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被嫌弃了

  因此,王美凤是真的不想凤鸣娶唐爱莲,哪怕现在没有了金家,没有了金胜男,她依然还不是喜欢唐爱莲做她的孙媳妇儿。````

  “老婆子你这是怎么啦?不高兴?”凤征将送信的人送走,回头见老太婆的脸色不好,顿时不舒服了。

  凤家族长都说要去唐家为凤妈提亲下聘了,这是他们跟凤鸣重归于好的最好机会,这个老婆子不说想办法抓住这个机会,居然还在那里表达她的不满?

  当初,就是她办的事才让孙子跟家里决裂的,如今有机会不想办法抓住,难道,她还想破坏孙子的婚姻?

  王美凤自然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便郁闷说:“我就是想,那是唐爱莲有什么好,怎么那边族长还亲自要去提亲?”

  凤征摇头:“你这个老婆子,这是说的什么话?能让那边的老族长出面,唐爱莲自然是最好的,更何况,孙子还就认准了她,就算真是不好,现在也是好的。你这个老婆子可别给我出妖蛾子,坏了凤鸣的事,可就真的失去这个孙子了。”

  王美凤听了老头子的话,顿时如醍醐灌顶,清醒过来。

  是啊,这次隐世家族凤家村那边想要显得更加庄重,才让人暗地里通知了他们京城凤家,这是族长想要替他们拉合,啊,如果再对唐爱莲表示出不满,恐怕凤鸣根本就不会回来办婚礼!

  她不想孙子娶个仇人,问题是,这个孙子现在还没跟她和好呢,没有他娶唐爱莲这事,她连孙子都没有,还说什么娶个合自己心意的孙媳妇?

  因此,她这么一想,反倒没有那么反感孙子娶唐爱莲了。

  “我不就是一时情绪转不过来吗?你就放心吧,要是凤鸣回来娶亲,我第一个帮他把婚事办得好好的。”

  凤征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见她的确是认真的,这才放心。

  “我跟你说老婆子,要是这次你再把孙子的事给我搅黄了,我们俩也不要过了。”

  凤老太太听着凤老头子这话,居然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她想通了,要不然,她还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再做点拆散凤鸣和唐爱莲这对小夫妻的事情出来。

  凤征又说:“你想通了也好,我有个想法跟你说,我想把我们两人名下凤氏集团的百分之十股份给凤鸣。”

  对这点,凤老太太倒也没有多大想法。她虽然想掌控凤鸣,但她也是真想为凤鸣好,便说“这个没问题,你作主吧。”

  除了王美凤之外,不想凤鸣回来的还有九年多前从香江回来的凤清生的三个儿子凤英凤雄凤豪和女儿凤仪。

  起因是凤征为了让凤鸣认识到凤家对他回归的善意,跟凤清生提出,凤鸣回来后,让他将家族企业凤氏集团拨一部分股份给凤鸣。

  凤征说:“我知道,这个公司主要是你的功劳,但凤鸣也是我的孙子,你的侄儿,总不能让他回到凤家一无所有。我的想法,就是把我跟你母亲的百分之十股份给凤鸣,你再从你名下划百分之十给他,凑够百分二十。”

  凤清生只是犹豫了一下,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当年唐爱莲送给他的那株珍贵的牛血红珊瑚,马上就答应了:“行,我没意见。”

  凤征很满意大儿子的识大局:“你是个识大体的人,凤鸣是个有能耐的,年纪轻轻已经是大校了,你以后会明白,让凤鸣在凤氏集团里占股,对你,对凤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凤清生自然知道,侄儿在公司里占股的好处。

  老爷子终究已经老了,护不了凤氏集团多长时间。凤清源也差不多退休了,以后凤家就得靠凤鸣。

  他连凤清源都给了百分之五股份,又怎么会吝啬,不给亲侄儿股份呢?

  可他愿意,却保不住别人不愿意啊。

  其实,凤清生也觉得给凤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有点多,但想到凤鸣是弟弟的唯一孩子,而弟弟凤清卓又死在自己母亲手上,就算是补偿给他,也是应该的。

  因此,他是真的没有意见。

  可他没有意见,不代表其他人没有意见。

  他回到家里,先是跟老婆甘珍珠说起,甘珍珠当场就发火了:“老头子什么意思?拿咱们的股份去送给凤鸣,这不是捡起狗屎送人情啊?再说,他以为拿我们公司的股份送给了凤鸣,凤鸣就能真的回来吗?”

  凤清生差点去捂住她的嘴巴:“你怎么说话呢?”

  “怎么,我说错了?”甘珍珠翻白眼:“难道你觉得,凤鸣那样的人,还会轻易回来?说不定啊,他拿走了股份,却依然不会回凤家。”

  “他不会要股份的。”凤清生说。

  至于他会不会回凤家,他不敢说。但凤鸣那样眼高于顶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施舍?

  是的,凤清生那么爽快地答应给凤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一方面,是他感觉凤鸣不会要,另一方面,如果凤鸣要了,那更好,他就可以利用这些股份将凤鸣捆上他的船了。

  “你怎么知道?”甘珍珠问。

  凤清生叹气:“你忘了当年那个唐爱莲随手送给我们的那株红珊瑚啊。”

  甘珍珠自然没有忘,那株牛血红珊瑚,她后来拿去鉴定过,可是价值三千多万以上。

  但是,她还是持不同看法:“唐爱莲是唐爱莲,凤鸣是凤鸣,也许,唐爱莲看不上,凤鸣能看得上呢?不是有句话说,小女人不可一日无权,大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吗?”

  凤清生哭笑不得:“你又乱说了,应该是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小女子不可一日无钱。”

  甘珍珠一挥手:“哎,都一样,反正你们男人啊,就是要有权有钱才行。凤鸣现在是大校了,有权,但钱他却是没有,所以,你给他股份,他哪有不要的?”

  “他想要好啊,就怕他不想要。”凤清生说。

  甘珍珠的脸色渐渐变了:“你的意思是——”

  凤清生点头:“就是你想的意思。”

  甘珍珠顿时不说话了。过了好久才说:“既然这样,那就给他吧!”

  凤清生好容易说服了妻子,却不知道,他的儿女们正商量着想着要阻挡凤鸣回归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