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小三是贼

  其实说肖龙回到六年前也是不对的,因为,六年前他来城时,可没有带着母亲。

  六年前的母亲在乡下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赚钱给他用。可现在的母亲过了几年有佣人服侍,有儿媳妇给钱的日子,现在只会花钱!“这么说,阿乐真的很干脆地将肖龙给休了?”唐爱莲问。

  唐银:“是!”

  “不错,这才是我的妹子。”唐爱莲欣慰地:“这样的渣男,不值得留。我那骄傲的妹妹,值得最好的男人。”

  她转向凤鸣:“凤鸣啊,你以后给注意一下,看有没有适合我妹妹的,给她介绍一个。”

  正在看材料的凤鸣抬头:“好,我会帮她找一个最好的男人。”

  唐爱莲一愣:这世上的男人,还能好过凤鸣吗?难道,他想

  凤鸣见她神色,便知她想什么:“我说错了,应该是找一个最适合阿乐的男人。”

  “哼,这还差不多。”唐爱莲又转向唐银:“你回去看好阿乐,别让她再被渣男给缠上。还有,派人盯着肖龙和新心果,别让他们使坏。”

  唐银答应着,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话就说吧。”唐爱莲说。

  “我就是觉得,就那么放过肖龙和新心果,太便宜他们了。”

  “便宜他们?你觉得?”唐爱莲嘴角浮出一个嘲讽的笑。

  唐银不满地说:“是啊,别的不说,他挖了唐氏的墙脚,扣了唐氏那么多古董,虽然钱和古董都收了回来,可他犯的罪不应该受到惩罚吗?按照他盗取的数额,已经足够无期徒刑了。可乐主人说,肖欢不能有一个坐牢的父亲,就那么放过他了。”

  唐银不满意,若是别人,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唐爱乐的事,还侵犯了唐氏的利益,早就被她给处理了。

  可就因为他是肖欢的父亲,却让他逍遥法外。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他要是再次冒犯唐氏,也能让他因为是肖欢的父亲这个身份,就只能放过他呢?

  唐爱莲嘿嘿笑了两声:“你放心吧,他以后没有机会侵犯唐氏的利益了,他在城呆不长的。”

  “为什么?”

  虽然将肖龙从唐氏得到的古董和资金都收了回来,但他怎么说都是有能力的人,就算他离开了唐氏,也能进入别的公司,再一步步爬上去。将来他壮大之后,会不会又反过来害唐氏呢?

  唐爱莲听她叹气,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就是爱操心,不如结个婚吧,唐暗一直在等着你呢。”

  唐银脸上变色:“我不要结婚。”

  唐爱莲的那些暗卫,除了不想结婚誓死要跟着她的那四个,其他人都有明面上的身份,绝大部分都已经结了婚。

  但唐暗却一直没有结婚,因为,他爱上了唐银。可唐银却是个不婚主义者。

  唐爱莲猜,她应该是在成为她的暗卫之前受过情伤吧?或者,她亲人给过她刺激,让她不想结婚?

  说真的,这些暗卫,她一直都尊重他们,他们的身世,只要对方不说,她就不问。反正,她知道他们忠诚于她就行了。

  唐爱莲暗叹了一口气:“随你吧。不过,无论是肖龙还是新心果,我都有安排,你不用管那么多。”

  新心果这几年的收入,她也剥夺了她明知肖龙有妻子,还选择偷人,对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说轻点是感情窃贼,说重点是整个家庭的窃贼。

  小三们总是打着爱情的旗号去插足别人的家庭,实际上,就没见过几个小三会入侵没钱没地位的家庭!

  在唐爱莲看来,小三就是个贼!

  想想这世上,就没几个男人结婚后把精力放在家庭里的,向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也就是说,男人将精力绝大部分用来发展自己的事业了,而女人却是将精力绝大部分用在家庭:照顾老人,抚养子女,为男人提供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让男人安心在外打拼。

  可以这样说,男人的成功,不仅仅是这个男人努力的成果,也包含了背后女人的付出。试想,如果他整天需要照顾老人,抚养子女,考虑着家里的一日三餐,打算着家人冷暖添衣,他还能有精力搞好事业吗?

  因此,男人的成功不仅属于他个人,而且属于家庭这个整体。无论是男人取得了社会地位还是取得了经济利益,都应该跟一直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共享成果。

  可这个时候,小三出现了,她们没有为这个家付出过一丝一毫,却通过跟男人通女干而窃取了属于这个家庭,属于原配的成果或者,是因为这个男人而得的社会地位,或者,是因为男人而得的经济利益。

  所以说,小三是贼,这句话绝对没有说错。

  因此,对新心果这个贼,唐爱莲绝对没有心软。她不仅剥夺了她在唐氏赚的钱,抹掉了她在唐氏工资的记忆,还剥夺了她用以偷窃的手段她将失去她的美貌。

  唐爱莲只是给了她一丝天地煞气,就能影响她的气色。她将变得一天比一天丑。

  惩罚了新心果,肖龙这个重点人物自然更要惩罚。唐爱莲在他的记忆里下了禁制,只要跟阿乐离婚,他将不再记得这几年的事,甚至不记得自己有结过婚。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唐爱乐跟肖龙的离婚手续,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办理好了。孩子归唐爱乐,没有共同财产。

  当肖龙带着母亲走出民政局的时候,他就有些茫然了,他似乎忘记了什么。转头,他看到了同样茫然的母亲。他就觉得奇怪:“妈,你怎么也来了?”

  他好象记得,他听到了一个熟人的消息,于是,便辞掉了工作,来城发展。只是,为什么,他怎么都想不起来,他那位熟人是谁了呢?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才来城,都没有站稳脚跟,妈妈怎么就跟他来了呢?

  “小龙,不是你回去接我来的吗?”肖妈说。

  肖龙一转头,就看到唐爱乐正要上一辆蓝鸟车。咦,这不是他大学时的同学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