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不识货

  唐爱莲想到自己回来这么多天了,妈妈也一直没有跟自己说亲外公的事,她没有告诉阿诗他们也是正常的了。

  大概,妈妈没有认他,或者,他没有认妈妈,妈妈不想在儿女面前提他吧?

  唐爱莲听白器晚说过,亲外公是个世家子弟,当年被继母迫害逃出来,在外婆关秀丽所在的村子里地主家帮工。后来外婆被嫂子卖给老头做妾,他跟外婆私奔,外婆家的人追来时,外婆被抓住了要沉塘,他却逃走。

  而实际上,他并非是抛下妻子不顾妻子生死顾自逃走,而是恰好宋家人找上门来了,不顾他的意愿,将他打昏带回了香江。

  听说,宋子修一开始以为关秀丽真的被沉了塘,非常悲伤,人在香江,心却在内地,并没有接受家里的安排,而是一直单身。

  直到后来听说外婆还在,且还跟救她的人结婚了,才在四十多岁时的时候结了婚,听说几个舅舅阿姨的年纪比自己还小。

  只是,听说亲外公在内地找到了亲生女儿,亲外公后娶的妻子怕这个不是自己生的女儿分了家里的财产,从香江赶过来,不许外公认下生下来就失散的这个女儿。

  亲外公实在太宠那个妻子了,见妻子不许她认女儿,他居然保持了沉默。

  而妈妈刘秀娟也是个骄傲的,现继母看不上她,父亲居然也不说话之后,转身就走——父亲不想认她,她也不认这个父亲了。

  唐爱莲觉得奇怪,既然彼此没有承认,这个血缘上的外公又怎么会带着女儿跑到莲园来呢?

  如果他跟妈妈相认了,他来给她添妆,她倒不觉得奇怪,但现在不是没有相认吗?他来添什么妆?

  说真的,唐爱莲对这个亲外公并不感冒。

  十年前,凤家去唐家退亲,虽然打的旗号是因为有流言说她跟师兄同车同路同行去过情人节,影响了凤家的清誉,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当时宋子修恰好回国找女儿。而且,这事还被凤家知道了。

  正因为自己有个海外关系的亲外公,凤家才最后决定了要跟唐家退亲,另跟金家结亲。

  而凤清源也是怕唐爱莲的政治关系影响到他的前途,才听从了王美凤的安排,找到唐大龙给凤鸣退亲。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外公后来回来了,却因为外公的后妻而导致父女不相认。

  算起来,唐爱莲这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外公,可从来没有给自家带来什么益处,反而,一出现就让唐爱莲受了他的连累,再出现,又因为太过宠妻而伤了妈妈刘秀娟的心。

  虽然说,亲情不能因为外在的东西而打折扣,但是,唐爱莲却因此任性地对这个亲外公没了一点好感。

  可此时,在她明天就要跟凤鸣结婚的时刻,对方居然找上门来,唐爱莲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

  她跟唐爱诗几个面面相觑:是认下这个外公,还是不认?

  “我去看看妈妈。”唐爱莲说了一声,就跑进了后院,然后从后院的侧门进入了花园。

  按理说,女儿明天出嫁,刘秀娟今天应该是很忙的,但其实她根本就没什么可忙的,嫁妆已经送去了男方,而明天一天都在酒店里吃饭,酒席也都安排在酒店,糖果之类的东西都由男方准备好,放进了一个纳物符里。

  明天新郎来接新娘,只是一顶大红花轿,由男方准备,还有乐队,也是男方准备,女方这边,还真是没什么事了。

  今天晚上这餐饭,请的是添妆的人,已经由请来的保姆在做。

  没有该忙的了,刘秀娟干脆带着一帮孩子到花园里玩种菜。

  刘秀娟心中难过,女儿要出嫁了,以后就是人家屋里的人了。因此干脆带着孩子们来花园里做点事,想要避开那边添妆的气氛。

  孩子们热热闹闹的在菜地上捣乱,刘秀娟却在一边呆。

  唐爱莲赶到花园的时候,见到母亲萧索的神色,便知她因为自己出嫁而感到难过。

  她叫了一声妈,亲热地挽住了她的手臂:“妈妈别难过,我虽然结婚了,但还在一个城市呢,想回来分分钟可以回来。而且,以后我跟凤鸣会搬到我们之前被刘美兰夺过的那个院子去住,离这里更近。”

  刘秀娟见女儿跟自己亲热,心中的烦闷驱散了些。再听说以后要搬到那个三进的院子去住,那边离莲园也不过几个街的距离。

  她顿时高兴了:“凤家会让你们搬出来吗?”

  唐爱莲故作不屑地哼了一声:“凤家,能拦得住我和凤鸣吗?我们能答应在凤家举行婚婚礼已经不错了。”

  刘秀娟笑了:“对对对,你们可不是一般人,他们当然拦不住。”忽然感觉不对:“哎,你不在中院里等着大家来添妆,怎么跑花园来了?”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妈妈,外公来了。”

  刘秀娟愣了一下:“他上午不是已经来过吗?”

  唐爱莲沉默了一下:“是宋外公。”

  刘秀娟怔了一下:是自己的生父?他不是听从他那个后妻的话,不想认自己这个女儿吗,怎么又跑来了?

  “他一个人来的?”

  唐爱莲念力扫了一下被带到偏厅敬茶的外公,现他身边还有一个姑娘。

  因为爸爸不在,而唐爱诗他们几个又弄不清妈妈的意思,都没有出去招待他,此时在前院偏厅招待宋子修和那姑娘的是莲园的管家唐暗。

  也许是因为家里的主人都没有出去招待他们,那姑娘的脸上似乎有些不耐,问着唐暗:“刘秀娟到底什么时候出来?”

  宋子修马上叱道:“什么刘秀娟,那是你大姐。”

  姑娘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却没有纠结称呼,而是再次问唐暗:“她应该在家的吧?怎么这么久还不过来?”

  唐暗始终保持礼貌:“主人在花园里有要事,很快过来了。”

  那姑娘烦闷地拿起茶来喝了一口,嫌弃道:“难道,你们就没有点咖啡之类的东西,拿这个东西让我们喝,是不是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

  唐暗心中暗道:这是主上拿出来的茶,虽然不是主上喝的灵茶,但也带了灵气,若不是看在这宋子修是主上亲外公的面上,他根本不会拿这种茶来招待他们。

  可他拿了好茶出来,这个不识货的女孩居然敢嫌弃!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