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九彩

  进入蜂皇识海,其实是唐爱莲畜谋之举。

  因为,从看到这些玉皇蜂之后,她就有一种想法:这些玉皇蜂以后都是自家的。只不过,她之前只是想着,要先找到炼化空间的办法,再来收服这些玉皇蜂。

  否则的话,以他们两人的功力,要杀掉这些玉皇蜂也不是做不到。只是,以它们的记仇本性,要就一只不杀,要杀就必须杀光才行。

  而这个空间的前主人千方百计弄进来的的玉皇蜂,杀光了实在太可惜。既然不想杀,一时又想不到收服的办法,因此,两个出窍期的大能,居然就被小小的玉皇蜂给追得满天跑。

  要收服玉皇蜂,首先就要收服蜂皇。

  因此,唐爱莲进入蜂巢,盗蜜是一个目的,但打探一下蜂皇的情况,看能不能收服蜂皇,才是最主要目的对方修为看起来比自己跟凤鸣都高了一个大层次,要收服可不容易。

  但此时,偷蜂蜜被发现,还被堵在了蜂巢里,原本就打着收服意念的唐爱莲干脆仗着自己强悍的灵魂能量,进入对方识海,趁机收服对方了。

  一进入蜂皇的识海后,唐爱莲就化成一个一米六八的成年女性,警惕地扫描着蜂皇的识海,寻找蜂皇的意识体。

  蜂皇的识海里显现的是一片花海,这也很符合蜂恋花的风格。只是,这一片花海之中并不怎么繁茂,而是有些凋零,似乎遭受过暴风雨的袭击。

  唐爱莲一点点地扫描这片花海,很快地,她在一从凋谢的月季后面找到了蜂皇那小小正在瑟瑟发抖的精神体。

  让唐爱莲奇怪的是,这个蜂皇明明有大乘期的功力,按理说,她的精神体应该比自己还高大。眼前蜂皇的精神体,居然仅仅是一个七八岁的萌萌的人类小姑娘。

  “你真是蜂皇?”

  唐爱莲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有没有弄错啊,这个小姑娘就是蜂皇的精神体?但若不是蜂皇意识体,又怎么会在蜂皇的识海里?

  无论人类或是动物,刚刚凝婴的时候,是一个小小的几寸婴儿,而到了大乘期,最少也是成年人的三分之二高大,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只有七八岁儿童的样子。

  唐爱莲扫描了一遍又一遍,这个七八岁女孩都不象是大乘期的元神。她有些郁闷:这样的小女孩,让自己欺负起来都没有成就感啊。

  而且,面对一个萌萌的七八岁小女孩,她吞噬得下去吗?

  看着眼前高大的敌人,蜂皇小姑娘依然在瑟瑟发抖:“人家当然是了,你,你怎么跑到人家识海来了?”

  唐爱莲笑了笑,:“我只是来采点蜜而已,可你把我出去的所有路都堵死了,让我无法逃出,我当然只能跑到你这里来躲一下了。”

  这话说得多无耻啊,明明是个偷她蜂蜜和蜂皇浆的小偷,偏偏说得理直气壮,好象,她偷蜂蜜多有理似的,好象偷她蜂皇浆多有理似的,好象,她跑到她识海里来多有理似的。

  蜂皇快哭了:“可是,这里不能”哪有躲到人识海里来啊,分明是意图不轨。

  “为什么不能躲啊?”唐爱莲笑了起来。怎么感觉,这个蜂皇有点好玩呢?

  她忽然想到一点:这个空间之前可是有主的,这些玉皇蜂出现这个有主的空间里,肯定不是普通的野蜂,而是属于空间主人的宠物。

  但这个空间的主人已经殒落,按照主仆签约的苛刻条件,主人身死,仆人的灵魂也难逃一劫。

  可这么蜂皇居然保存了下来,这说明她应该是有什么办法逃过了一劫,虽然大部分灵魂受损,却留下了一丝残魂,经过多年的修炼,这丝残魂又慢慢修炼到了七八岁小儿的模样。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它的身体修为那么高,而灵魂修炼却这么差。

  唐爱莲看着蜂皇:“你跟空间主人签订过主仆签约吧?你主人死的时候,你的灵魂受过大的损伤对不对?”

  蜂皇警惕地看着唐爱莲:“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猜的。”唐爱莲的眼中带着兴味地步步逼近:“说吧,你是怎么逃脱主仆签约的制约的?”

  蜂皇后退着,无助的神情象是一个被大恶霸逼迫凌辱的小少女。

  唐爱莲觉得,自己的心头忽然充满了罪恶感。

  但她马上又清醒过来:什么心头,咱现在只是元神体!自己进入她的识海,是被逼无奈才进来的!

  “不说?不说我自己读取你的记忆!”唐爱莲说着,逼向蜂皇。

  “我说我说!”蜂皇大叫。对方太强了,被读取了记忆,自己这点意思还能存在吗?

  “我们玉皇蜂一族,有十万成员,绝大部分的蜂都没有发育完全,只能成为工蜂,只有几百头蜂,能完美发育,成为公蜂,能成为完美母蜂的更少,只有十几只。但能够成为王的,就只有一只。

  而我,就是这个玉皇蜂大家庭之中十几只完美母蜂中的一只,名叫九彩。本来,蜂皇在发现有完美母蜂出现时,就会咬死,避免出现二主天下,但因为蜂巢太大,蜂皇看顾不来,这才让我我们十几只完美母蜂成长起来。

  恰好那一年有鬼头蜂来袭击,蜂皇跟敌人同归于尽,保住了我们的蜂巢。但我们的成员损失大半,十几只完美母蜂也只剩下了三只。

  三只母蜂竞争过后,我获得了蜂皇的位置,其他两只母峰本应带着追随者离开蜂巢,但一只名叫夏的母蜂却暗中留了下来。她居然想要趁半夜无人时,夺我的舍,代替我成为王后。

  但夏的灵魂能量不如我的强大,因此,它不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而且,付出了它的灵魂能量。

  我吞噬了夏,但我们玉皇蜂一族的族规非常严格,任何人不得杀害同类。如今我杀了夏,肯定难以过上平稳的日子。

  无奈之下,我只好冒险分割灵魂,分出十分之一的灵魂,占据了夏的那具身体。伪装成竞争失败退为工蜂的夏,留在蜂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