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军法处置

  之前凤鸣给阿莲传音,是让她借着曹兰英的口,说出自己想要她说的话。可现在,凤鸣怎么不知道,这回答他话的人,根本不是唐爱莲控制着曹兰英说的,而是曹兰英自己在说了。

  因为,如果是唐爱莲控制她说的话,她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

  这个人绝对不是他的阿莲。也就是说,阿莲控制她,并非是代替她说话,而是让她自己说话。

  也就是说,唐爱莲对曹兰英使用了催眠真言术,也不怕她说出的话合自己的心意。

  只是,凤鸣没想到,这个曹兰英的感知那么敏感,昏睡之后,居然还能感受到身边的人变了,变得不是自己的丈夫了。

  那么,她能感受到那个变得不是她丈夫的男人跟唐爱莲主宠三个打架吗?

  他现在突然有点担心起来:她不会说出不该说的话吧?

  他可不想将阿莲扯到这个事件中来。

  幸好,曹兰英似乎受到了刺激,说出那个人杀死了阳明祥之后,就抓着头发大哭,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凤鸣给唐爱莲传音,让曹兰英陷入了昏睡。

  而特工组的两个人却为张学军担心起来,他的父母居然是特务,他会有问题吗?他还能留在特工组吗?

  龙组的人在担心:曹兰英的口供,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让问题更加扑朔迷离了。

  “从曹兰英的话里,证实了原来的阳明祥并不是那个震破天灵盖的元婴高手。”

  凤鸣看了看众人,接着说:“元婴高手从阳明德的身体里震破天灵盖出来,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那个元婴高手原本就住在阳明祥的身体里,也就是新副组长所分析的,他是一体两魂。但这种情况无法解释,他都已经住进去了,两者相安无事,他为什么会震破天灵盖逃走。”

  “第二种情况,那就是阳明祥发现了什么东西,就象捞到瓶子的渔夫一样,他放出了魔鬼,那个魔鬼就是我们说的元婴高手,他进入了阳明祥的身体里,意图夺舍。”

  “可是”新副组长想说,不是说,凡人身体承受不起元婴高手的灵魂吗?

  凤鸣似乎明白新副组长想说什么,继续说:“你们注意看一下,就会发现这个阳明祥虽然只是个凡人,但他的身体非常坚固,他的骨骼相当于筑基期修士的骨骼。”

  新副组长自己是筑基巅峰,听凤鸣这样一说,他也发现了,这个阳明祥的身体虽然没有半点灵力,但他的身体确实非常坚固。

  他马上想到了什么,分析说:“那个元婴高手应该是发现了阳明祥身体的不同,这才敢在出来后夺舍。至于为什么夺舍不成,却震破阳明祥的天灵盖逃跑,应该是阳明祥的脑海里有着让那个元婴高手感觉危险的东西,或者那个阳明祥的灵魂非常厉害,让那个元婴高手不得不震破阳明祥的天灵盖逃走。”

  凤鸣的脸上露出笑容:“新副组长的分析能力很厉害。你的分析,应该**不离十了。”

  嘿嘿,这样一来,你们就永远不会想到,是阿莲将那个寄居阳明祥身体的家伙给吞噬了。也不会知道,这个湖里,还有着两个大能者留下的宝贝。

  而且,这些话还不是自己说出来的,而是龙组的新副组长说出来的。

  新副组长得到凤鸣的称赞,也是十分高兴。只是,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那个元婴哪去了?”

  凤鸣不屑地:“咱们的军属基地可是有阵法的,一个不知道哪个时期留下的元婴,还能有多大的本事?能从阵法里跑出去?再说,没有肉身保护的元婴,就算是你遇上,也能将它抓住。”

  凤鸣打算让阿莲进来养胎的时候,就花了十几块仙石,将这里的阵法加强了。就算真有什么元婴,也逃不出这个阵法。

  新副组长了然:是啊,元婴没有了身体,还有什么可怕的,一个没有肉身的元婴而已,自己怕什么?

  至于这个家属基地的凡人们,就更不用怕了,因为脆弱的身体,是承受不住元婴的,他绝对不会找凡人的麻烦。

  可他不知道的是,凤鸣说的元婴,只是普通刚结成的,必须依靠身体才能成长的元婴,可今天他们遇到的这个元婴,是一个融合了元神,并成长到了大乘期的元婴,就算完全离开身体,也可以以化身生活。

  凤鸣又说:“虽然说不怕他,我还是去启动内层的阵法,早点那个入侵者给干掉。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是啊,眼前的凤鸣,这次回来后,居然又暴露出了阵法师的信息,让人连嫉妒都没法嫉妒。也就江峰那样的武者,才会以为自己跟凤鸣差不远吧。

  龙组的人,哪个敢不把凤鸣放在眼里?

  凤鸣说着,交待了特工组的两位组员:“小李,你马上把有关江副组长的材料秘密交给特首。注意保密,尤其不得泄露给江峰知道,否则军法处置!”

  江峰跟他不对付,这材料自然不能由他交上去。相信特首收到江峰手下小李交上去的材料,自然知道怎么处理江峰的事。

  反正,无论怎么处理,他都不会管就是了。他的任务就是调查特工组泄秘的事,如今已经算是真相大白,按理说,应该还有后续对江峰的调查工作,以及对费如玉的抓捕工作,但因为他跟江峰的关系不太好,如今扯上江峰,他正好把事情直接踢回给特首,而他自己,已经打算着要跟妻子好好过二人世界了。

  小李有点为难,江峰可是他的上峰,可凤副组却要他来把材料交上去。似乎有点不太好。小陈点醒他:“江副组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恐怕很难还有机会留在特工组了,你还管他干什么?更何况,凤副组还给了我们这个。”

  小陈拿出聚元丹的瓶子晃了一下。

  虽然凤鸣没有跟他们说什么,但他们收了他珍贵的丹药,就不能不为他做事,更何况,他并没有让他们做假,只是要求他们将今天曹兰英的口供如实上交而已。

  小李心中暗叹,江组啊,不是我不帮你,若是我帮了你不被军法处置,恐怕我自己就得被军法处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