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出事了

  金家主看着金威,眼神中夹杂着一丝失望的神情。

  “作为金家的继承人,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你要记得,金胜男永远不会是你的女儿,她只是我金家的工具。该用的时候要用,甚至该牺牲的时候也要牺牲。”

  金威:“……”

  “不过,我们培养了她二十年,总不能就还没有得到收获就放过她,找是肯定要找的,实在找不到,就让老祖宗帮着找找看。”

  “好的,爸——”金威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又想说你那亲生女儿?我说你啊,当年既然认了胜男这个女儿,那个没有资质的女儿就该处理掉,免得出问题。”金龙面无表情。

  “可是——可是——”

  “行了。”金家主不满意地:“我知道,你想说虎毒不食子是吧?这不帮你远远送走了么,她在那边生活得好,你就不要想了,别让你老婆发现蹊跷,暴露了就不好了。还是多把心用在胜男身上吧。

  金胜男是老祖宗留了神识的人,我去求见一下老祖宗,看看能不能让他帮找找,毕竟他也很看好胜男的。”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口中所说要寻找的金胜男——她现在恢复为许天凤了,就趴在墙头,听着他们的说话声呢。

  之前,许天凤只是从记忆中知道自己是被人从江南拐来的。后来从护卫的话中知道了被金威一拳打倒的中年男人是江南许家的人。

  但直到此时,从金家主和金爸爸嘴里得到证实,才肯定了自己的确不是金家人。

  而且,这个金爸爸似乎对她产生了父女情。

  她举了举手,想要杀掉金家主和金威,但几次欲发功,却又下不去手。想想现在杀掉他们,恐怕金老祖那里绝对不会放过她。

  最后,她犹豫了一下,便丢出一把飞剑,飞走了。一边飞,一边还暗骂自己:许天凤啊许天凤,就因为他表现还对自己有父女情,你就心软了?

  许天凤很快就替自己解释,她这么做,主要是没有确定自己亲生父亲的生死。还是先回江南看看父母的情况再说吧!

  如果父亲已经死了,哪怕金老祖还在,她也要杀了金望给生父报仇,如果父亲还在,她就放过他吧。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等她去确定了父亲的死讯,再想要回来报仇时,金家已经倒了。

  许天凤现在已经是金丹期修士,来去自然都不惊动金家人。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是晚上。

  金家主和金威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金威表现出对她的那点父女之情,他们差点就见了阎王!

  金威从家主房里退了出来,不知为何心中很是郁闷。他想他的亲生女儿了。

  回到自家屋里,妻子黄衣秀见他神色不好,问道:“怎么啦?”

  他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啦?”

  “我看你脸色没怎么好。”

  金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胜男,她跟家里失去联系了。”他带点审视地看着妻子:“你好象不着急?”

  黄衣秀奇怪:“胜男是个异能者,谁能奈何得了她?她向来都是在外面跑,很少回家,就算几天不跟家里联系,也不会有什么事啊。再说,她真有事,我肯定会心慌,就象上次胜利出事一样。现在我的心不慌,她肯定没事。”

  金威心中暗叹,金胜利出事你能心谎,那是因为金胜利是你的亲生儿子,而金胜男就算有事你也不会心慌,因为,她并非你亲生的女儿!

  他看着妻子试探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对胜男不亲?”

  黄衣秀诧异:“不会吧?”真有那么明显?

  虽然金胜男这个女儿很有本事,但她却怎么也对她亲不起来,不象金胜利,一见到他就想为他做任何事,想把自己能拿到的世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

  但对金胜男,她几乎想不起来,她为她做过什么事。

  也不对,她为她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发现她爱上凤鸣后,告诉她,她跟凤鸣指腹为婚,还把这事告诉了家里。

  “大概是因为她两岁起就被送去培训的原因吧?”她说:“下次她回来,我一定对她好一点。”

  金威苦笑:“你说的对,大概是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点吧。”

  黄衣秀摇了摇头:“不过,也跟她长得不象我有关啊。有时候我都有点觉得,她是不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她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是魔怔了,明明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却因为长得跟我不象,我居然怀疑上了她。”

  金威心中暗叹: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现在正在南方一个旁支家族里给别人做女儿呢。一想到这些,他就感觉对不住自己的女儿,他想着,是不是应该悄悄去看看她呢?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

  “嘭!”金家的大院门被撞开了。撞开门的人是地下基地的守门人丙六。

  “不好啦,家主,训练基地的孩子全都不见了。”丙六直接敲响了金家主金龙的房门。

  “训练基地?”

  金龙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抓过衣服套上,三秘钟不到,就打开了房门,脸上震惊的神色都来不及收回:“你说什么,训练基地的孩子们不见了?是哪个不见了?”

  “报告族长,是全部!”丙六跑到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他原本已经睡了,睡到半夜醒来,一看时间才三点多钟。正想再睡,忽然就感觉有点不对,马上朝着地下训练基地的地道口跑去,进入训练基地,却发现,整个基地空无一人。

  他连忙跑到中间,大声叫道:“丙六有要事禀报老祖。”

  但老祖久久不回音。他又连连叫了几声,依然没有回声。

  他感觉不对,只得又了出来。出了院子,去开车,才发现,院子外面停的车子居然不见了。

  难道,要走路回去?从地下训练基到到金家,足有四十公里,

  丙六无奈,只得跑步去之前丙组的秘密据点打电话,却发现,电话线被扯断了,连电话机都不见了。

  他只能再次猛跑,想找个地方打电话,但村子里没有电话,他只好赶到大队部,却发现,大队部的电话也被盗了。

  最后他只好直接跑回金家汇报。这么一折腾,就差不多天亮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