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285章 继外婆是催眠师
  第1285章继外婆是催眠师

  宋佳惠震惊了:“爹地,你早就准备好了,用宋氏的股份作添妆?”

  不是早就准备好,怎么可能随身带着办好手续的文件。

  宋子修点头:“不错,娟儿是我的长女,我打算给她这一枝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她有五个孩子,每人百分之三,就是百分之十五,另外百分之五,写的是娟儿的名字。”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文件拿出来,只要刘秀娟和她的五个子女签上名,就是宋氏的股东了。

  宋佳惠目瞪口呆,她的爹地,居然已经作好了将百分二十的股份给这个刘秀娟的准备,还办好了手续,而妈妈和他们几兄妹居然都不知道?

  爹地平时表现得非常宠妈咪,之前,还让妈咪认为,他没有认下那个同父异母的长姐,都是因为怕妈咪伤心,可这转眼间,爹地就做出了这样的事,还不让她妈咪知道!

  她严重怀疑,爹地对妈咪的宠,其实还是不如前头那个关秀丽,否则,他为什么非要认下前妻留下的女儿,还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她?

  唐爱莲也是惊呆了,宋子修,居然早就作好了准备,要把宋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自己妈妈和他们五姊妹。

  唐爱莲刚才说到希望集团是自己的时候,她可是很注意宋子修的反应,从他的反应来看,他的确是不知道,那希望集团,连青集团,莲华集团都是自己的。

  看来,他刚才说的那些之前只是怕影响爸爸前程才没有认下妈妈的话是真的了。

  也就是说,他其实也是爱自己妈妈这个长女的。

  唐爱莲看着妈妈不说话了,这个话,应该由妈妈来说,她没有权利让妈妈放弃她的父亲给她的股份。

  刘秀娟的脸上,一开始见到风烛残年的宋子修是冷漠的,后来听到宋子修说的有些道理,已经有些改变,此时,见到他拿出来的这些文件,她的眼中,早已经含了一泡眼泪。

  她的父亲,并没有因为宠爱后妻而不认她,之前不认她,是真的在为她好!

  刘秀娟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却克制不住眼泪,叫了一声“爸”就说不下去。

  宋子修听到刘秀娟叫他爸,情绪瞬间失控了,上前一步,将刘秀娟搂住了,声音哽咽:“娟儿,是爸爸不好,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让你从小受苦了。当年,爸爸被宋家人打昏带走,醒来后就想要找你们母女,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啊……”

  刘秀娟搂住老父亲,放声大哭:“爸爸,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

  一个带点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进来:“哟嗬,这父女相认的戏码,还真是感人啊。”

  唐爱莲第一个念头,就是守门的失职了。

  之前宋子修来的时候,还给通报了,怎么现在有人到了中院,居然都没人给通报一下?

  第二个念头,就是有异人到了。因为她知道,她家守门的都是暗卫,都是先天高手,有外人到来却没有通报,不是不想通报,而是不能通报,或者无法通报。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见到那个女人,唐爱莲的心中就是格登一下,这个女人的眼睛好亮。

  一般来说,精神力强的人眼睛都是特别亮,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多岁,还有这么亮的眼神,说明她是个修炼精神力的。

  宋佳惠一见那女人,马上跑了过来:“妈咪你怎么来了?”

  那女人带笑的眼睛看了女儿一眼,然后看向丈夫宋子修:“子修,这就是你的女儿秀婿吧,你这女儿长得可真是象你。”

  刘秀娟长得很拿得出手,关键是,刘秀娟的气质非常好,温婉中带着清冷,还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儿,世家大族出来的大家闺秀也比不上她。

  因此,听到妻子说刘秀娟长得象他,宋子修马上就舒服了,嘿嘿笑了一下:“我的闺女,自然是象我。若闲,你怎么来啦?”

  若闲笑看着丈夫:“我怎么来啦?你今天是来添妆的吧?我准备一套好东西,你怎么就忘了拿,所以我就给送来了。”

  说罢将自己带来的一个首饰盒递给丈夫:“诺,就是这个,里面是一套祖母绿的头面,有耳坠、项链、手镯、戒指,还有一根簪子。也不知道阿莲那孩子喜不喜欢。唉,看我,只顾着跟你说话了,都没有注意呢,哪个孩子是阿莲?”

  一直在旁边着这位一来就占主导地位的女人的唐爱莲,心中有点小惊。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她主动上前一步,看着若闲:“我就是。”

  若闲只看了唐爱莲一眼,就偏开了视线,并不跟唐爱莲对话,而是朝着刘秀娟说:“秀娟啊,当年你父亲就想认你,是我怕那个时候会影响大龙的前程,所以才没有立即认下你,你没有怪我吧?

  现在大龙就要退休了,这海外关系也没有那么要紧了,我昨天就跟你父亲说,趁着这次外孙女结婚,送添妆,咱们把你这个女儿认回来。诺,这是我们给你女儿的添妆,拿着吧。”

  若闲一边说着,眼睛紧盯着刘秀娟,一边将手中的首饰盒递过去,想要刘秀娟亲手接下她的首饰盒。

  拿着吧,拿着吧,拿了这套首饰,就别再拿别的了,永远别想再从老宋手里拿别的东西了。

  原来,这个女人之所赶来,是发现家里的律师看她的眼光带着心虚,断定对方对她有隐瞒,便利用催眠术将那律师给催眠了,从而得知了丈夫这次居然要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办了转让手续,想要转让给他的大女儿和她的孩子。

  她心中怒火登时高涨,她怎么能够容忍丈夫如今行为?

  但她向来是个“贤妻良母”,是不会直接顶撞丈夫的,因此,她便拿了一套翡翠来,代替那些股份作为给刘秀娟女儿的添妆。

  至于她说的祖母绿,并非是真的祖母绿,而只是普通的阳绿而已。只是,此时她使出催眠的声音说出这是一套祖母绿首饰,谁都不会反对她说的,而是真的会认为这是一套祖母绿的首饰。

  即使今后会认出来这不会祖母绿,最多也只是认为被人换了而已,不会怀疑到她秋若闲的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