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功法尽失

  邓志高无法默写功法,自然也无法将功法交给其他几个家主,那几个家主只以为司马家主存心不给他们功法,顿时不高兴了。

  他们巴结司马家,不就因为他们跟天目派关系好,想从天目派得到好功法吗?如今连一个不入流的功法都舍不得与他们分享,今后想通过他们司马家从天目派那里拿到好功法,那根本不可能。

  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天目派的功法,跟唐爱莲的师门功法比起来,那就是垃圾。

  几个大家族得不到想要功法,便与司马家离了心。

  司马家主见几个家主面色,便知道他们怀疑上了自己。心中感觉非常不爽。

  自己一片好心,想要让大家共享这唐爱莲的师门功法,如今明明是邓志高他们写不出来,可这几个家主,却都将事情怪在了自己头上。

  这算不算抓了几个虱子放自己头上呢?

  不过,他可不能让各位家主就这么带着怨恨走了。

  “大家先别走,咱们得把这事合计一下。”

  几个家主听这话里有话,便都不走了:“司马家主有什么主意?”

  “大家说说,邓志高和刘伟强两人默写不出功法,会不会是那个唐爱莲说的那句话的原因?”

  几位家主回头一想,可不是这样?

  留着老鼠须的公孙家主转了转老鼠眼:“我听说,有些异人会一种法术,教弟子的时候,就给弟子下了蛊,不能将功法传给别人,若是强行传功,就会反噬自己,忘掉功法。邓政委这样,会不会是”

  几个家主也想起来了,那个唐爱莲可不是说过让他们忘掉功法吗?

  君家主忽然说道:“她还说,把他们俩的功力也给收了呢。”

  他这一说,几个人想想,还真是这样,顿时,都把眼睛看向了邓志高和刘伟强。

  邓志高和刘伟强听了,心中都是一顿,面面相觑起来。

  “找人来给他们试试,看他们功力还在不在。”王家主说。

  司马家主想说,让他们自己互相试试就行了。但他能这样想,别人也能这样想,这样想了,又叫着找人来试,自然是不相信他们,或者说,是不相信自己。

  便叫一声:“来人。”

  两个穿着黑背心的人出现,司马智指着邓志高:“你们向他请教几招。”

  那两人自然是司马家的暗卫,见家主让他们去试邓志高,顿时有些害怕,人家那可是先天高手,而且,听说已经是先天中阶。他算哪根葱,敢去试先天高手?

  司马智对邓志高道:“你指导一下他吧。不可伤人,点到即可。”

  邓志高知道,他们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功力是否还在了。

  他矛盾啊,他也想知道自己功力是否还在,但是,这么当众试,他若是功力还在还罢,若是功力不在了,这事不是大家都知道了?

  自从成为先天之后,他可是很高调的,若是被人知道自己一身功力没了,他以后的日子咋过?曾经被他欺负过的人,不会都来找回去吧?

  但眼前,因为他忘记了功法,几个家主都等着看他是否功力还在呢。他又不能强硬地拒绝不试。否则,大家一定会相信,他忘记功法的事是假,不想给他们功法是真。

  如果是以前,他一个先天四层的高手,到是不怎么害怕,但眼下,他如果功力消失,再得罪这么几位家主,他以后

  “好,那就试试吧。”他只能答应。

  那暗卫是个八级武者,在普通人之中算是个高手,但在先天高手面前,却是不够看。但眼前一个向先天高手学习的机会,他却是兴奋了。家主可是交代了,让对方不要伤人。

  司马家其他暗卫可是嫉妒了,能跟先天高手交手,对方却不能伤人,这样的机会可是绝无仅有啊。

  他们只能在暗中紧盯着三人,希望能从先天高手的出手之中学到一点什么。

  邓志高面对两个武者,先天高手的风度自然是要维持的:“你们俩先上吧。”

  两个暗卫连忙答了一声:“是!”便出手了。

  面对先天高手,他们自然是要全力出手的,暗卫甲从正面攻击,朝着邓志高当胸打去,暗卫乙则从侧面攻击,伸腿踢向邓志高。

  眼看着两人的攻击打到,邓志高居然不知道如何还击,最后关头,只能用上军体拳,一边伸出右手去挡暗卫甲的拳头,一边转体,要闪过暗卫乙的侧踢。

  只是,他的拳头跟暗卫甲的拳头对上,却是根本挡不住对方的力量,被对方一拳,就给砸飞了。

  因为暗卫甲的出拳在先,暗卫乙的侧踢倒是没有踢到他身上。

  邓志高被砸飞了十几米才跌落下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被淬练过,防御很强,暗卫甲这一拳,他就得受伤。尽管如此,他还是半天爬不起来,眼中也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暗卫甲站在那里,摸着自己的拳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将一个先天高手给一拳打飞了。

  几个家主面面相觑,心中都是惊疑:这是真的没有功力了?

  司马智见状,也是非常不甘心,他千方百计拉拢来的两个先天高手,就这么废了?

  他指着刘全强:“你,去跟他们过几招。”刚才让邓志高出手的时候,态度还带着些尊重,现在对着刘伟强,却是一点尊重都没有了。

  刘伟强见邓志高的功力消失,心中也是非常焦急,他暗暗调了一下丹田内力,发现自己的内力已经全失。心中顿然明白,自己的功力也消失了。

  师父果然不是不一般人啊,说让他们忘记功法,他们就把功法给忘记了,说收回他们的功力,他们的功力就消失了。

  收回功力,这对曾经有过功力的人来说,那是多大的惩罚啊,如果一直是个普通人也罢了,可如今尝试过强大的味道,再让他恢复普通人的身份,哪里是他能够忍受的?

  如果要在权力和功力之间选择,他宁可选择强大的功力,也不愿意要这权力。

  因为,他是草根上来的人,有了强大的功力,他很容易就能得到权力,而失去了强大的功力,没有背景的他,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

  此时的他,真是的是把肠子都悔青了。他为什么要听邓志高的话,跟着他一起投靠司马家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