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不惯

  凤老太太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着要说对孙媳妇说什么话了,务必要一举凑效,让孙媳妇听自己的话。

  只是,他们将一家人集中在正院的客厅里,却是等到了差不多八点的时候,凤鸣两口子还没有出现。

  凤清音顿时高兴了:“这乡下人家出身就是不懂规矩,哪有让长辈等着他们的。”

  甘珍珠瞪了她一眼:“年轻人新婚燕尔,贪睡点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阿莲还怀着孩子呢。”

  凤清意哼了一声:“好象谁没怀过孕似的。”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会,怀着孩子还胡来吧?”

  她这话,成功引起了凤老太太的注意。

  凤老太太能容下唐爱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唐爱莲怀上了凤家血脉。可如果唐爱莲不知节制,胡天胡帝把她的曾孙给伤到了,那她绝对容不下唐爱莲了。

  她马上对凤仪说:“去,告诉凤鸣他们两人,就说我们大家都等着新人敬茶呢。”

  甘珍珠见老太婆使唤自己的孩子,有心叫她别去,但凤仪已经答应着跑了。

  凤仪是怕嫂子不知道这边还有一个阵仗,想要过去跟嫂子打个预防针呢。

  凤鸣唐爱莲两人昨夜“战况”激烈,直到凌晨才罢战。凤鸣平时打坐,但昨夜洞房之后,便搂着老婆睡了,而唐爱莲却是直自怀孕后,基本上就没有打坐修炼了,而是如同凡人般睡觉。因此,凤仪走到他们院子附近时,他们还在梦周公呢。

  只是,凤仪刚刚靠近院子,想要敲门,凤鸣就清醒了。因为,布置了一个阵法,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内。有人靠近,他自然也就被警醒。

  见来人是自己的堂妹凤仪,凤鸣觉得奇怪,堂妹来干什么?难道,凤家出什么事了?他的神识马上朝着主院扫去,马上就发现了聚集在正院客厅的凤家众人。

  聚集在那里的都是凤家女人居多,凤老爷子、凤清源、凤清生都不在,高坐正堂的凤老太太面前,还摆着垫子。

  凤鸣只凝神“听”了一阵,便明白了,这是凤老太太想要借敬茶给他的阿莲一个下马威呢。

  哼,如果是正常的敬茶,无可厚非,可如果想给他的阿莲添堵,他怎么可能答应?

  难道,他凤鸣真的那么好欺负?

  唐爱莲忽然感觉有股冷气,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凤鸣脸上不快的神色。

  她的念力迅速扫出,马上就明白了凤鸣不快的原因。她不但没有一点不高兴,心中反而雀跃起来。

  是的,唐爱莲根本就没有打算在凤家居住,她只是不想让长辈为难,才勉为其难回凤家举行婚礼而已。如今婚礼已办,她自然要搬出去了。

  可贸然提出搬出去,她又怕让凤鸣为难。

  她还想着怎么提出离开凤园,才能不让凤鸣不高兴呢。这不,机会马上送到眼前了。

  “阿鸣,怎么啦?”

  凤鸣回过头来,刚才还略显不快的神色马上变成了阳光脸:“娘子醒啦?”忽然,他听到唐爱莲的肚子响了一声,马上就担心起来:“娘子可是饿了?为夫这就为娘子煮早点去,娘子想吃什么?吃皮蛋粥加一个春卷怎么样?”一边说着,一边将衣服穿好。

  唐爱莲歪了一下头,看着她的阿鸣,这个男人,居然愿意为她洗手作羹汤。

  “阿鸣,你说你为我做早点?”

  看着亲亲娘子萌萌的眼睛,那忽扇忽扇如同羽毛般的长睫毛,忍不住又俯身亲了一下她的眼睛:“是,为夫愿意给亲亲娘子做早点。”

  唐爱莲看了一下房门外,眼神带点迷茫:“可是,小姑子已经到门口了呢,她好象是来叫我们去正院的。正院里咦,她们为什么集中在一起,是等我们吃早点吗?

  是等着给我们行下马威!

  凤鸣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懊恼:“噢,让他们等着吧,吃饭事大,别饿着我们的宝宝们。”

  就在此时,凤仪已经走到了院子门口,拍响了院门:“凤鸣哥哥,阿莲嫂嫂,你们起来了吗?”

  凤鸣无奈地:“等一下!”伸手过去,就要帮唐爱莲穿衣服。

  唐爱莲连忙一闪:“我自己来。”闪身进了空间,在神龙鼎内快速洗了个澡,换上衣服,打理好头发,出了空间,外面时间不超过三秘,已经是穿戴打扮好的大美女一枚。

  凤鸣将唐爱莲搂进怀中,摸着唐爱莲的背:“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有欺负你的机会。”

  “嗯?”唐爱莲带着问号的眼神看着凤鸣。

  凤鸣一手搂着唐爱莲,一手开始收屋里的家具。他的手挥过,屋里的家具纷纷消失。

  收了卧室,又搂着唐爱莲去收客厅,厨房,卫生间。

  唐爱莲也不说话,任由他搂着,但眼里的兴奋却盖都不盖不住。

  凤鸣收好东西,见唐爱莲看着他的眼光闪闪发亮,在唐爱莲的后脑上拍了一下:“行了,想笑就笑吧,不用忍着。”

  唐爱莲踮脚亲了他一下:“你真好!”亲罢就马上撤离,却被凤鸣拉住,加深了这个吻。幸好,他也知道凤仪等在院外,很好地克制着自己的荷尔蒙暴发。

  俩人拉着手走到院子门口,身后的新房,已经成了一无所有的“洞房”。

  凤仪发现,俩人都很精神,不象是刚起床的样子,便说:“凤鸣哥哥,阿莲嫂嫂,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我们正在看电视呢。”唐爱莲忙说。

  “看电视?”凤仪心中暗吐,一屋子的人都在等着你们,你们却在家看电视?

  “奶奶在等着你们呢。”

  唐爱莲脸上现出奇怪的样子:“奶奶等着我们?等着我们吃早点吗?阿鸣,你不是说过,我们只是回来举行婚礼,然后就各过各的日子吗?奶奶也太客气了点吧?”

  凤仪呆了一下:什么,各过各的,不会吧?他们这才是新婚第二天呢。

  凤鸣眼中笑意盈盈:“是啊,奶奶是太客气了,咱们不能让奶奶失望,走吧。”

  凤仪想说,不是请你们去吃早点,而是要你去敬茶。但不知为何,这话却忽然说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