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觊觎

  那些玉金银铜首饰和摆件,随便拿一件出去,都能拍出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

  这里,何止千件!

  整个凤氏集团加起来,价值也不到唐爱莲这份嫁妆的三分之一吧?

  想起之前自家对凤鸣回归的态度,凤清生一家子都感觉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众人都觉得,只有凤鸣才能看到的那抬嫁妆,才是重中之重。凤英甚至感觉,那一抬嫁妆,比所有嫁妆的价值都要大。

  也就是说,这个唐爱莲的嫁妆,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凤鸣的姑姑凤清音也带着儿子梁心景,女儿梁心怡梁心斐回来了,看着唐爱莲的嫁妆,这一家子的眼中都充满的嫉妒。

  之前,凤清生还没有回归凤家的时候,凤老太太曾经答应过,将梁心景作为凤家的继承人培养。

  也因为如此,凤鸣从凤家村回归京城凤家的时候,凤清音很是不满,巴不得将他赶出凤家,实际上,凤老太太曾经做的那些事,都有凤清音的撺缀。

  后来凤清生回归,凤清音又想通过凤老太太将凤清生一家赶走,只是,凤清生跟凤鸣不同,凤鸣对当京城凤家的继承人无可无不可,而凤清生作为凤家家主的长子,却是当然的凤家继承人。

  而且,凤清生带着一家子回了凤家之后,又将凤氏集团又带了回来,他一回来,就修祠堂,扶贫弱,还将股份送了百分之五给了已经成为军区司令的凤清源。

  得到了凤清源的拥护,锋清生很快在凤氏家族站稳了脚跟,几年下来,凤清生已经将凤家的一切牢牢抓在手中。

  梁心景的继承人培养之说,自然就灰飞烟灭。

  想到凤清生毕竟不跟自己一个娘,回娘家的时候,还得看甘珍珠的脸色,凤清音此时很是后悔,早知道这样,不如支持凤鸣当凤家的家主继承人呢。至少,他凤鸣还是自己亲兄弟的唯一儿子。

  只是,凤鸣已经跟凤家决裂,别说希望他当家主继承人,就连跟他联合,对付凤清生都做不到。

  这些年,王美凤也跟甘珍珠不断斗法,只是,王美凤没钱啊,家里想要过上豪华的生活,就必须仰仗凤清生,王美凤管家的话,她能管的钱,也就是她跟凤征那点工资,虽然凤征工资高,但想要请保姆,用保安,那点钱根本不够。

  而她又不是甘珍珠的正经婆婆,想要从甘珍珠那里拿钱,那是做梦。甘珍珠过惯了奢华生活,回到凤家,自然这嫌那嫌,想要过好日子。

  但凤征和王美凤那点退休工资,养一大家子还勉强,哪里能够让他们过豪奢生活?凤征虽然有些老物件,却不会拿出来让王美凤拿去变卖,以维持豪奢生活。

  因此,最后,王美凤不得不将管家权交了出来,让甘珍珠来管家。

  甘珍珠管家之后,家里渐渐过上豪门生活,做事有帮佣,出门有车子,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名牌,过了一段时间的奢华日子之后,连凤征都赞同让甘珍珠管家了。

  于是,甘珍珠就这么夺了凤府的管家大权。

  甘珍珠管家后,凤清音回娘家更是受限制了,再想象之前那样当凤府半个家,那是根本不可能,甚至,连回娘家,都要经过通报才能进入凤府。

  因此,凤清音一开始听说凤鸣回归家族举行婚礼,她是高兴的,因为,她的亲侄儿凤鸣回来了,以后她回娘家就有了倚仗了。更何况,凤鸣那个老婆唐爱莲,她是认识的,自己的母亲完全可以联合她一起将管家权夺回来,甚至,凭着家主对凤鸣的偏爱,连凤清生的财产,也能夺过来,然后她又能当上凤府半个家了。

  只是,见到唐爱莲的嫁妆送到之后,她认识到一个问题,这个唐爱莲比甘珍珠还富有,她会看上凤清生那点家当吗?

  想到凤鸣的绝情,她又感觉,他的老婆恐怕也未必是自己母亲能够拿捏的。

  当然,更重要的事,她看到了唐爱莲的嫁妆,就想起了自己。父亲份下就三兄妹,可如今,老大凤清生有凤氏集团,家资也有十几亿,二房凤清桌虽然死了,但留下一个凤鸣,虽然本人不知道有没有钱,但光他这个老婆就带来上百亿的嫁妆,也是个豪富。

  唯独自己这个老三,虽然嫁的人家世不错,却都是没什么钱。还是个二房子,本身没什么本事。凤清生回来之前,她还能不时从娘家搬点东西回去贴补家用,甘珍珠管家之后,她再也没有从娘家拿到什么东西。

  两个兄长家都是豪富,唯独自己过穷日子,她怎么能不嫉妒?

  梁心景看着唐爱莲的嫁妆,也是嫉妒得要命。凤鸣比自己还小两岁呢,凭什么可以娶个富婆?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妻子,虽然出自书香门第,但没钱啊,书香门第能吃吗?

  梁心怡梁心斐也是非常嫉妒,明明这个唐爱莲当年也不过是一个乡巴佬,只不过九年多不见,怎么就成了富人呢?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凤家的人,其实多多少少都在嫉妒,原本,大家都是差不多过日子,改革开放后,有了赚钱的机会,有的追逐潮流赚了些钱,有的发财了,有的亏本了。

  可就算从香江回来的凤清生,也没有今天晒嫁妆这位这么有钱。

  之前还听说凤鸣娶了一位从乡下来的姑娘,还是凤家老太太不同意娶的,可没想到,人家居然这么有钱啊,这样的乡下姑娘,能不能多来几个?我也想要!

  凤老太太看着唐爱莲的庞大嫁妆,眼睛都冒火了。

  她愤恨地对凤征说:这个唐爱莲,怎么可能积攒了这么一大笔的嫁妆,会不会,是让咱家凤鸣给准备的聘礼,又当作嫁妆抬来了吧?”

  不对,凤鸣送去唐家的聘礼,唐家肯定会留下部分,这些,只不过是凤鸣所送聘礼之中的一部分而已。

  真这样的话,说明凤鸣送的聘礼多啊。真是该死,她居然不知道,凤鸣送到唐家的聘礼到底有多少。

  这个逆孙,有这么多钱,都不知道给祖父母一点用,居然拿来给那个女人充脸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