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报案

  一声尖叫,将家属区的众人从午睡中惊醒。

  传出尖叫的是张学军的家,这个时候是九零年,还是遇事向前的年代,睡午觉的众人被惊醒之后,都纷纷感觉奇怪,张家发生什么?

  众人涌向张家,大家发现,发出尖叫的是张学军的妻子阿春。此时,她正在一楼的主卧门口,双手捂住耳朵,大声尖叫。

  从大大打开的一楼主卧门看去,屋里睡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睡在床,男的倒在床前,这两人正是张学军的父母。

  “怎么回事?”

  “阿春的公婆怎么啦?”

  “好象死人了。”

  “是阿春的婆婆死了吗?今天中午才被那个凤家的保姆拎出去。”

  “床前那个是谁?”

  “好象是阿春的家公吧?”

  “怎么那么年轻?”

  “是啊,不超过四十岁吧?”

  “阿春的婆婆都五十多了吧?”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那个男人头顶的洞是怎么形成的?”

  “是啊,真奇怪,要是被人打了个洞,死了人,那皮骨怎么都往翻呢?”

  “我看着这洞倒象是从里面往外冲来的呢。”

  “胡说,哪有东西能从头顶冲出来了?难道他头里还生了东西不成?”

  “谁知道呢?”

  ……

  令人奇怪的是,阿春这么尖叫,床的曹兰英居然都没有醒。

  而床下倒着的那个,他头顶似乎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冲开了一个洞,有人前去检查,发现是床的曹兰英只是睡着,而床下的人头顶有洞的人却已经是死了。

  唐爱莲最先没有打算杀那个曹兰英,只是留了念力在她的识海,控制她进入了深度睡眠。准备回来跟凤鸣商议之后,再决定她的死活。

  后来,唐爱莲读取了她的记忆之后,发现她手居然有条人命,还是她自己的原配丈夫。另外,还换走别人的儿子,造成别人父母儿子分离,算是有取死之道,她要了她的性命,也不会被天道惩罚。

  再想到她今天到自家闹场,又欺负军嫂阿春,杀了她,正好给阿春灭掉一个祸害。

  只是,唐爱莲进入张家后,还来不及取她性命,就出了阳明祥一体双魂还想夺舍唐爱莲的事,因此,倒是留下了曹兰英一命。

  只是,此时众人见这屋里闹嚷嚷的这么吵,曹兰英依然还在睡觉,都纷纷觉得奇怪。只是,闯过床前有个死人,也没有人敢越过死人去叫醒她。

  很快地,阿春终于冷静了下来,停止了尖叫。

  华姐终于挤到了前面,她拉着阿春的手问:“阿春,我不是送你进屋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阿春看到华姐,似乎才看到了主心骨,她抹着眼泪“吓死我了。你送我回来,我就了楼,哄儿子睡觉。我刚刚刚醒了,见儿子正睡得熟,便想着今天中午还拿回了唐嫂子家的锅,没还给人家呢。

  我悄悄下了楼,进了厨房,唐嫂子的锅还顿在案板,便将锅里的菜倒到自家锅了,冲洗后拿着锅去还给唐嫂子。

  走过家公家婆房门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房门大开,觉得奇怪,他们平时都不开门的,怎么今天睡个午觉还开着那么大门呢?还诡异的特安静。

  于是,我就想看看,顺便帮他们把门关。谁知,我走到了房门口,往里一看,就发现婆婆还睡在床,而公公却倒在床前。让人害怕的是,公公的头顶居然开了个大洞,人已经死了。我就吓尖叫起来,你们就来了。”

  华姐问:“这么说,他怎么死的你不知道?”

  阿春摇头:“我不知道。我今天从唐嫂子里吃饭回来,还是您送我回来的。那老我婆婆当时还不让我进来,是您帮我据理力争,才进了屋。我当时直接就楼了,也不知道楼下发生过什么事。不过,我真的没有听到半点声息。”

  华姐听着这话,有点暗恨:“你怎么,唉。”她转头问众人:“可有人去报案啦?”

  所有人都摇着头。

  华姐冲回春风刚想说话,发现她身边还跟着小豆巴鬼,只得又转向包金玉道:“小包你去报后勤处告诉小申,让他去办公室报一下案,就说张学军的父母曹兰英夫妇出事了。”

  等包金玉走后,她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阿春:“你刚才没走进去过吧?”

  阿春惊魂未定:“我没走进去,我没敢”

  见到公公头顶一个洞,脸是死人色,她哪敢进去?华姐,我好怕。”

  “很好,没进去过就好,里面应该没有你的脚印。别怕,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

  华姐一边安慰着阿春一边将众人往外赶:“大家注意,别进去破坏了现场,要是你们走得太进,留下脚印被人当作嫌疑人就不好了。”

  众人听华姐这样一说,之前不想往后退的,此时登时急急往后退。特别是之前走进过房门口,趴着门框往里看的人,一走出华姐划出范的围后,连忙将脚底翻来看,然后又看看地的脚印,就怕自己的脚印留在现场,虽然自己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毕竟麻烦。

  “还好还好,我没留下脚印。”

  一时众人纷纷仿效,检查自己的鞋度和屋里的脚印。

  发现没有自己脚印,便纷纷松口气。

  而房门口,自然就被让了开来。

  唐爱莲看着华姐处理问题,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华姐的自来熟性格,但这个基地的确需要华姐这样的热心人。

  也许,是因为自己是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的吧。其实,在七八十年代,她那些哪怕是替自己作主的做法也无可非议,她是真心认为自己是为了别人好。这样的女人也往往是最受欢迎的。

  只是,唐爱莲的耳边,又飘过曹兰英那句话:“你还是多操心自个儿的事吧,我可是听说,你那个守寡的好朋友跟江领导一同执行任务了呢。”

  部队很快派了人来,查看了那阳明祥的情况之后,马打了电话,不一会,又有穿着便服的人来了。

  唐爱莲的念力一扫,就发现那人身有灵力波动,是个修士。看来,那些人也知道阳明城的死并非意外,而是修士在特殊情况震破天灵盖逃走元婴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看不看得出,逃走的元婴并非一般元婴,而是一个融和了元神并且已经成长到大乘的元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