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他该死

  色令智昏的马园长不知道,他的行为如同找死。

  他还在想着,如今的希望园可是掌握着他马园长的手中,希望园里易进难出,是不是意味着,如果他想,就可以将这个女神留在希望园?

  他如今可是园长了,而且,他还是个先天呢,在华夏武林界也算是站在巅峰了,玩个把少将的女儿,也不算什么事吧?

  上面只说不能过度得罪,但是,要是这个希望园的前主人喜欢他呢?他感觉,以他先天高手的地位,没有女人不会喜欢他的。

  马园长看了看办公室的正容镜,很自信地说:“走吧,咱们去迎接这位希望园的漂亮前主人。”

  不过,他走之前还不忘告诉身后的女人:“昨天不是让出纳再划个一百万给明政局的社会福利科吗?阿华你去一下财务室,看看余诚信划了没有,另外顺带帮我取个十万块钱出来,若是余城信还是顶着不办,就让他滚出希望园。”

  他要泡妞,没有钱怎么行?

  司马华答应着去了。

  李兰青却犹豫地:“今天这事,是不是应该先跟尹长老报告一下?”

  “这点小事,哪用得着去跟我师父说。等我见了希望园的前主人,看她有什么话说,到时再跟师父说不迟。”

  马园长心中明白,如果跟师父说了,铁定是不许他轻举妄动的。他还想好好地会一会这个前主人,甚至好好玩玩这个前主人呢。

  李兰青想了想,也对,仅仅是见见那个希望园的原主人,若是什么事都没有,就这么通知了尹长老,到时又会说自己大惊小怪了。

  反正,真有什么事还有马园长顶着呢。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就这么放过了第一时间通知尹长老的机会,却导致了以后她在狱中无数次的后悔:当时咋就没拦着园长,没有第一时间给汇报上去呢?

  马园长刚刚走出办公楼,就见到了带着小白小青的唐爱莲。

  一见到美得看一眼就能醉人,气质如兰如仙的唐爱莲,马园长就那么站在那里不动了,睁着眼睛看着唐爱莲,连口水都掉下来了都不知道。

  这还是人吗?这分明是个仙女好吧!

  直到李兰青拉了他一下,他才醒过神来,不过,他醒过神来了,依然不改猪哥样,朝着唐爱莲伸出手:“啊啊,美女,你真是太美了,我都看呆了,你们是来我们希望园找工作的吗?你放心,有我在,保证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虽然说好是出来迎接希望园的前主人,但是,马园长知道,那个唐爱莲可是有三十多岁了,而眼前的这两女一男三个最多也就十六七岁,因此,他并没有将希望的“前主人”跟眼前的人联系起来。

  小白一见这马园长看唐爱莲的眼色就愤怒了:他的主上是何等的尊贵,居然被这样猪哥给觊觎了,只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待见到这个猪哥居然然敢伸手去拉主上,他再难忍住,上前一个巴掌,就将马园长给扇昏了过去。

  敢肖想他的主上,打昏他只是怕给主上惹来麻烦,没有将他一巴掌打死,就便宜他了。

  李兰青一见对方一见面就将人打倒,也急了,不过,也怪园长对着人家一个大姑娘露出这猪哥样,难怪人家会生气啊。

  她现在非常后悔,怎么就没有叫上几个人再出来呢?

  而且,她更奇怪的是,园长不是高手吗?怎么被这个少年一巴掌就给扇昏了呢?

  她连忙上前抢着招呼:“你们是什么人?”

  唐爱莲身边的小青开口:“你们派在门口的守门人不是打电话给你们了吗?你怎么还不知道我们的主上是什么人?”

  “这——”李兰青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希望园的前主人唐爱莲吗?

  小青见她还呆愣着,只得介绍:“我的主上,就是这希望园的主人。”

  李兰青不敢相信,愣了一下,这才上前一步,伸出了手:“你——你就是唐爱莲同志?我是园办公室主任李兰青。”

  但见唐爱莲并没有伸出手跟她相握,她的手怔了一下,换成了指着倒在地上的马园长:“这是我们希望园的园长马真,他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姑娘,所以多看了两眼,你们怎么能就动手打人呢?”

  小白哼了一声:“他该死!”

  小青上前一步:“你搞错了吧?这希望园是我家主上的,我家主上并没有任命过一个姓马的园长啊?还有你——”小青打量了李兰青一眼:“我家主上也没有任命过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吧?”

  “呃——”李兰青顿时哑口了,这姑娘还真没说错,这希望园是人家的,人家还没任命过姓马的人当这个园长,姓马的还真不是园长。

  她自己也差不多啊。

  不过,李兰青能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自然也不简单。

  她强自镇静下来,转了一下眼珠,便说道:“这个福利院是归明政局管的,园长和我以及财务主管的任命都是明政局下的。”

  你总不能说,明政局下的任命书无效吧?

  但是,小青却没有跟她说明政局的任命书无效,而是歪了一下脑袋问她:“这希望园是明政局拨款办的?”

  “呃——不是!”

  李兰青又一次哑口。因为,明政局不但没有拨过款,还从这里划过款呢。

  “那,这希望园是明政局创办的?”

  “呃——”李兰青这次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因为,她很清楚,希望园是唐爱莲创办的,甚至还将创办者的雕像放在了大操场上。

  小青不屑地:“这希望园既不是明政局的人创办的,明政局也没有为希望园拨过款,那他们凭什么给希望园下任命书?”

  “……”李兰青还是无法回答。

  她将眼光转向别的地方,看到了前面一大片地,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又说:“可这地是国家划拨的吧?”

  “噢,所有的福利院,有买过一块地吗?”小青问。

  李兰青还是无法回答,因为所有的福利用地都是国家划拨的,这希望园就算是国家划地,也不关明政局什么事。nt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