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觊觎功法

  双家以前总是附着司马家,但现在双家已经跟司马家渐行渐远。

  双家主虽然也很想要一份功法,但他回想唐爱莲的本事,却是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这些家主们只道唐爱莲和凤鸣已经走进酒店,不会听到他们的声音,却不知道,唐爱莲的念力,将这里的一切都听了个清楚明白。

  想要自己的功法?哼,也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那些家主们不知道,每个徒弟的头脑里,都有唐爱莲的空间烙下的奴印,邓志高和刘伟强也是因为跟唐爱莲分别了九年半有多,又处于两个空间,这奴印才没有起作用,使得他们忘记了对唐爱莲的敬畏。

  实际上,今天见到唐爱莲,邓志高和刘伟强心中,又有了那种对唐爱莲的敬畏,但想到司马智说得对,他们一个大男人,叫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女人做师父,实在是没有面子。

  能摆脱,自然是想要摆脱了。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被空间烙下奴印的人,是不能违反空间主人的。因此,唐爱莲叫他们忘记功法,他就真的会忘记,唐爱莲叫他们还回功力,他们就肯定会还回。

  当然,此时他们不知道。

  这还仅仅是投靠司马家,没有做过对唐爱莲不利的事,否则,只要做过一点对唐爱莲不利的事,奴印就马上会惩罚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几个家主说着笑着,也不进去吃酒了,直接跟着司马家主转回家去,等着邓志高两人给他们默写功法去了。

  双家家主看着他们离开酒店,转身走进了酒店,去参加酒席。

  司马家主见双家主没有跟上来,很是不满,这双家,以前可是司马家的钱袋子,可近几年,给司马家提供的资金一年比一年少,今天,居然索性不跟着司马家走了。

  君家主发现双家主没有跟上来,觉得奇怪:“这双家主今天这是怎么啦?看不上这点功法?”

  公孙家主弯了一下嘴角:“人家这是想改弦易辙,去拍凤家的马屁呢。”

  王家主冷笑一声:“这么多年都是司马家罩着他双家,现在改弦易辙,恐怕人家也不会拿他当回事。”

  “别管他!”司马家主说:“走,大家都到我家去,等老邓他们默写出功法,你们就可以当场抄一份了。”

  他不是有多大方,到时候,他会让两人在关健处留下空白,让他们几家修练不成。这样,以后就永远只能是司马家一家独大了。

  听说可以当场抄一份功法,君家主、王家主、公孙家主都是大为兴奋。那可是先天功法啊,唐爱莲的那十来个军人徒弟,可是个个都成了先天高手,肯定是功法十分厉害。

  若是自家得到先天功法,就可以培养出自家的先天高手了。

  若是平时,司马家主是不敢让邓志高两人交出功法的,因为,没有人敢将师门功法拿出来。

  但今天,邓志高两人跟师父决裂,而唐爱莲那个“没经验”的师父,居然仅仅是叫他们自己忘记功法就行了,既没有惩罚他们,也没有叫他们发誓不得泄露师门功法。他司马智不叫他们将功法默出来都对不起唐爱莲。

  于是,一帮人簇拥跟着司马家主,更确切地说,是簇拥着邓志高和刘伟强,朝着司马家而去。

  到了司马家,司马智迫不及待地拿出了笔纸,对邓志高和刘伟强说:“你们的前师父让你们忘记功法,恐怕,她应该是有办法让你们将功法忘记的,你们趁着还没有忘记,赶快记下来吧。”

  两人心中也是有些担心,师父让他们忘记功法,他们却将功法记下来,是不是不对?但他们现在的靠山是司马家,而司马家的靠山是天目派。他们不拿出功法,是不行了。

  于是,两人都拿起了笔,想将功法写下来。

  不但他们两人拿着笔写,几个家主也都拿出了纸笔准备着,只要邓志高和刘伟强写出一个字,他们就抄一个字,等他们写完,他们也就抄完了。

  他们也是怕司马家主过后打赖不让他们抄功法,才提前打好了算盘。

  只是,邓志高和刘伟强拿着笔,居然不知道写什么他们的功法叫什么?似乎是什么巫什么功法,是属于练体一类的功法。

  他们记得动作,只是,动作必须要配合心法才行,因此,应该先写心法。只是,心法叫什么,怎么练?

  邓志高看向刘伟强,恰好刘伟强也看向邓志高,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心法是怎么炼?”

  “你还记得心法吗?”

  很显然,两人都不记得心法了。

  没有心法,就无法聚拢天地元气,光有动作根本无用啊。

  “先把动作写下来吧。”两人都这样想着,只是,等他们提起笔要写下动作时,却发现,那些动作也忘记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也没有办法写出功法来。

  司马智见两人半天写不了一个字,觉得奇怪:“你们快写啊。”

  两人同时转向司马智,又是异口同声:“忘了!”

  “忘了?”司马智和一众家主们面面相觑。

  “记得多少就写多少吧。”司马家主说。

  其他几个家主也点着头:“对,记得多少写多少。”

  可是,邓志高和刘伟强拿着笔,苦思冥想,却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最后,两人丢开了笔:“真忘了,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司马家主看了看邓志高和刘伟强,又看看各位家主:“你们不会是怕不会是因为有我们在,所以写不出来吧?”

  邓志高摇头:“不是,我的脑袋里就象一团糊涂,只要是功法的事,都记不起来了。”

  刘伟强也连忙连忙点头:“我也是一样。”

  但家主们哪里肯信?都认为是他们两人不想将功法交给他们,所以才这样推脱。

  司马家主想了一下,说:“我们这么多人在,你们想不起来也正常,不如这样吧,你们先休息一个晚上,清醒后再慢慢默出来。什么时候默出来,什么给我们。”

  其他几个家主虽然不满意,也只能告辞回去了。

  不过,他们心中却都存了一个想法,恐怕是司马家主不想将功法公开,这才让他们两个装忘记了。否则,自己天天修炼的功法怎么可能会忘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