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8章判了五年

  张学军又问:“你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什么要把我偷走?你既然把我偷回来了,为什么又没将我当儿子看?甚至,你当年连书都不想让我读?”

  当年,他读完小学,妈妈就想让他不读书,在家干活了。他是六岁开始读书的,五年小学毕业,也才十一岁而已,哪家的孩子十一岁就不读书了呢?是他坚持要读,并保证读到初中就不读了,才允许他继续读下去。

  还算好,他读初中的时候,部队拉练到他们村里,他跟着小伙伴们去看热闹,表现出了特别的能力——他的弹跳力非常好,速度特别快,被部队领导发现,将他特招进了部队。

  他记得,当时他妈妈坚决反对,但他实在太想离开家,又将自己一直隐瞒的一项能力暴露了出来——他的眼睛能看到很远。

  目前,在医学上使用远视力表检查裸眼视力,只要在5米远的地方,每只眼睛均能看清1.5的视标,就认为是正常视力。这个要求并不高,实际上,有相当多的人,在6米处也可以看清1.5,此时的视力为1.8,还有一些人,在7米远的地方仍然可以看清1.5,此时的视力为2.1。

  他的视力有多好,他自己一开始也没注意,直到有一天,有同学一个信封插在黑板下面。张学军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却能看清楚黑板下面插着的信封上的钢笔字。

  钢笔字绝对比视力表上的视标要细,而他们所在的教室,是那种能坐六七十多个同学的大教室,从教室后面到黑板那里,至少有八九米远!

  部队的首长马上给他测试,结果,他的视力,超过了3.0!

  不仅是视力,张学军的听力范围也是普通人的三倍。

  于是,尽管他妈妈反对,他还是被特招去了部队。这一年,他才十三岁。

  如果不是被特招进了部队,他读完初中就回家务农,就只能被埋没一辈子。

  曹兰英听他提到读书的事,心中暗哼:她怎么能让他读书?读了书,进了大城市,万一见到他亲娘怎么样?

  哼,当初就不该让心软让他读初中!

  如果不是让他读了初中,他哪有办法见都部队首长?没有见到部队首长,他怎么会参军?没有参军,他又怎么会被丁荣和姜兰发现?

  她的语气变得不好了:“军儿,你这是怎么跟你娘说话呢?”

  “你是我的娘吗?”张学军反问。

  曹兰英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在自己亲自带大的这个儿子眼中,居然发现了恨意。

  是的,张学军恨曹兰英,小时候,他恨她生了他,却对他不好,别人家男孩都是宝,就他们家男孩是根草。她妈妈对妹妹,可比对他要好。

  他以为自己做的不够好,只能拼命干活,才六七岁的年纪,就每天挑着一对水桶去挑水讨好妈妈。他小时候特别能吃,但他却控制自己的饮食来讨好大人,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很能吃。

  也因为太小干活太早,又长期营养不良,才让他的身高在十三岁时都只有一米四五,虽然到部队后长高了,但之前的搓磨,到底还是让他的发育受到了限制,最后只长到一米六五!

  可今天出任务回来,却有人告诉他,他的父母,并非是他亲生的,他的亲生父母,是一对大学教授。他刚刚生下的时候,就被他叫了二十六年妈妈的那个女人从他母亲身边偷走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都对他不好,为什么别人家男孩是个宝,他们家男孩是根草!

  原来,根本的原因在于,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

  可是,不是亲生,为什么要把自己从亲生父母身边抱走,既然抱走了,又为什么不当亲生的养?

  要知道,身高一直是他心中的痛。他看到了他的亲生父母,他的母亲有一米六八,父亲有一米八二,从遗传学来说,他的身高怎么也能长到一米七八以上。

  可现在,看着自己只有一米六五的二等残废身高,这纯粹就是小时候被压矮的啊,他怎么能不恨?

  “军儿,你——”曹兰英不知道怎么说。

  张学军打断他的话: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你从小就让我干超出自己力量的活,从不担心我长不高;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你对妹妹永远比对我好,从来没有将我当成宝;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不想让我读书;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你不许我参军去部队,怕我有出息了被亲生父母发现;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你只想从我这里索取,却从来没有在我这里付出;

  你不是不我的娘,所以,你不担心我出任务有多危险,只算计我能给你带回来多少奖金;

  你不是我的娘,所以我在张家,只是个做事的下人……从今天开始,我姓丁。”

  曹兰英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张学军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低下了头。

  等她想起来,她其实一开始也是喜欢他,心痛他的,只是长到两三岁时,被人说这个儿子不象他们夫妻两个,她的丈夫因此对她不好之后,她才开始不将他当自己亲生孩子了。

  只是,丁学军已经转身走了。

  他还是给曹兰英留下了一句话:“我给你说情,让他们按照最低限度来量你的刑。”

  最后的结果,众叛亲离的曹兰英被判处五年徒刑。这还是丁学军看在跟她母子一场的情份上说了情,最后才只判了五年。

  丁荣姜兰在家属基地的食堂里办了一场认亲酒,请特工组的各位军官和军嫂们。

  丁荣非常遗憾:“要不是有人送信给我们,我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换了呢。学军啊,这个恩人你能不能帮找找?”

  丁学军义不容辞:“自然,没有这个人的报信,我们祖孙三代还不能团员呢。这个人是我们一家子的恩人,我一定要找到。爸,妈,你们能不能把那封信给我看看?”

  姜兰拿出那封信,却发现,那封信上的字居然消失了,变成了一张白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