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离开凤府

  三人走到正院的大厅门口,就看到里面凤老太太高坐正常,左边下首坐了凤清生的妻子甘珍珠、她的大儿媳秋子莲、准儿媳苏妍,凤老太太的右边坐了女儿凤清音,凤清音的下面是她的两个女儿梁心怡和梁心斐。

  “奶奶,凤鸣哥哥和阿莲嫂嫂过来了。”

  听到凤仪的声音,里面正在说话的声音嘎然而止,全都转向唐爱莲。

  凤老太太一脸怒容,甘珍珠一脸无奈,她下首的大儿媳秋子莲一脸同情,准儿媳苏妍却是一脸微笑。另一边,凤清音和她的两个女儿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静了一下之后,凤老太太忽然吼道:“你们两个还不给我滚进来,站在那里干什么?”

  唐爱莲心中暗叹,这个老太太,怎么就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呢?

  凤鸣拉着唐爱莲,两人一步步走进了大厅。先是朝着众人点点头,道了一声“早上好。”然后,凤鸣居高临下看着凤老太太:“凤老夫人,你让凤仪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凤老太太忽然就有一种感觉,她面对的不是自己的亲孙子,而是跟凤老爷子一样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战将,煞气逼人,一时竟然逼得她无法说出话来。

  她眨了眨眼睛,依然还是那个貌比潘安的孙子。她忽然在心中淬了自己一口,自己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刚才怎么就怕了呢?

  她提了提气势,指着唐爱莲说:“按照风俗,新娘子早上应该起床为全家人做饭,然后给婆婆长辈敬茶。你们看看,都八点了,还不过来,象什么样子?”

  “是啊,唐爱莲你还不快过来,给你奶奶敬茶。心怡,你快把准备好的茶拿过来,让你表嫂好敬茶。”

  梁心怡答应一声,便拿起放在旁边的茶盘,茶盘里放了一杯茶。凤清音说:“唐爱莲啊,我们凤家是大家族,大家族有大家族的规矩。你出身乡下,不懂规矩。我来教你怎么敬茶吧。

  你双手拿了这杯茶,跪在垫子上,把茶举过头顶,献给你奶奶。你奶奶喝了你的茶,你才算真正成为我们凤家的媳妇,你奶奶也会教你怎么做大家族的媳妇。

  至于其他长辈,别的都是一样的,只这茶杯,你只须举到胸前就行了。其他同辈,就不用跪了,只需要鞠个躬就行。”

  唐爱莲心中冷哼,按照凤清音的说法,她不仅要给凤老太太跪,还得向她和甘珍珠跪,想让我跪一个合体期修士来跪你一个凡人?你受得了吗?

  她刚想说话,凤鸣却将她挡在身后,直视着老太太:“老夫人是不是忘记了,我凤鸣早已跟凤家决裂,这次在凤家举行婚礼,仅仅是完成老爷子的心愿而已。

  如今婚礼已经结束,我们夫妇自当离去。至于那些旧风俗,不过是一些新妇融入家庭的仪试而已。”

  说到这里,他看了凤老太太脚前的垫子一眼,说:“既然我们不属于这个家庭,我的妻子自然就不必行什么融入仪试,也不必学习什么大家族媳妇的规矩。我们就此告辞了!”

  说罢,拉着唐爱莲:“我们走!”

  其实,凤鸣当初被凤征说动,原本还想着,若是能保持一个表面的融洽,他也不在乎做做样子。但这做样子如果需要打压他的阿莲,踩下她的自尊,那不要也罢!

  凤老太太怔住了,他说什么?决裂?不是都和好了吗?

  她不知道,所谓的和好,也不过是凤鸣答应了回凤家举办婚礼而已。实际上,凤鸣除了答应在凤家办婚礼之外,其他任何条款都没有答应。

  看着孙子带着孙媳妇一步步离开家里,凤老太太心如刀割:她是想拿捏住孙媳妇,可不想赶走孙子。她大叫:“不要,阿鸣啊,奶奶不要阿莲敬茶了,也不要阿莲的嫁妆了,你们回来,回来!”

  听着老太太这话,凤鸣才知道,原来她还打算着阿莲嫁妆的主意。

  他更是无话可说了,拉着唐爱莲,几步就走出了凤家。

  凤老太太哭叫着要追凤鸣,凤清意却拉住了她的手:“妈,他们是空手走的,肯定还会回来。”

  凤老太太一怔,她可是看过唐爱莲的庞大嫁妆的,那可是整整三十六抬嫁妆。刚才孙子跟孙媳妇走的时候,可是甩着手走的,他们的嫁妆还在家里,那应该还会回来吧?

  她看着女儿:“真的,我的阿鸣还会回来?”

  凤清音关心的只是唐爱莲的嫁妆,只要嫁妆没有带在,他们人走了,把嫁妆留下来了,不是更好吗?

  当然,她不会暴露自己的心思:“是啊,妈,您就放心吧,他们肯定还会回来。嫂子,你说是不是?”

  甘珍珠不屑地看着凤清音,明明巴不得凤鸣和唐爱莲不回来,却说什么肯定会回来。

  不过,她倒是感觉很遗憾,按理说,凤鸣和唐爱莲不回来,她应该巴不得才对,这样老太太没有亲孙子撑腰,就不会搞事。

  可是,她也是真的不希望唐爱莲他们走。希望凤鸣能给这个家保驾护航。

  见凤清音点到她的名,叹了一口气,说:“应该会吧。不过,凤鸣就算今天不走,过几天也会走,他是部队上的人,肯定得住部队,而阿莲,也肯定会随军的。”

  众人几乎都忘了,凤鸣是属于部队上的人。因为,他是特殊部门的人,几乎常年穿便装。

  是啊,部队上的人,怎么可能允许住家呢?

  众人也以此为由纷纷劝老太太,但谁都知道,因为是部队上的人不能回凤家,跟凤鸣自己不回凤家,那是两码事。

  只是,当他们赶往花园里凤鸣的作新房的小别墅时,却发现,那里已经成了一座空房,不但里面的所有东西搬得干干净净,就连新种的奇花异草,也全部消失了,完全恢复成了最初的那个样子。

  也不是完全恢复,因为新刷的墙壁还是那么新得刺眼。

  众人都是大惊,凤鸣两人明明空手走的,这新房怎么就空了呢?

  凤老太太呆呆地看着新房,原来,他们昨天晚上就把嫁妆给运走了。一阵悔意顿时充满心间:她的孙子不会回来了,凤老爷子回来,他要怎么跟他说?nt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