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不服

  这座院子的后面是一座较大型的假山,前面就是一个五六亩的池塘。

  其实凤英结婚的时候,就想要住这个小院,却被当时的凤仪阻止了:“大哥,把这个院子让给我吧。”

  实际上,凤仪是女儿,凤清生根本就没打算在自己家里为她建一座小院,之所以建了四座,实际上有一座是为凤鸣建的。

  凤仪是女孩子,结婚前自然是住在大院子里,结婚后,肯定是住夫家的,因此,不可能专门为她留一个院子。

  但他这个想法,却没有跟孩子们说出来,连凤英也以为这四个小院子是为他们四兄妹建的。

  凤英自然不会跟宝贝妹妹争,便另选了一座竹林小院。

  可此时,凤征却将那座最好的院子给凤鸣作新房,凤仪哪里肯?便跟父亲提了出来。

  “爹地,那四座院子是明明是我们拿钱建的,怎么能给凤鸣住呢?”

  凤清生笑着摸她的头:“阿仪乖,凤鸣也是你哥哥,花园里的院子他自然能住。”

  凤仪愤怒地:“那也不能住春风院,那是我的!”

  凤清生耐心地:“阿仪,你以后是要嫁出去的。阿爸爸答应你,你结婚的时候,帮你在外面买一座大院子,你在大院里的房间帮你留着。但那春凤院,必须让给凤鸣住。”

  凤仪不答应:“我不让,明明是我们的房子,怎么能让给别人住,他都跟凤家决裂了,还回凤家来住算什么?他就不该回来!”

  “啪!”

  凤清生怒火高炽,打了凤仪一掌,:“你凤鸣哥哥是我凤家人,自然要回来,你再胡说八道,就送你回香江去。”

  凤清生虽然将大部分的家业都搬了回来,但他还是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不仅是在香江的大房子给留了下来,还留了几个价值几千万的企业。

  因此,他说将凤仪送回香江,自然是香江还能安排得下凤仪。

  凤仪捂住半边脸,眼中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爹地,你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我以后都不要理你!”

  她大声地喊着,冲了出去。

  凤杰也气了,朝着父亲大吼:“爸,你太过份了,妹妹看好的房子被一个外人占了,她自然想不通,你居然打她?我也不要理你了。”

  他冲了出去,去追凤仪去了。

  凤清生看向凤英和凤雄:“你们也认为,我不该将房子让给凤鸣?”

  凤英不说话,显然也是感觉不该将春风院给凤鸣。

  凤雄皱着眉头:“爹地,大院里的后院的西厢房不是还有空房吗?”

  凤家的院子有四进,凤清生他们一家回来后,住在中院里,凤清生和甘珍珠住了主房的的东屋,原本凤英凤雄和凤杰住东厢,后来凤英结婚,新房设在花园里,二人住了一个小院子。

  家里虽然有保姆和护卫,但护卫住的是前院,保姆住的是后院的后罩房。

  凤征和老妻王美凤住后院的主房,但凤家后院里,还空了一个主房和厢房。

  凤清生严厉的眼光扫了两人一眼:“哼,你的意思是说,好容易将凤鸣请回来,然后在有花园里空着三座小院子的情况下,将新房设在长辈住的后院厢房?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凤鸣回归的意义。”

  凤雄哑口。他当然知道,凤鸣回归,对凤氏集团来说更有保障。

  凤清生又说:“已经有了可靠消息,他马上就要升少将了。”

  两人的脸上,都是震惊的神色,才三十二岁的凤鸣,居然就要升少将了?

  “你们的堂伯虽然是中将,但是,他已经年近已经六十了,还能干几年?他一旦退休,我们凤家靠谁?靠你们吗?”

  两人都有点丧气,他们回来不过九年,在商业方面还可以,但军政两界,他们都没有触及。

  这么说来,还是爹地想得远啊,这凤鸣,可是以后的靠山!

  凤清生见两人想通了,又说:“我问诉你们,这院子起的时候,为什么起的是四座,而不是三座?你们不会也认为,我会在家里为你们的妹妹起一座子吧?我有三个儿子,可没打算再招一个女婿上门!”

  凤英也了然:“一开始,你就打算要帮凤鸣起了一座小院子?”

  “一座小院子能值多少钱?这是我们的心意!”

  凤清生得意地:“你们爷爷要将自己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给凤鸣,还让我也拿出百之十股份给凤鸣,我同意了,但我想啊,凤鸣是肯定不会要的。”

  凤英凤雄同时皱眉:百分之二十,这也太多了吧?

  凤英忍不住:“要是他要了呢?”

  “他要了更好啊。你们想想,他才三十二岁就已经是少将了,未来肯定还会再升。若是有人对我们的凤氏集团有想法,只要暗示一下,凤氏集团可是将军的,谁还敢动凤氏?”

  凤英凤雄了然,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要是他不要我们的股份呢?”凤英此时,反而担心凤鸣不要股份了。

  凤清生笑:“不要也不要紧啊,我看得出来,凤鸣其实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只要我们真心对他,他就会回报给我们。我们都同意将百分之二十股份给他了,又将建给自己孩子的房子送给他作婚房,你们说,他还能不向着我们吗?只要他心向着我们,有事找到他,他还能不理?”

  凤雄哝咕:“他连自己的亲爷奶都忍心决裂呢,不理又有什么奇怪的?”

  凤清生叱道:“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话。他为什么要跟你们爷奶决裂?那是你们爷奶做得太过份。

  你奶奶曾经伙同他人算计凤鸣,给凤鸣下药,想要让一个世家女子跟凤鸣生米煮成熟饭,谁知道,那个世家女儿却是个修炼邪功的邪修,全靠他的那个小未婚妻相救,才没有遭毒手。”

  凤英等人听着凤清生这话,不由大为惊奇:还有亲奶奶伙同外人算计自己的亲孙子的?不说那女人是个踩阳补阴的邪修,就算是个正常女人,一个利用这种方式抢男人的女人,也不能作为凤家的媳妇娶进凤家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