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不能原谅

  肖龙很是无奈,他不想走,他还想哀求,他非常不甘,他在大学里第一次见到爱乐,就看上了她。

  一开始是因为喜欢她追,后来因为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她居然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她的爸爸是个副师长,外公是个军长,他就更加不会放开了。这样有身价的女孩,要是追上了,他以后的前途无量。

  只是可惜,唐爱乐太难追了,整个大学时期,他都没能追上。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在镇政府工作,但那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看到那些老板们左拥右抱的生活他非要常羡慕,最后辞职下海,去b城发展。

  但下海后才发现海里“淹死”的人很多,他又后悔了。直到有天,他在人才市场遇到招工的唐爱乐。

  当年的校花已经成了一家企业的总经埋,她更迷人了。

  靠着唐爱乐开后门,他进了唐氏,不过,爱乐并没告诉他,唐氏是自家的,而他后来也知道她的家其实在农村,她的爸爸唐大龙是靠自己闯出来的,至于她外公,是后来才认的。

  因此他也一直以为,唐氏并不是爱乐家的。后来几次见到柳河东来找唐爱乐,唐氏缺钱时,还给唐氏提供过资金,他便以为,柳河东才是公司的老板。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在成为城唐氏古玩公司总经理之后,自以为跟爱乐成了平级,自信心开始膨胀起来。甚至想着要自建公司

  可他怎么会知道,这公司根本就是唐爱乐家的呢?

  肖龙忽然就朝着唐爱乐跪了下来:“阿乐,我知道我犯了错,但我是真的爱你,请您就看在欢儿的份上原谅我吧!”

  “不能原谅!”唐爱乐盯着他的眼睛:“以你的行为,足以将你送进牢房坐上一辈子,你应该感谢欢儿,欢儿不能有个坐牢的父亲,所以,我才没有起诉你。”

  唐爱乐心肠不得不硬。

  没有起诉肖龙,不等于就这么原谅。他犯下的事,不是对她一个人,而是对整个唐氏犯下的。

  他不是想当大众情人吗他不是吃着软饭玩女人吗那她就把他打回原形,看他还有什么本事玩

  这个原形,可不仅仅是钱财上,还有工作经验上。

  她不仅要他变成身无分文,而且,因唐氏培养而取得的所有职场经验,也会全部剥夺。

  他将变得跟从刚出校门一般,一切都从头来。

  肖妈也是惊呆了:有没有搞错,唐氏居然是唐家的,也就是唐爱乐的?难怪,她总是那么忙。

  一个大公司的老板,那么关心她,替她买各种好东西还罢了,可以让手下买,可是,她居然有时间就给她煮饭?

  天啊,她得有多眼瞎,之前才觉得新心果比唐爱乐好?

  这样的儿媳妇,她不想放手啊。

  肖龙也不想放手。

  但是,他知道,刚才“酒醉”时暴露的秘密,让他沒了继续留下的资格。

  而且,唐爱乐的气势阵阵压向他,令他只能服从,根本无法反抗。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妻子身上,居然可以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似乎只要他敢反抗,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看向母亲和心果,见她们两人都是动惮不得,甚至连声音也出不得,只把一双眼珠转来转去。

  他忽然就明白了,他娶的,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女人。

  他指了指两人:“能不能放过她们?”

  唐爱乐看了两人:“我可以放开她们。”说罢在两人身上点了几下,两人便都能动了,也能说话了。

  肖龙听着这话,心中又有些不舒服,她说的是放开,却并非放过。

  唐爱乐又提醒道:“你们记得,出了这个门,就不记得这屋里的事。”

  新心果非常连连点头:“我一定不会乱说。”

  肖妈却看着唐爱乐:“你们离婚可以,婚姻法规定,婚姻关系持续期间,所有财产都是属于共有的。你必须要分肖龙一半财产。公司分给阿龙一半股份,这房子,阿龙也要占一半。”

  不能留住这个儿媳妇,就留住她的钱吧。

  唐爱莲哧地笑了一声,看向肖龙:“你妈说,要分一半家产,你觉得呢?”

  肖龙脸上却忽然暴红了。

  结婚四年,他的所有收入,都从来没有交过家里,甚至,他吃用的所有,都是属于唐爱乐的。

  他怎么好意思提出要唐爱乐的钱

  “你看,你儿子都不好意思要呢。”唐爱乐似笑非笑地看着肖妈:“公司是我唐家的,可不是我唐爱乐一人的。你想要公司可不行。

  至于我的工资,你问问你儿子,他自己可交过一分钱工资给我?这四年,这个家可直都是我在养,真正说起来,你儿子这四年可都是在吃软饭呢。”

  吃软饭!

  一个男人被人说吃软饭,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这不,肖龙的脸再次爆红了。

  肖妈没想到,儿子居然从来未交过家用。一个男人把养家的责任推给女人,这样的男人还是男人吗?

  她虽然也存了从儿媳妇那弄钱的心思,但她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同,离婚时帮儿子争利益很正常。但儿子居然不养家,她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不会吧?我儿子怎可能不养家,买东西回来也算养家啊,难道定要把钱交到你手上寸养家?”

  新心果也诧异地看着肖龙,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跟一个吃女人饭的男人做了情人。

  算了吧,这样的男人,还是趁早离开吧!

  肖龙不知道,他的情人已经将踢出局了。此时的他正羞恼着呢。

  他一开始跟唐爱乐好上,就已将唐爱乐的线当成了自己的钱。

  既然是自己的钱,那作为家用有什么不可以有必要分那么清楚吗?再说,平时唐爱乐也没有问他要家用,他自然不会主动给了。

  再后来形成习惯了,谁还会想到那些呢

  “呵呵!”唐爱乐笑了:“那你就问问你儿子点”

  “妈你别说了!”

  他现在还不知道,他这六年来的记忆会在几天后完全消失,到时候,他就跟六年前来到b城时一样,孓然一身,身无分文,举目无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