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不屑

  只是,意想着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抬头偷看,才发现婆婆挺身而出,拦在她面前抓住了曹兰英打人的手。

  刚刚被曹兰英当作贼的姜兰,冷冷地看着曹兰英:“曹兰英,这是我丁家的媳妇,轮不到你来教训。”

  “什么你丁家的媳妇,这是我给我的儿子娶的媳妇。我要打自己的儿媳妇,关你什么事!”曹兰英再忍不住,低头就朝着姜兰撞去。

  姜兰的身体原本就不怎么好,哪里经得起曹兰英的冲撞?她想让开,却根本来不及让开,而丁荣手中抱着孙子,也来不及放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曹兰英撞向自己的媳妇儿。

  阿春见曹兰英死力撞向自己的婆婆,她感觉,如果婆婆被撞到,她就没有这么好的婆婆了。她下意思地冲了过去,拦在了姜兰的前面。

  下一刻,一股大力撞上她的胸口,她只感觉如胸口被轰击,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曹兰英跟着阳明祥炼过几天,虽然没有什么高深功力,但那样挟着她一百五十斤体重的全力一撞之力,至少有好几百斤的撞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更何况,阿春在张家被曹兰英搓磨得营养不良,身体也是非常单薄。因此,被撞昏,倒是一点也不让唐爱莲感觉奇怪。

  院子外面的军嫂们之前没有进来,只是因为这是人家的家事,不方便掺合,但现在见曹兰英行凶撞人,还把阿春给撞昏了过去,都冲了进来,一些人主动去扶阿春,一些人去拦又要撞上来的曹兰英。

  只是,彪悍的曹兰英又哪里是她们能拦住的?

  她拼力要冲向阿春,冲向姜兰,嘴里还大骂着:“你们放开我,我要打死那个认贼作父的死女表子,我草你娘的糊涂油蒙了心,认不清那个是你主子了。”

  众军嫂都在心中吐槽,原来,在她的心中,阿春根本就是个佣人,否则哪来的什么主子?

  “还有那个来抢我儿子的一对狗男女,我三寸脚板养大的儿子,你们也敢来抢,没门。我打死你们,我看谁敢来抢我的儿子!”

  众人又是一阵无力,刚才还是“贼”的丁氏夫妇,现在成狗男女了。

  而丁荣,在后怕之后便将孙子交给了妻子:“快安慰一下你奶奶,这个可是你亲奶奶。我去帮帮你妈妈。”便过去看阿春了。

  而接受了重大光荣任务,被奶奶抱在手上的阿正,则用颤抖的手拍着奶奶的背说:“奶奶不怕,阿正保护你。”

  他其实非常害怕那个正在骂人还要打人的奶奶,因为,那个奶奶没少打他的妈妈,甚至,有几次还想要打他,都是他的妈妈给挡了下来,但他挨了打。

  但再害怕,他也不能害怕,他是小男子汉,得保护亲奶奶。

  惊魂未定的姜兰果然被安抚下来:这果然是自己的孙子,亲的。虽然害怕得直打抖,却依然发出豪言壮语要保护她的亲孙子!

  跟嚣张得象个小皇帝的外孙比起来,这个亲孙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以念力观察着这一情景的唐爱莲心中暗叹,这就是华姐不在的坏处了。若是华姐在,在曹兰英伸手要打人的时候,就已经先让人将曹兰英给抓起来再说。

  这事跟自己有关系,毕竟,那丁荣夫妇,是自己叫来的,因此,她不得不出面了。

  下一刻,她就带着唐六唐七到了张家院子的铁艺门口。

  她也不多说,直接下令:“老六老七,你们去把曹兰英给我拿下。”

  唐老唐七一听,马上过去,将曹兰英给抓住了,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法再去伤人,她身体动不了,但嘴巴还能动,依然能够破口大骂,但这次,她的骂却是朝向了唐爱莲:

  “你又是什么b人,操的什么事,你的脸大是不是,敢管到老娘头上来!你他”

  下一刻,曹兰英就说不出话了,她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唐六点了她的哑穴。

  唐爱莲凑到她耳边:“曹兰英,你是不是以为,你设计杀你前夫的事,只有阳明祥知道?”

  曹兰英一僵,接着脸色就是一白,张着恐惧的眼睛看着唐爱莲,不敢再挣扎,但她心中还是在骂:夭寿的,居然知道我设计杀那死鬼的事,这人是鬼不错?不对,是狐狸精吧?长得很象狐狸精

  唐爱莲的的念头还留在她的识海里呢,她的腹诽,她又岂能不知道?她的声音再次在曹兰英耳边响起:“你若是再敢骂,信不信我让你永远失去你的声音。”

  曹兰英连在心里骂人都不敢了,只是,眼中的恐惧更甚:这个女人,连她想什么都知道,太可怕了!

  唐爱莲冷冷地用众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别说什么你三寸脚板养大的儿子,你是偷了人家的儿子来养,并非是人家儿子失散你捡到好好养着,偷来的儿子,你养再大都跟你无关。”

  此时的曹兰英,还被唐爱莲刚才说出她杀人的秘密给震撼着,全身僵直,说不出话来。

  唐爱莲朝着唐六:“把她送到管理处去。”

  “是”唐六答应着,将曹兰英拎了起来,往基地的后勤部那边去了。

  唐爱莲这才回过头来,看向丁荣夫妇。

  而丁荣夫妇见唐爱莲轻易就制服了曹兰英那样的泼妇,都是大为佩服。他们这样的知识分子,还真是有点难以对付那样的泼妇。

  丁荣连忙上前,朝着唐爱莲伸出手:“您好,我是张学军的生父丁荣,这是我的妻子姜兰,张学军的生母。”

  按理说,男女握手,应该由女人先伸手才行,但这男人看唐爱莲年龄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自觉占了个“长”的名头,因此便先伸手了。

  唐爱莲优雅地伸手与他相握了一下,就放开了,自我介绍道:“您好,我是随军的军嫂,姓唐,我丈夫姓凤,军衔中将。”

  话一说出,唐爱莲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军嫂介绍模式,介绍自己必搭带着说出丈夫的军衔。

  “原来是唐夫人。”丁荣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但紧接着,眼中就闪过一丝不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