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换个媳妇

  曹婶似乎也发现了吓着孙子了,连忙对孙子扯开嘴角笑了一下:“小胖乖。”

  华姐没了孩子的负担,马上站直了,指着曹婶就批评起来:“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你知不知道,刚才我若是跌倒了,你的孙子也有可能跌伤?你太不顾全大局了。”

  “顾全大局?俺一个农村来的老百姓,要顾什么大局?我倒是觉得奇怪,你一个女人家,不在家服侍好自己的爷们,却跑到俺家来呈什么威风?别以为你丈夫当个官,你就也是这帮婆娘们的领导了。在俺看来,你个屁都不是!”曹婶阴阳怪气地说。

  凤鸣见唐爱莲的注意力张学军家吸引,也把念力放了出去,听到这里,不由好笑:“这个华姐可是军嫂的头,平时哪个军嫂家里有点什么,她都帮着出头,没想到今天跟张学军的母亲顶上了。我看她啊,这次可要气得够呛。”

  果然,华姐被气着了。

  不过,她虽然气着了,却并没有被曹婶的话引着走,而是指着房子说:“我告诉你曹婶,这房子可不是你们张家是,是公家的,是分配给军嫂住的。你不是军嫂,你没资格住这里。你还想赶阿春走?阿春走了,这房子马上就给你收回去,你信不信?”

  唐爱莲听到这里,问凤鸣:“华姐说的对吗?这房子是分给军嫂住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咱这大别墅其实也是属于我的?”

  凤鸣将下巴搁在她头发上,闻着她头发的气息:“也对也不对。特工组的成员没有结婚,的确不能分这里的房子,在平常人看来,特工组的成员工作性质很危险,让家属住这里,也是保护她们的意思。所以,华姐说这房子是分给军嫂住的也对。

  但若是没有张学军,阿春没机会住进这里的别墅。”

  唐爱莲用头顶了凤鸣的下巴一下:“你是想说,没有你,我没机会住这里吧?”

  凤鸣连忙投降:“当然不是,我老婆能干得很,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加入特工组或者龙组,这里的房子,分分钟能住进来。”

  唐爱莲的注意力又放到了张家:“你不觉得这个曹婶很奇怪吗?按理说,华姐的爱人是特工组的副组长,张学军属于特工组的人,受华姐的爱人管,就只为了让她儿子在领导面前有个好印象,她也不能这样对待华姐。

  还有,刚才她推华姐出去的时候,很是用力,可没有一点顾及孙子的意思,要是没有阿春扶住华姐,恐怕华姐就跌倒了。华姐跌倒,被华姐抱着的她的孙子能好?

  不仅仅是现在,就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进来,也没有一点顾及孙子的意思,她似乎就根本不管孙子。虽然后来想起进行了弥补,但我看着,她对孙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

  而且,我还听华姐说,她在家也是不带孙子的,完全就是一个地主家的老太太样子,什么活都不干,就坐等吃饭,连吃饭,也要阿春帮援舀到手上。

  还有,都不为儿子着想不仅仅表现在一点都不尊重儿子上司老婆这件事上,她和她丈夫明明还不到五十岁,在农村都还算得上一个劳力呢,可他们却就这么住到了儿子家里,让儿子养着。

  她儿子的工资应该还不到五百吧?她儿子一个人的工资养着六口人,可她还每个月问儿子要一百块钱寄给她的娘家,全然不管儿子是不是能够承担。

  这样的母亲,你不觉得奇怪?她甚至给我一种感觉,她根本就不是孙子的亲祖母。可惜刚才在我屋里的时候,我没有看看她跟孙子的血脉。”

  凤鸣听唐爱莲说着,一开始并不重视,但越听就越感觉有点不对了。

  如果这个曹婶不是孩子的亲祖母,那就有可能不是张学军的亲母。

  这里只允许军属住进来,本就是为了安全着想,若是这里混进了一个特务

  他想了一下,说:“等小张回来后,你去他家里串一下门。看看这个曹婶跟张学军是不是母子。”

  唐爱莲有点郁闷:“我今天中午才让小青将曹婶拎了出去呢。我去串门,恐怕连门都进不了吧?”

  凤鸣亲了她一下:“我老婆那么厉害,用得着进门才能看清血脉吗?”

  “好吧,等小张回来,你叫我。”

  张家那边,曹婶听华姐说赶走阿春,就要将房子收走,根本不信:“你当俺小孩子啊,分配给俺家学军的房子,怎么还可能收走。明明是因为俺家学军的工作才分配的房子,那就是属于俺学军的,而俺是学军的妈,就房子就是俺的。”

  “呵呵。”华姐笑了一下:“等你们学军回来,你就问问他,没结婚的那些同志,有没有资格住这里的大别墅。告诉你,那些小子都住单间宿舍里呢。要不是结了婚,要不是为了保护他的妻小,他张学军能住进这里来?所以才说,阿春才是你们学军住进这里的关键。”

  唐爱莲听到华姐这话,心中格登一下,恐怕,她透露了不该透露的东西了。特工组的人都是特殊人才,特殊人才的孩子肯定也有一定的几率能遗传到父母的基因。因此,必须加以保护起来。

  但这种事,应该是秘密,可华姐这个大嘴巴却给说出来了。

  如果曹婶真是张学军的母亲还罢,就怕她不是,就怕她的嚣张和粗鄙都是保护色。

  不过,她都已经住了进来,恐怕这点秘密她早就已经掌握了吧能住这里的人,都是不同寻常。

  曹婶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她只是“哧”了一声,说:“俺就不信,没了屠夫佬,就吃连毛猪,没有阿春俺就没房子住了。最多,换一个媳妇罢了。”

  说着,不屑的眼光扫了阿春一眼。

  阿春听到婆婆说出换媳妇的话,脸色刷地变得雪白。张学军非常听母亲的话,如果婆婆坚持要换媳妇,恐怕张学军还真有可能将她换掉。

  华姐见这曹婶轻易说出换媳妇这样的话,对这个女人更加讨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