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净身出户

  此刻,宋子修见外孙女担心自己的安危,连暗卫都指给了自己,自然是非常感激。

  这可是暗卫啊,也就是俗称的死士,这是保住家族的根本,外孙女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了自己!

  唐爱莲一共有二十五个先天死士,暗转明三个,这三个只能放在明处做事,给了父母和兄弟姐妹各一个,简外公和关外婆各一个,这就去了十一个,剩下十四个,派了大半出去收集情报或者执行各种任务,平时跟在她身边听从她随时调用的,不超过四个。

  此时给宋外公两个暗卫,实在是他现在的安全堪忧。

  其实,唐爱莲已经在宋子修身上留了个念头,真有啥事,她会及时赶到。只是她现在怀着孕呢,能动口自然不用动手。

  宋子修带着妻子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将律师找来了:“我要修改股份持有和遗嘱。股份的分配,我的大女儿刘秀娟占百分之二十九,我的小女儿宋佳惠百分之二十,剩下百分之五十一,就放在我名下吧。至于遗嘱,我剩下的股份,在过世后由刘秀娟和宋佳惠两姐妹均分吧。”

  宋氏是家族企业,并没有上市,因此,股份一直都在宋子修的手里,并没有分给任何人。也全靠没有划分过股份,他现在才能轻易将两个野种排除在外。

  龚律师觉得奇怪:“太太就不说了,大少和二少都不占有股份吗?”

  宋子修皱紧眉头:“我让你办的第二件事,就是跟秋若闲的离婚问题。”

  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一对双胞,是她跟她娘家哥哥秋庆的孽子。”承认自己戴了绿帽子,实在是很难堪。

  “不是吧?”龚律师不敢相信:“不是说,你不会是因为大少和二少长得跟他们的舅舅相象就怀疑吧,外甥象舅本就是”

  宋子修打断了他的话:“外甥肖舅那是有血缘的舅甥关系才靠得住,可秋若闲跟秋庆根本不是亲兄妹!”

  龚律师哑口,秋闲跟秋庆不是亲兄妹,那这外甥跟舅舅长得很象,自然就值得怀疑了!

  也难怪,宋子修要离婚,更难怪,他会修改股份持有,会改遗嘱。

  秋若闲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头痛欲裂,她记得,她在听说宋子修带了股份转让文书去给前妻女刘秀娟女儿唐爱莲添妆,便带了一套阳绿的翡翠首饰去给唐爱莲添妆,并意图当场给刘秀娟催眠,让她永远不要接受宋子修给出的宋家股份。

  后来,不知为何,她就跟刘秀娟的女儿唐爱莲对上了。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个唐爱莲竟然是一个比她高了不知几级的催眠师,居然将她反催眠了。她当时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落入了一个漩涡之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就回到了家里。

  而且,她发现,她只要一回忆今天发生的事,就头痛欲裂,别说想要再使催眠的力量,就算是正常思考问题,都会头痛。

  她被反噬了。

  更让她不安的是,她不知道,她被催眠之后,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会对她不利吗?

  正在此时,她的房门被敲响了,龚律师的声音响了起来:“秋女士,有个文件请您签名,我可以进来吗?”

  秋若闲心中一顿:她家的律师,不应该称呼她为太太吗?为什么要叫她秋女士?

  “进来吧。”她强自镇定说。

  紧接着,门被打开了,平时服侍她的下人带着律师走了进来。

  “秋女士,这是宋先生让我拿给您签字的文件。请您签字后,带着您的两个儿子搬离宋家。”

  秋若闲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她看了一眼龚律师提供的文件:离婚协议书!

  她没想过要离婚啊!

  虽然她是要重新投入秋庆的怀抱,但是,她想的是将宋子修害死后,带着宋氏公司和儿子一起去找王庆。

  而且,她走了,宋氏还能到她手上吗?

  “我不同意!”秋若闲大叫。

  “宋先生说,若是秋女士您不同意,请您听完这一段录音。”龚律师拿出一个录音机,按了放音键,屋里响起了秋若闲的声音:

  “我叫他死鬼,自然是因为他快要死了,最多还能活三个月!”

  “因为,他的生死由我控制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想让他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我想让他什么时候死,他就得什么时候死!”

  “当年我的心上人被人迫害,逃出海外,而我已经珠胎暗结,不得不嫁给宋子修来掩盖未婚先孕的丑事,如今我心上人回归,宋子修不死的话,我怎么跟心上人复合呢?”

  “我在他每天饭后的茶里下一种跟他当天吃的菜相次的慢性毒药,那种毒会慢慢腐蚀他的生机。”

  “我的毒药是心上人给的。”

  “我的心上人叫秋庆,是我名义上的兄长,但实际上,我并非秋家的亲生孩子,而是抱养的。”

  “我的双胞儿子,自然是心上人的骨肉。”

  “我在有预感怀了心上人的骨肉,而心上人又被迫害远赴重洋之后,就找了宋子修,将他灌醉,做出两人上床的假象,半个月后就告诉他,我怀孕了。然后,他就娶了我。而实际上,那天两人并没有成事,孩子自然是我的心上人的。”

  ……

  秋若闲听着这段录音,脸上变得惨白。很明显,这就是她在被催眠的时候被问出来的。对方不但问出了她的秘密,还进行了录音!

  完了,这回真的完了!她的秘密暴露了,而且,还是完全彻底的暴露。

  自己给宋子修下药,那是夺他的命,不知道和不会放过她。

  她的头又痛了起来。

  龚律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宋先生说,如果你不同意协议离婚,他就起诉追究你对他骗婚和下毒的事。”

  她试着提到:“可就算离婚,也不能什么都不分给我啊,公司的股份呢?我和两个儿子”

  “你害宋先生替别人养了近三十年的儿子,你还提你儿子?”龚律师不屑地看着这个女人:不追究你下毒之事你就偷着笑吧,还想分财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