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酒后真言

  而新心果呢,肖龙只要回来看母亲,必定将她带上,有时候自己没空回来看母亲,也会让新心果代他回来送礼物。

  两相比较之下,她自然喜欢跟新心果相处了。当然,在唐爱乐面前,她更多的是端着婆婆的架子。

  肖妈有时甚至想着,为什么自己儿子娶的媳妇儿不是新心果呢?

  唐爱乐指着新心果:“你叫别人来陪你当然可以,但叫她,却是不行。因为,她是来跟我抢老公的。”

  新心果一听唐爱乐的话,顿时慌了:“唐总,我没有”

  唐爱乐却没有理她,而是拍了拍肖龙的脸:“喂,你醒醒,你告诉妈,新心果是你的什么人?”

  肖龙睁开醉眼看了新心果一眼:“她嘛,不就是我的新情人嘛。心果,你怎么来啦?是不是看到别人结婚想我啦?我要去洗个澡,今天晚上,跟你大战三百个回合。”

  肖妈听到肖龙这话,大吃一惊,儿子跟这个姑娘,居然真的有一腿?

  只是,就算跟这个心果有一腿,也不能说出来啊,被老婆知道了不闹吗?这是酒后吐真言?

  新心果也是大为惊恐:“肖总,你胡说什么?我是你的秘书,不是您的情人。”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给肖龙丢眼色。让他别乱说话。

  肖龙却是根本没看到她眨眼,说:“我没有胡说,你忘了?去年我们公司成立的时候,我喝多了,是你扶着我回了宿舍,你没有走,留下照顾我,然后,然后”他忽然有点挣扎,似乎觉得这些话不应该说。

  唐爱乐的脑海里,响起了三姐的话“我刚才见他神色不对,查看了他的记忆,他除了在城公司里跟很多女下属玩暧昧之外,还跟城分公司的总经理秘书新心果玩到了床上。”

  唐爱乐柔声问道:“然后就怎么啦?”

  肖龙原本就因为被唐爱乐下了真言符,此时听唐爱乐一问,马上就回答了真相:“然后我们就上了床。心果你还记得吗?你还说我人不高,可那话儿却大,一直考我厉害呢。”

  新心果见肖龙说出他们的第一次,脸色惨白,猛然站起就要走,却被唐银抓住了。唐爱乐冷然:“怎么,这就要走了,我还没说让你来,你却来了,现在我没说让你走,你就要走了,这是将我家当成菜市场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唐银本是暗卫,但唐爱莲为了让她更方便工作,便将她转了明,她明里的身份就是唐爱乐的助手,实际上是唐爱乐的保镖。

  “不,我不是,我不是那样的,肖总只是喝醉了,我只是您放了我吧,我不敢了。”

  “你不敢?你敢着呢。”唐爱乐冷笑着:“我刚刚回来的时候,你还敢给我上眼药水,谴责我没有照顾好肖龙,让他喝醉了呢,怎么这一下就不敢了?”

  “不,我不是那么意识,我没有谴责您,我只是心”

  “你只是心疼他?恩而忘乎所以,连上司也敢顶撞了?”唐爱乐盯着新心果:“或者,仅仅就是为了让老人家不看好我,所以你这么挑起老人的不满情绪?小三的技俩,你玩得很圆滑啊,当过几任小三了?”

  “不,我不是小三”新心果心中暗怒,她绝对不能承认这个小三的名头,没看见,肖阿姨听说她是小三后,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吗?

  “我真的不是小三,肖总说的只是醉话。”

  “都说酒醉心明,又说酒后吐真言,你以为你说几句醉话,我就能相信你不是小三了?你都登堂入室了,跑到我家来向我耀武扬威了,还能指责我这个上司兼正室了,你厉害啊。”

  新心果不甘心:“我的上司是肖总。”

  在她看来,城的唐氏跟城的唐氏一样,都是平行的子公司,没有谁大谁小,也没有什么上下级关系。

  唐爱乐呵呵笑了一声:“你的上司是肖总?你忘了,你上班的公司叫唐氏珠宝古玩公司,而我,姓唐!”

  新心果吃了一惊,她一直以为,唐爱乐任了唐氏的总经理,不过是巧合而已,唐爱乐跟肖总一样,都是被唐氏聘请的总经理。

  哪里会想到,这个唐氏,居然就是唐爱乐的唐呢?

  她更想逃跑了,扭头朝着肖龙求救:“肖总,您快让她放了我吧。”

  但肖龙此时,还被真言符控制着呢,可他此时说的话让众人看来,就是个醉汉酒后吐真言。

  新心果又朝向肖妈求救:“阿姨”

  肖妈着急啊,连忙去摇儿子:“龙龙你可别乱说话。”又朝着唐爱乐吼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平时你不回来,她就是我叫来陪我的,龙龙喝醉了说的话你别相信,让她走吧!”

  她不是帮新心果,相反,她现在非常反感新心果,她只是不想儿子出丑,更不想儿子的情人跟媳妇闹起来。

  唐银不得唐爱乐发话,依然抓着新心果,见唐爱乐丢了个眼神给她,便干脆在她身上点了几下,让她能看却不能动,也发不了声。

  肖妈本是从小镇而来,平时有多自卑,在媳妇面前端的婆婆架子就有多大。甚至,家里明明有保姆,但只要唐爱乐在家,却总是指使着唐爱乐做东做西。唐爱乐看在肖龙份上,加上平时难得回来,也就满足她那点可怜的自卑之下的自傲。

  因此,此时见唐爱乐不听她的,顿时大怒起来:“唐爱乐你听到了没有?我让你放了她!要不然,给我滚出去!”

  唐爱乐却全然没有平时对她的尊重,而是冷冷地看着她:“这栋别墅是我花钱买的。”

  肖妈几乎忘了,她儿子赚的钱,基本上全部存着,家里用钱,都是唐爱乐拿出来的。

  这栋房子,连同屋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是唐爱乐派人买的。

  她还想要说话,唐爱乐却突然厉声道:“你住嘴。”

  肖妈一愣,她怔怔地看着唐爱乐,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媳妇居然有这么有这么可怕,她平时怎么没发现?

  唐爱乐没有再看肖妈和新心果,而是转向肖龙:“你打算怎么安排新心果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