不知道,你手下所造的孽,因果全都压在你的身上?

  就是你不懂看因果,煞气总会看吧,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的煞气,那么浓的煞气,得是害了多少条命才凝——。”

  唐爱莲话音未落,那男人却突然弹了出去,砸到石头墙上,将石头砸出一个人形的洞,压进墙砖里。

  白发男人从墙上下来,连忙服下一颗丹药。本来,这点伤他不用服药,打坐下就能恢复,但现在有敌人在场,还是个让他感觉有点危险的敌人,他只能心痛地服用丹药。

  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唐爱莲,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应该是自己偷袭成功,最后受伤的却是自己。

  唐爱莲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又为自己开启了一块自己特制的防御牌。这样的防御牌需要极品灵石作介质,她制作的不多,但此时她没有节约。

  对方到底是个高阶修士,而且,还明显是个从古代就留存下来的修士,她不敢托大。

  谁知道,对方身上会不会也有防御的工具呢?

  白发童颜男人不敢相信地看着唐爱莲:“你怎么知道,我会偷袭你?你明明信了我的话的,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偷袭你?你怎么知道的?”

  他受了伤,虽然这点伤他服药后转眼就治好好,但是,知道对方身上带了防御并反射伤害的宝物,他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了。

  当然,他的心中也是激动的,这能反射伤害的防御法宝,他也想要!

  唐爱莲摇头:“其实我不知道你会,只是,我是个符师,就跟刚才能贴上隐身符让你看不到一样,我在进来之前,就在自己的身上贴了防御反射符,能将你打我的力量返回给你。

  所以,你别白费劲了,你杀不了我。我就想知道,你是金家的什么人?为什么那么丧心病狂,杀掉那么多孩子的父母?”

  “我自然是金家人的祖宗。”白发童颜男人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现在的金家人,都是我的后代。杀掉那些孩子的父母,将他们变成孤儿,就是为了得到一个无牵无挂,并且效忠于金家的死士。不过,我没有说谎,这事是现任的金家主决定的,我没有参与。”

  “你没有参与,可我怎么觉得,那些去寻找人才的人都跟你有关?”唐爱莲愤恨地看着这个自称金祖宗的人。

  “我只是教了他们几招,认作了记名弟子,他们的行为跟我无关!”金家老祖说。

  “呵呵,你的弟子行为怎么会跟你无关?就因为你对金家主的默认,还教了几个徒弟去帮助金家主,结果,那些人才有恃无恐地害人。

  他们杀了那么多孩子的父母,如今那些因果还全部都到了你的身上,等你度劫的时候,将会成为你度劫失败的关键,怎么可能跟你无关?”

  金家老祖的嘴角浮起一个讽刺的笑:“因为这一界没有灵力,我的功力已经从合体后期退到了元婴中期,我根本就没有度劫的机会,你认为,你说的因果跟我有关吗?”

  唐爱莲愣了一下,这人居然是从后体后期退步到元婴中期的?这么说,他的经验非常充足。

  她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就算要动,也最好是动用念力。

  不过,她还在引着对方说出更多秘密,她口袋里的录音机还在录音呢。

  “你不怕度劫时的心魔劫,可那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子孙杀了那么多孩子的父母,那些孩子一旦知道自己的父母死因,会不会反噬金家?难道,你一定都不在乎金家灭亡?”

  说到金家灭亡四字,唐爱莲发现,金家老祖的眼中,迸出了实质性的刀光。

  “他们不会发现的!”

  每个孩子,他都给设置了记忆屏障,想要冲破记忆屏障读取到那些记忆,根本不可能。

  唐爱莲冷笑:“就凭你那点记忆屏障吗?”

  金老祖愕然,紧接着眼中神眼光大迸,向着唐爱莲的眉心射来——他依然习惯偷袭。

  而且,这次是神识偷袭。

  这一招,不知道杀掉了多少比他功力还高的修士,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女孩会在自己的神识偷袭下还能不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