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前据后恭

  唐爱莲看了华姐一眼,却发现此时的华姐睁大着眼睛看着她呢,她似乎被唐爱莲的“本事”给吓懵了。

  唐爱莲暗叹了一声,她没想到,一个纳物符,居然让华姐吃惊成这样。这里不是龙组的和特工组的基地吗?

  她拿出一百块钱给小战士:“就算我买了这辆小斗车吧。”

  小战士懵里懵懂地接过钱,走了好远,才想起这小斗车的价格还不到六十块钱呢。

  “你你你,你不是专职军嫂,你是异能者?”华姐终于发出了声音。

  异能者?自己可不是异能者,而是巫修+仙修+体修。不过,这也没必要解释,就让她误认自己是异能者吧。

  唐爱莲看了看周围,才对着华姐点了点头:“可不要告诉别人噢。”

  得知唐爱莲是异能者,华姐对唐爱莲的态度彻底变了,从一开始热情的邻家大姐,变成了面对领导的下属。

  能进入特工组和龙组的都是一些神奇的人,有着强大的力量,他们之中,有一部分还是异能人士,这些人是在组员当中不怎么样,现在却在军嫂当中出现一个“异能者”,自然就感觉是凤毛麟角了。

  于是,平时在军嫂之中总是当“领导”的华姐沉默了。

  如果说之前听说唐爱莲的爱人凤鸣跟自家爱人的军衔级别一样高,她虽然有点觉得对方更有潜力,但好歹还是同级别。

  就算得知她很能赚钱,她也没觉得有多厉害,自己只是没有本钱,也没有那个心去开公司而已,否则,自己说不定也会成为一个大老板。

  但现在,得知唐爱莲是异能者之后,她却有点自卑了。

  异能者跟普通人,那距离是天壤之别。哪个异能者不是把眼睛长在头顶上?

  唐爱莲就这个“异能者”身份,就拉开了她跟普通军嫂之间的距离。异能者的地位,让她必须得仰望才行。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为自己刚才帮唐爱莲领来蜂窝煤而感到尴尬——凤鸣作为特工组的人,就算不是异能者,也是有大能力的人,他们夫妻都不是普通人啊,听说异能者发个火球就能把饭煮熟了,哪用得着蜂窝煤?

  没看见,那些两口子都是异能者的家庭,都用爬藤植物把自家隔绝起来,不跟他们这些普通人接触吗?

  有一次,有家双异能户打开大门出来,她只从大门口看了一眼,那屋里就跟个皇宫似的。

  之前不知道唐爱莲是异能者,她还大咧咧地说她不懂过日子,谴责她奢侈浪费,结果人家是异能者,异能者啊,哪个异能者不是高高在上,过豪奢的日子?

  她们这些军嫂能在这个基地里过上住别墅的日子,

  唐爱莲刚才用煤油炉,那也是因为今天人家请客,不愿意太高调吧?

  这么一想,唐爱莲的形象就在华姐的心目高大起来。同时,也自卑起来。但马上,她又高兴了,她跟异能者交朋友了。

  忽然,她又想起了自己去帮唐爱莲领回来的蜂窝煤,有点尴尬起来:“那个煤,你应该不需要吧?那个,刚才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异能者。”

  唐爱莲微笑着拢了一下头发:“不要紧,偶尔用一下煤也不错。”

  她真的有点受不了这个邻家大姐般的热情,所以暴露一点能力也不错,这样一来,她以后不会再在自己面前充领导,将自己的观念和习惯强加给自己了吧?

  华姐其实是个很好的人,热情爽朗,也大方,还乐于助人,只是,唐爱莲不喜欢而已。

  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凤鸣还没有回来,军嫂们却陆续都到了,除了之前来过的十二个人,又增加了七人,加上自己恰好是二十人,正好两桌。有几个军嫂带了孩子,不过只是在旁边加几个小板凳就够了。

  看来,也不是每家都有人来。

  也不对,华姐说请的是军嫂,她们的丈夫应该是特工组的人,记得凤鸣说过,特工组的也就一二十人,看来应该是都来齐了。

  众军嫂们跟华姐一样,每人带了一张小椅子,拿着碗筷。看来,吃燎锅饭带碗筷和板凳是“约定俗成”了。

  依然是由华姐介绍了后来的军嫂,也依然是以介绍对方的爱人军衔为主。只不过,众人都发现,一开始一直以军嫂领导自居的华姐,在介绍唐爱莲时,态度变得恭敬起来。

  众人都不由奇怪:这个新来军嫂的爱人不是跟她爱人一样是少将吗?没必要对她恭敬吧?

  后来有人提了下唐爱莲的希望集团和希望园,大家才恍然大悟。

  但钱丽萍却在心中奇怪:这个华姐会因为唐爱莲有钱对她恭敬?她可是个不怎么看重钱的人,否则也不会将工资的一半拿来扶助失学儿童了。

  而且,之前唐爱莲暴露出自己是希望集团老板的时候,也没见华姐对她那么恭敬。

  她感觉,她们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中午饭虽然闹闹嚷嚷地,但大家都吃得很快乐。

  唐爱莲也觉得很高兴,人生需要安静,需要独处,但偶尔也想热闹一下。

  只是,吃到一半的时候,门被拍响了。

  唐爱莲的念力第一时间扫出,发现一个怒容满面的四五十岁的女人正站在门外,用力拍着她家的大门。

  再一看,院门早被人打开了。今天因为请客,因此,院子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要进入别人家的院门,总得先在外面敲一下门吧?

  这个老女人直接进入了自家院子,还用力拍着自己的房门,实在有点无礼了。

  她还没来得及过去打开大门,离门最近的华姐已经把门打开了。

  “谁——原来是曹婶啊,快过来一起吃点。”

  华姐纯粹就是习惯招呼了,但一说完,又感觉自己越俎代庖了,连忙看向主人:“这是阿春的婆婆,大家都叫她曹婶。”

  其他军嫂也站起来。

  曹婶却理都不理她,而是将目光朝着餐厅里坐着一扫,准确地盯住了坐在靠厨房一桌的一个二十五六岁名叫阿春的军嫂。

  她也不管这里众多的人在吃饭,而且,她从外面来,完全不顾唐爱莲家铺着地毯,穿着胶鞋就踩了上去,冲进去就要去抓那位军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