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找上门来

  家里所有的事之中,阿春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帮婆婆洗澡了。

  见阿春的脸色不是太好,马上就把手指戳到了她的额头:“怎么,看到我回来了,还一副不欢迎的样子?是不是巴不得我回不来啊?你这毒妇,你有那个资格不欢迎老娘吗?老娘告诉你,你的那个什么靠山已经倒了,以后你给我把招子放亮点。”

  阿春连忙辩白:“我没有。我只是看到您回来太高兴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哼,谅你也不敢。还不快去给我烧洗澡水。”曹兰英见儿媳妇小家子气的样子,又气不打一处来:“动作快点。我儿子那么个神一样的男人,怎么就娶了你这个小家子气的女人,整天做出那个样子,做给谁看?还是想勾搭谁来?”

  阿春差点哭了。

  要不是她在村里带着个小孩子没法种田,她真不想来这里跟这个婆婆住一起。

  发现摆在桌子上的菜除了豆腐就是青菜,又骂开了:“怎么没有肉?”

  阿春委屈地:“钱都在您手里呢,我哪有钱买肉。”

  “那天中午吃燎锅底饭不是拿回了一锅肉吗?”曹兰英恶声恶气地问。

  阿春更委屈了:“妈,吃人家唐嫂子的燎锅底饭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六天了。现在天热,哪里能放这么多天。所以,我当天就分给几个军嫂吃了。”

  “你个败家娘们,六天怎么啦?把肉串起来烘干,放个十几天没问题。”

  阿春叹气,不知道怎么说了。

  曹兰英见她不出声,以为自己成功降住了她,又开始对她颐指气使起来:“看什么看?还不去帮我把热水提到卫生间,帮我把干净的衣服拿过来。然后帮我搓背。”

  阿春涨红了脸:“我——”她实在不高兴帮婆婆洗澡。她又不是真的老到动不得,那是没办法。可现在,她婆婆才四十八岁呢。

  让她帮洗澡,这是完全将她当作仆人用呢。

  就算有些人家屋里的保姆,也不用帮主人洗澡吧?

  正在此时,儿子哭了起来,总算是为她解了围:“我去看看阿正。”

  “看什么,又哭不死人。先帮我洗澡!”曹兰英怒道。

  居然说哭不死人?这,这真是一个奶奶说的话吗?

  阿春诧异地瞪大了眼:“我儿子在哭。而且,他也是你孙子!”然后不再理曹兰英,跑上了楼,去看睡在床上的儿子了。

  曹兰英被阿春顶得愣了一愣,这才想起,那个小仔子,可是她名义上的孙子。

  她不可能公开跟女儿的关系,最多,她只能从女儿那里得到一些钱。因此,她以后都只能依靠张学军这个偷来的儿子。

  因此,哪怕跟“儿子”和“孙子”再没有感情,她也得装一下。明明之前她一直都装得蛮好的,今天怎么就忘了装呢?

  看来自己是被阿春这个蠢女人给气昏头了。

  只是,当阿春打理清楚儿子,抱着下楼来准备吃饭的时候,他们家的院子的门又被拍响了。

  曹兰英心理上都有点阴影了,让阿春:“你出去看看是什么人,要有点眼色,看着不是好人的话,就不要放人进来。”

  阿春心中郁闷,她哪里能够一眼就能看出好人坏人?你那么有眼色,自己去看啊。但她还是走了出去。她怕儿子留在婆婆身边不好,手上还抱着儿子。

  曹兰英虽然没有出去,但她还是透过栅栏看到了外面来人,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她怎么找上门来了?

  院子门外是一对大约四十岁多岁的中年夫妻,男人儒雅,女人温婉。

  阿春走出来,却不开门,而是隔着院子的铁艺门问:“请问你们找谁?”

  家属基地就这么些人,有些军嫂整天没事做,有点点事就跑来围观了。更何况,阿春家里这段时间可都在大家的视线范围内呢。

  这不,一见有人来找阿春家,马上就有人围观了起来。

  院子外面的女人却看着阿春问道:“请问,这里是张学军的家么?”

  阿春见是找自己丈夫的人,刚想打开门,又想起曹兰英的话,又问:“你们找我爱人有什么事?”

  那温婉女人听阿春说是张学军的爱人,眼睛盯着她手上只有两岁不到的儿子,带着惊喜:“这是张学军的儿子吗?”

  阿春点了点头。

  女人惊喜地:“咦,阿荣,你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有点象你小时候的相片啊?”

  那儒雅男人也看着阿春的儿子阿正:“是有点象我小时候照的相呢。”

  阿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不知,屋里的曹兰英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却是面若死灰:他们终究还是知道了。

  是的,曹兰英明白,张学军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了。只是,她觉得奇怪,是谁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在这里的呢?

  她非常肯定,当时跟她一样在牛棚里产子的张学军的母亲,是不会楚自己生的是儿子而不是女儿的。

  当年,她怀着第三个孩子,因为婆婆说是个女儿让她去流掉,丈夫也相信母亲的话,逼她打胎,八个月的孩子啊,她舍不得,只好逃了出去,东躲西藏了一个月,终于在一个牛棚里生下了第三个孩子。可这承载着她满怀希望的孩子,还是一个女儿。

  正当她绝望的时候,一个大肚子女人进入了牛棚里临产,她为那个女人接生下了一个儿子,可当那女人问她,生的孩子是男是女的时候,她回答那女人,生的是女孩。

  那女人实在太累,得到结果便昏了过去。

  而她也得已抱着那女人生下的儿子回了家。

  二十多年来,如果问曹兰英最怕的一件事是什么,她肯定会说,最怕的就是当年在牛棚里生孩子的佑派姜兰找上门来跟她要儿子。

  但她又觉得,姜兰肯定不会找上门,因为,她当年应该不会认为自己说她生了个女儿是撒谎,既然以为自己生的是女儿,醒来时身边又一个女儿放在身边,她怎么可能会无端怀疑,自己的孩子被人换过了呢?

  除非,有人告密!nt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