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特殊惩罚

  唐爱莲委屈地:“这不是那个江峰找上门了嘛。你又在顿悟闭关,我不出去,难道任由他骂?”

  “他骂的是我,又不是你,你出去干什么?”凤鸣一听是因为自己而出去,更气了。她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她吗?

  她可是怀着孕呢!

  唐爱莲知道自己触了凤鸣的底线,她扑上去,搂住了凤鸣的脖子:“阿鸣,老公,爱人,我真的没事,这样的事,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你就看在我肚子里有四个宝宝的份上原谅我吧。”

  说罢,还在凤鸣脸上两边各叭唧了一口。

  凤鸣再大的火,也被唐爱莲的叭唧叭唧给灭掉了。

  只是,他不生气了,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唐爱莲。

  他抱住唐爱莲:“原谅你是可以,不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要不然,你以后还不上天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唐爱莲抱上了大床。

  唐爱莲悲催了:“不带这样的,你上次奖励我的时候,也是抱我上床,怎么惩罚也这样?奖励也是折腾我,惩罚也是折腾我,你到底是要奖励还是要惩罚我?”

  凤鸣邪笑了一把:“呵呵,你很快就知道,惩罚跟奖励的不同了。”一边说着,一边压了上去。

  唐爱莲很快就明白,奖励国惩罚的不同了。

  连续一天一夜没有下床,她才认识了凤鸣的强悍,那就是一个释放了心中魔鬼的家伙。

  不过,一天之后,她发现,护在胎儿周围的灵气又多了不少。那些灵气,都是属于凤鸣的。这些灵气,不仅仅是用来保护胎儿,而且,还供胎儿吸收!

  女修士也不愿意怀孕,最大的原因,就是胎儿会吸收母体的灵气,让母亲的功力不断下降。有的等到孩子出生,甚至会下降一个大境界。

  当然,一损一荣,母亲的损失,都补到孩子身上去了。有的孩子一出生,就已经引气入体,有的一出生就已经是炼气期,有的孩子一出生就已经筑基,有的甚至一出生,就自带着金丹!

  当然,孩子获益越大,母亲损失越大。

  别人怀一个孩子,就能降一个大境界,而她唐爱莲可是怀了四个孩子,最后会降多少功力,她实在不敢想。

  如今还仅仅是个胚胎而已,还不懂得主动吸收灵力,只会慢慢将母亲用来护胎的灵力吸收。但等他们成形之后,懂得自主吸收了,那四个孩子需要的灵力肯定是海量。

  可如今,凤鸣将自己的灵气护着胎儿,还为胎儿提供滋养的灵气,这就使得唐爱莲的损失大大减少了,等于是道侣二人从胚胎起就共同承担孩子的养育。

  唐爱莲心中产生感激之情。虽然,孩子是两人的,但孩子在她腹中,凤鸣不给,她也没有办法,给了,就是他的情宜,她当然会感谢他。

  但是,凤鸣的惩罚并没有结束。

  凤鸣在唐爱莲的耳边问:“阿莲,这里的凤水好不好?”

  “山环水抱,当然好啊。”唐爱莲不用看都知道这里风水好。

  “咱们家里的灵气足吧?”

  他们家的别墅里,被凤鸣另布置了聚灵阵,将这个湖泊产生的灵气,聚集到别墅里。当然,别墅里的阵法用了仙石,通过阵法转化成灵气。使得别墅里的灵气非常充足。

  “当然。”

  “那老公陪着你一起在这里怀孩子好不好?”凤鸣又问。

  唐爱莲想到他输出到她腹部子宫里的灵力,以为他说的是,他们共同输出灵力孕育孩子,自然点头:“好!”

  “那就是说定了,咱们的孩子出生前,都住在这个家属基地里,不出去了。”

  唐爱莲这才大吃一惊:“阿鸣,你这是要软禁我?”她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凤鸣搂着老婆,脸上春风得意:“不是老公要软禁你,而是你必须留在这里养身子。”

  于是,唐爱莲被限制了出基地的自由。除非有凤鸣陪着,她不得出基地。

  她知道,这是凤鸣为了保护她而采取的措施,外面还有李新野这样的魔头,还有许天凤和刘青玉这样的情敌,还有天目派和司马家这样的势力,在风鸣看来,还有江峰也在虎视眈眈,而唐爱莲现在,跟人对敌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动用灵力,伤到腹中的宝宝。所以,他必须将她关在家属基地

  “好吧。我就这里过十个月随军军嫂的生活吧。”唐爱莲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她将所有该处理的事都暂时放下,从此过上了被“囚禁”的生活。

  这样一来,倒使得一心想要趁她怀孕找她麻烦的尹长老失去了目标。

  唐爱莲现在不能修炼灵力,也不好修炼体力,就只剩下精神力还可以修炼。可修炼精神力实在太枯燥,不能出家属基地的话,生活变得单调起来。幸好,军嫂们不时来找她玩。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家都有狗皮倒灶的事,因此,日子倒也过得休闲起来。

  而另一边,被唐六押到管理处的曹兰英还在大吵大闹。江峰来时,大家都被江峰注意,没有人理她,江峰在大家眼中“灰溜溜”地走了之后,她感觉众人回来了,便又大吵大闹起来。

  她之前被唐爱莲一句“曹兰英,你是不是以为,你设计杀你前夫的事,只有阳明祥知道?”给吓住了,但被押到管理处之后,她却回过了神。

  她跟着阳明祥学的东西很多,怎么钻法律空中就是其中一项。现在是九零年,又不是以前,几个人证就能定罪,没有确切证据,是不能定罪的。

  她想着,就算设计了杀前夫的事,别人猜得到,但最多怀疑,又不能证明。她挖个陷井只是为了捕野东西而已,只要她不承认,谁也没有她设计杀死前夫的证据!

  只是,她学法律,也只学了个一知半解,却自以为精通。

  “来人啊,学军明明是我三寸脚板养大的儿子,凭什么他们说是他们的就变成了他们的。我不依,我的儿子,谁也别想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