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闹场

  “吃吃吃,家里一大家子人都不管,只顾你自己吃,快给俺回家煮饭去。”

  那曹婶一边说着,一边去抓阿春的碗筷,直接赶阿春:“快回去吧。”

  阿春哪里肯走,她连忙将碗筷往自己身后躲:“家里的饭菜俺都煮好了,放灶上热着呢。”

  “饭菜煮好了就行了?你不回去替大家舀饭,让谁来舀?这里俺替你了,孩子由俺管着,你快些回去。”

  “不行啊,今天我们军嫂们聚会呢,妈您又不是军嫂,还是您回去吧。”阿春不想走。

  “你骗谁呢?”阿春婆婆一伸手就要打阿春:“什么军嫂聚会,今天这里分明是燎锅底,每家来一个,又没规定是军嫂才能来。”

  阿春身子一退就让开了,几个军嫂有意无意挡住了曹婶,不让她过去打阿春。

  曹婶跳脚大骂:“你这个死女表子婆,好,你给我躲,我看你躲到什么时候,你躲就不要回我张家去。”

  ……

  唐爱莲就问旁边的华姐:“这大妈是”

  “曹婶是阿春的婆婆。阿春的爱人是乡下来的,叫张学军。开始几年,跟着张学军住这里的人是他的父母,大家都以为小张还没结婚,所以才带着父母来。后来有天他妻子带着五岁的孩子找上门来,才知道,原来他爱人阿春被留在家里种田。”

  唐爱莲惊奇了:“爱人孩子留在农村种田,把父母接到基地跟着他过日子?”

  “是啊,阿春来的时候,这大妈还要赶她回去呢,说小张一个人的工资,养不下一大家子人,让她带着回家种地去。”

  “就没人帮阿春说话?”唐爱莲看了华姐一眼,她那么热心,不应该帮阿春说话吗?怎么都老实坐在这里,不去管那大妈的事?

  “说啊,我那时就说过他们,这秤不离砣,公不离婆,哪个不是老婆孩子来随军,哪有老婆孩子不随军,却让父母随军的道理?

  那大妈却说,俗话说养儿防老,养大了孩子,不就为了让孩子给自己养老吗?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跟在儿子身边,谁来给他们养老?

  阿春说,她不要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里种地,因为她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种地,根本就忙不过来,再说,孩子有个头痛脑热什么的,还没人帮忙。

  婆媳两个说的都有道理,谁也压不下谁。最后,在我的调解下,大妈才勉强同意让阿春带着孩子留下。只是,这大妈偏又总是摆婆婆架子,平时家里的活计,全都丢给媳妇。自己什么也不住。就连一天三餐饭,都要媳妇把饭舀到手里。

  她们婆媳俩经常闹矛盾,大部分都是婆婆在欺负媳妇,想要把媳妇给赶回农村种田去。毕竟,小张一个人的工资,养六个人的话,实在有点够呛。我都不知道给她们调解多少回了,累了,不想管她们了。”

  唐爱莲这才恍然,难怪,天生热情过度的华姐,居然不去管阿春的事。

  她发现,跟这曹婶比起来,她奶奶算是很讲道理了。想到奶奶,她才发现,她已经差不多十年没回去看奶奶了,奶奶对媳妇不怎么好,但对孙子孙女还是不错的。

  她的注意力又放到曹婶身上,见她已经抓住了阿春,要把她拉出屋去。

  她叹了一口气,这里是自己家里啊,这事华姐摆明了不管,她自己却是不得不管了。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她当然不会去管她们婆媳之间的事。

  她皱着眉头看着那大妈踩脏的地毯,冷冷地说:“这位是曹婶是吧?你踩脏我的地毯了。”

  曹婶还以为唐爱莲是来给阿春撑腰的呢,都作好了准备,要跟唐爱莲讲一番孝道了。谁知道,唐爱莲根本不管她对还是阿春对,直接指责她踩脏自己的地毯。

  她低头一看,这华贵的羊毛团花地毯上,印着几个泥印。

  但是,她哪里肯承认:“你这姑娘,这屋里这么多人,你怎么就认定了是俺踩脏的呢,你是不是欺负俺是农村来的老百姓啊?没有俺这些农村老百姓,你们这些城里人吃屎啊。

  你这孩子才十六七岁吧?这里是你爸爸妈妈的房子?俺跟你这个小孩子没话说,把你爸爸妈妈叫出来,俺要问问他们,凭什么欺负咱农村来的老百姓。”

  唐爱莲心中厌恶,这个大妈很懂说话啊,居然绑架了老百姓。

  在发生蜂窝煤的事后,唐爱莲就考虑到了这地毯的问题,总不能让所有人一进来就脱鞋吧,最开始众军嫂来,都只站在门口说话,不敢踩进来。

  因此,她干脆将地毯往里移了一下,从客厅到餐厅留出了一条过道。而餐厅是没有铺地毯的。

  众军嫂发现这过道之后,都很注意,不踩到地毯上,直接由过道进入餐厅。就算有几个来得早的在客厅坐了一阵子,也是将鞋子脱掉再走进客厅。

  但这个曹婶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明明有那么宽的过道偏不走,却往地毯上踩。一步一个脚印,踩的都是胶鞋印。

  唐爱莲也不顺着她的话去跟她辩驳是不是欺负农村老百姓,而是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要踩脏我的地毯?”

  曹婶不加思维就答道:“谁让你这屋里这么漂亮,尽搞资产阶级小姐那一套。你看看,这大彩电,有27寸吧,俺家才看黑白电视。这大门上,还雕着花,这椅子,雕那么多花干什么,这得费多少钱啊。

  还有,你看看,俺家连盖的毯子都没有,你却把这么好的地毯铺在地上。俺就要踩,要狠狠地蹀脏它,要不难泄俺心中之气。”

  “你这是嫉妒我家地毯了,所以故意要来踩脏它?”唐爱莲冷冷地问。

  曹婶点着头:“对对对,俺就是嫉妒了,所以要踩脏它。还有,你们请客,为什么要请这个女表子婆来?这不是没大没小吗?老实说,俺今天来就是来闹的,闹得你今天办不成酒,闹得你们以后都不敢请阿春这个死女表子婆。你们以后请酒,都得请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