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259章 这个女儿不敢要
  第1259章这个女儿不敢要

  “奇怪啊,当时明明有字的,上面说了当年我在牛棚生下的是儿子,被曹兰英抱走,而曹兰英又为什么抱走我儿子,我儿子现在在哪里,怎么去找等等,都写得一清二楚,怎么就没字了呢?”

  丁学军眼神闪烁。他发现,向他母亲告发他身世的这封信,是用药水写的,这种信过一段时间,字迹就会蒸发。他猜相,写信的不是普通人。

  而且,普通人就算知道了曹兰英当年换子的事,也查不到自己在哪里工作,就算能查到了,自己父母没人帮助也进不来。

  这一切只能说明,是家属基地的人报的信,而且,也是那人为自己的父母行了方便。这说明,这个人哪怕在家属基地,也不是普通人,而是高层人士。

  这样,范围就很小了。

  丁学军又问:“这信是从邮局寄来的,还是专人送来的?”

  姜兰想了一下,说:“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的六七岁女孩送来的。”

  信上无字,没法看笔迹,不是邮差,无法查来源。这人送信明显不想让自己被查到。

  “慢慢查吧,总能查到的。”丁学军说。

  中午请客的时候,在家属基地的特工组成员以及众军嫂们来到了食堂,阿春突然拉了拉丁学军的袖子,指着一个方向说:“他们来了!”

  丁学军朝着妻子手的方向看去,发现是凤鸣带着唐爱莲走进食堂,连忙迎了上去:“欢迎凤副组长和嫂子大架光临。”

  “祝贺你跟父母骨肉团圆!”

  丁学军又看向唐爱莲,面带感激的微笑:“多谢嫂子照顾我家阿春了。”

  他听妻子说过,唐爱莲对她的照顾,还有妻子嘴里唐爱莲的“英勇”事迹,也让他非常佩服。

  “嫂子还是个女英雄呢,我家阿春可崇拜你了。”

  阿春也向唐爱莲笑着,只跟在丈夫身后,今天的她穿着丈夫给她新买的一套旗袍,显得优雅得体。

  丁学军又向凤鸣唐爱莲两人介绍自己的父母:“这是我父亲丁荣,我母亲姜兰。”

  丁荣再次为自己当初误会唐爱莲为攀龙附凤嫁个老头子而羞愧,眼前这个唐爱莲的丈夫,分明就是个人中龙凤,看起来最多二十来岁的样子。

  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儿子的顶头上司呢。可自己当初居然会产生那样的误会,真是井底之蛙了。

  他的心中再次涌起羞愧的感觉。想来,妻子应该跟自己是同样的心态吧?可当他看向妻子姜兰时,却发现妻子姜兰正盯着唐爱莲身后的小女孩,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

  他的眼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小女孩,这一看,就被吸引住了。

  这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小女孩,实在是长得太漂亮了!

  如果普通的孩子,穿着黑衣服肯定不适合,可这个小女孩穿着那镶着银边的黑衣黑裤,配着雪白的皮肤,显得更加玉雪可爱。

  是的,唐爱莲今天来参加认亲宴,故意将小黑给带来了。而小黑,正是当初给姜兰送信的人。

  “你是那天给我送信的孩子!”姜兰抓住小黑就不放手了。

  丁学军等人之前还在猜测着是谁,没想到,马上就揭晓了谜底——这个孩子跟着唐爱莲,那么,那封信自然就是唐爱莲让送的了。

  “那信是您送的?”丁荣惊呼。

  唐爱莲微笑着:“不错,那信揭穿学军同志身世的信是我让小黑送的。”

  姜兰拉着唐爱莲的手不舍得放了:“凤夫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阿春奇怪:“嫂子,你才来几天啊,你是怎么知道,曹兰英不是我亲婆婆的?”

  唐爱莲微笑:“其实我也是因为刚刚搬来来曹兰英来我家闹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曹兰英有问题。我们这样的家属基地,不应该让一颗老鼠屎给打坏一锅汤,所以就让人调查了她的情况。

  其实,曹兰英的情况根本就经不住查,特别她还每个月都有人寄钱给她,顺着那笔钱,就查到了丁萍的身上。

  看到丁萍跟曹兰英的相貌,就觉得奇怪了,再见到姜兰教授跟学军有八成相似的相貌,就马上猜到了结果,当时就马上写信给你们了。真正证实,还是靠你们自己。”

  唐爱莲说的这些,让人听不出一点疑点。但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派人去调查,而是直接读取了曹兰英的记忆,比什么都准。

  姜兰感叹:“您的直觉可真厉害,实在太感谢您了。”

  “其实任是谁发现了曹兰英的问题,也会让人调查的。我只是作了一点该做的事而已。”

  她转移话题:“那个丁萍,你们怎么处理?我可是听说,她没有认曹兰英为母呢。她说,如果你们让她,她以后就把你们当亲生父母,孝敬你们,如果你们不认她,她就当没有娘家了。”

  虽然曹兰英做法不对,但还是有人认为丁萍太过无情。毕竟,是她的生身之母呢。至于她为了让曹兰英闭口而寄给曹兰英的钱,那并不是属于她的,而是丁家的。

  因此,她的两清之说,很多人认为并不成立。

  说起丁萍,姜兰也是有怨的。

  曹兰英很早就找到了丁萍,知道了她不是姜兰的亲生女儿,而是曹兰英亲生女儿的事实,她也早就知道,姜兰的亲生儿子就在她的生母手中,却一直都没有告诉自己。

  就算那时候她还小,怕自己将她送回张家,但她长大以后呢?甚至,嫁人之后呢?

  如果她早说了,她的儿子学军也能少受几年苦,如果她说了,自己感谢她让自己母子团圆,自然也不会不管她。

  可是,她却选择了用自己给她的零花钱买通她的母亲继续隐瞒她的身世,让自己母子父子骨肉分离。

  一边安然享受着丁家的物质和丁氏夫妇的爱,一边却任由丁氏夫妇跟自己的亲生儿子骨肉分离,这样的女儿,她不敢要,也不想要。

  仅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这个丁萍的自私和无情。要知道,她从小跟在姜兰身边,是姜兰将她从三寸脚板开始抚养长大,她怎么就把心长歪了呢?

  难道,自私和无情也能遗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