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认贼作父

  姜兰却好脾气地摇头:“我没认错,当年你躲到我住的牛棚里生下了一个孩子,其实我一开始就躲在外面,因为你是躲着人生孩子,我不怕被你发现你肯定又躲开,而生孩子这种事,谁家也不会接纳你,只得躲在外面,准备第你生了孩子,带着孩子走了再进去了。

  你当时生了个女儿,非常绝望,叫着老天咋就不给你的孩子留条活路。说你婆婆已经弄死了你两个女儿,知道你又生了女儿,肯定不会放过,说你丈夫知道你生了女儿,肯定又会打你,孩子肯定又会被溺死丢林子里。

  你正在左右为难,要不要带着孩子回去。我听刚要进去劝你,不要抛弃孩子的时候,却因为在外面蹲得太久,一下站不起来,坐了屁股蹲,肚子就痛了起来。”

  曹兰英目瞪口呆,她是真没想到,她进入牛棚躲着生孩子的时候,姜兰就在外面看着。真那样的话,那她生了一个女儿还悲痛欲绝自言自语的事,还真被她听去了。

  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她生的是女儿,却带着儿子,她死不承认还有用吗?

  姜兰回忆着当年的情景:“我当年是第一胎,不象你是第三胎容易生,我生了很久才将孩子生下来。我问你,我生的是男是女,你眼光躲闪了一下,说是个女孩。我当时实在太累,就昏睡过去了。

  可我没想到,我醒来使,你已经带着孩子走了。我当时就有了怀疑,因为生的是女儿,你明明是不想将孩子带回去的,怎么就那么着急连夜带着孩子跑了呢?我身边放着个女婴,我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养了起来。

  只是,这个女婴越长越不象我和老丁,反而是跟当年躲在牛棚里生下女儿的你越长越象。我也怀疑,你是连夜走的时候,抱错了女儿了。

  我也想过,你是故意偷换我的孩子。也许,当时我生的不是女儿,而是一个儿子,所以才遭致你的觊觎,偷换我的儿子,才会连夜逃走。恐怕,你在帮我接生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我生下的是儿子,你就要偷偷带走,所以,才在帮我接生下儿子的时候,告诉我,生下的是女儿吧?

  别的不说,光是凭你明明生的是女儿,如今却带着的却是个儿子,而且,还都是二十八岁。光是这一点,就可以证明是你用自己的女儿偷换走了我的儿子了。更何况”

  姜兰说道这里,忽然咳了起来。

  众人看向曹兰英。是啊,她当年生的是女儿,但现在带在身边的却是儿子,这本身就是个大问题了。

  丁荣连忙帮着姜兰轻轻拍背,接口说到:“我得到消息,我妻子当年牛棚产子生的是儿子,之所以变成女儿,是因为被人偷换走了。

  我并非是重男轻女的人,对我来说,儿子女儿都一样,只要是我的血脉,我都喜欢。只是,无论是谁,都希望跟自己亲人骨肉团圆。我自然不希望跟自己的亲生骨肉分离,也希望小萍找到她的亲生父母。因此,我马上拿着女儿和张学军的毛发去做了亲子鉴定,最后确定,张学军的确是我们的儿子,而丁萍却不是我们的女儿。”

  丁荣说到这里,拿出了亲子鉴定书。实际上,他还拿到了曹兰英的毛发,做了她跟丁萍的鉴定,已经证明了,他当作眼珠子一样养大的女儿,其实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的骨肉。

  众人看着那张亲子鉴定,纷纷议论起来

  “作了亲子鉴定啊,这就没假了。”

  “是啊,原来,曹婶曹兰英真的是偷换了人家儿子。”

  “那个张学军不是要改姓了?”

  “这个自然,以后是丁学军了。”

  “那曹兰英不是白帮人养了儿子?”

  “人家也替她养了女儿呢。”

  “是啊,公平合理。”

  “合理个屁,这张学军是儿子,那边是女儿。在农村,女儿随便丢着,长大了还能换份彩礼。儿子得好好培养,多花很多钱呢。”

  “那也是她自己换的啊。人家还不希得骨肉分离呢。”

  “是啊,令人家骨肉分离,总之是曹兰英不对就是了。”

  丁荣却没有理众人的议论,他转向阿春:“你的感应并没有错,你的丈夫的确是我们的儿子,你就是我们的儿媳妇。以后,你就叫我们爸爸妈妈吧。”

  说罢才想起老婆在身边呢,连忙向老婆征求意见:“阿兰你说对不对?”

  姜兰温婉地笑了笑:“当然。”

  阿春非常激动,她把儿子放了下来,朝着两人鞠躬:“是,爸爸,妈妈!”

  “好孩子。”姜兰拉着阿春的手,将手腕上的一只翡翠手镯抹到了阿春的手上。

  阿春惊慌地要捏撸下来:“妈”

  姜兰拦住她:“你叫我一声妈,就别跟妈客气了再说,你都给我生了个孙子了。这是妈给你的见面礼。”

  “谢谢妈!谢谢爸!”阿春能看得出来,姜兰是真心要送她礼物。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婆婆还可以这样好。

  而丁荣早在见到阿春将孩子从怀中放到地上的时候,马上就把孩子抱了起来:“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是别人抱他,阿正是肯定不让抱的,但懵懵懂懂的他却对见这个中老年男人很有好感,也不拒绝他抱起自己。

  此刻,见对方问自己名字,他马上答道:“我妈妈说,我长大后要行得正,所以,我叫得正,我妈妈叫我阿正。”

  “德正,不错啊,阿正,我是你爷爷。来,这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丁荣拿出一个玉葫芦,就挂到了孙子的脖子上。

  曹兰英见阿春母子当着自己的面就认了姜兰夫妇,心中大为愤怒。她毫不犹豫就朝着阿春扑了过去,伸手就要打她:“我打死你这个认贼作父的女表子!”

  众人很无语,认贼作父?亲子鉴定都出来了,人家认的这是丈夫的亲生父母好不好?

  阿春被曹兰英打习惯了,而曹兰英打人时向来不许人躲,否则,被她抓住会打得更厉害。因此,平时曹兰英要打阿春,阿春向来都不敢躲。

  习惯屈服于曹兰英的淫威的阿春,一时竟然忘记了躲开,而只是抱住了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