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章拿人手软

  简卫队长说罢,忙不跌地站起来就走了,形态有点慌张的样子。

  罗主管还不忘骂上两句:“这没眼力的家伙,还得再教教才行。”

  却没有发现,在他回头的时候,唐爱莲迅速将他那杯茶跟凤鸣前面的茶交换了。她的身体是江峰的,就算坏了也无所谓,但凤鸣的身体却是自己的本尊,还是小心点为好。

  罗主管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茶已经被换,回头又劝唐爱莲和凤鸣二人:“两位快请喝吧。唉,这年头灵物越来越少了,所以大家都看不得灵茶了。”

  唐爱莲心中暗骂,这茶中若是没有鬼,我唐字倒过来写。

  她将茶杯送到嘴巴,喝了一口,适时露出惊喜的笑,对凤鸣说:“呀,这茶好喝,侄儿你偿一下吧。”

  “侄儿”凤鸣见“叔叔”唐爱莲喝了,也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点着头:“恩,不错。”

  罗主管听凤鸣只是说不错,心中不满意:这可是真的灵茶,居然只换得一句不错。不过见两人喝了茶,又终于放下了心。

  他也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唐爱莲见他喝了茶,便起身道:“谢谢罗大人赐茶。叨扰罗大人良久,我们也该走了。”

  罗主管见两人都喝了茶,也不留他们:“行,你们以后若有什么事,可以来城主府找本主管,本主管会为你们作主的。”

  唐爱莲心中暗骂,作主?怕是作主怎么分自己身上这点资源吧?

  她不知道的是,人家不仅仅是看上她身上的资源,还看上她这身骨肉。

  待唐爱莲和凤鸣走出城主府后,阿福又出现在罗主管的前面:“大人,怎么不直接留下他们?”还有句话他没说,放他们出去,就不怕被别的门派给截胡了?

  罗主管叹道:“我可不想让三门四派有理由将我们城主赶下来。”

  阿福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不能让人知道他们是被城主府的人抓的。”他悄声道:“人丹的事,别人应该不知道吧?”

  罗主管压低声音骂道:“你真是的,若是他们两人进了城主府没出去,我们的功力却见涨了,别人不会想啊?

  如果是以前还罢了,不时有新人进来,在城主府失踪两人没人会注意。但现在,好容易才得一个新人进轴心城,恐怕有的是人在盯着他们呢。”

  阿福明白了:是啊,整条街的人都看到他们两个背着大包袱进了城主府,他们若是没有出去,谁都会想到,是城主府将他们留下了。

  若是光拿点资源还罢了,反正新人带进来的资源,总是被抢光,没人会为新人说话。但若是将人杀了吃,却是一件大事情,那时恐怕会引起悍然大波的。

  他伸出大拇指:“还是大人英明。我马上派人盯着他们,今天晚上就把他们抓回来。”

  “不用你,你叫简超过来。让他去给他们当保镖。”

  简卫队长来了:“什么,要我给他们当保镖?”

  他心中隐隐有点猜想,他们两人在城主府喝的那杯茶有问题。但后来见罗主管让他们走人,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是啊,你暗地里保护他们,不要让他们发现。”

  简卫队长不解:“为什么给他们当保镖?”

  罗主管叹气:“你不给他们当保镖,被人把他们身上的灵药灵果给抢劫了怎么办?”

  简卫队长这才知道,主管大人是怕人觊觎他们身上的灵药灵果。他连忙保证:“我一定当好他们的保镖,不让他们被抢劫。”

  罗主管这才满意:“好。”

  简卫队长走了,阿福看向罗主管:“大人,这事为什么不让卫队长知道?”

  “他实际上是我大哥的私生子,也就是我的侄儿,而且你不觉得他太正直了吗?”

  阿福心中暗叹,这么阴毒的罗主管,却有个天真的侄儿!

  罗主管叹了一口气,说:“他的潜术不错,让他跟那两人两天,第三天再把他调回来,然后让照堂动手。别让人发现你!”

  唐爱莲和凤鸣两个还不知道,不仅仅是自己身上的灵药灵果成了别人觊觎的目标,连同他们的身体也被人看上了。

  他们走出了城主府之后,走到城主府门前的广场到街口处就停下了。

  还在城主府等着他们离开后就出门去“保护”他们的简卫队长奇怪了,他们怎么就不走了呢?

  谁知道,只见两人到了广场,在离旗杆大约两百多米处的街口,将背包拿了下来,将里面的灵果灵药全部拿出来。

  将灵药摆好后,唐爱莲便吆喝起来:“大甩卖了,灵药大甩卖了,一百块灵石一株五百年以上的灵药大甩卖了,每人限构一株。先到先得。”

  守在旗杆下的四个守卫见凤鸣和唐爱莲的行为,不由面面相觑:他们该不该制止?

  若是管吧,这广场是不能摆卖任何东西,但他们走到了街口,若说不管吧,但他们摆摊的位置又还在广场内。

  其他三人看向年兄,年兄装看不到,不过却说了两个字:“灵果”

  守卫们一听,猛然一震,是啊,刚才人家进去的时候,还给了自己灵果呢。拿人手软,这不好说话啊,他们还能怎么样?

  再说,他们都走到街口了,就算他们是摆在街上吧。

  还是别管了。

  于是,守护旗杆的卫士们一个个站得如同一杆旗帜,眼睛一眨不眨,都象是没有看到唐爱莲和凤鸣两人在广场范围内摆摊。

  而那位年兄看到凤鸣和唐爱莲出来的时候也在奇怪呢:他们居然安然无恙地出来了?

  待看到他们在摆卖灵药的时候,心中便有了底:只怕大甩卖的不是灵药,而是祸根呢。毕竟,背着一大包袱的灵药,那就是闪亮的目标啊:来啊,来啊,来抢劫我吧,我这里灵药多多的。

  他有些不明白的是,他们就算甩卖,也没必要卖那么便宜啊,只有三分之一的价格,而且,还每人限买一株!

  他看了看蜂拥向灵药摊的人们,忽然就明白了,这两人,在召集人手!

  只是,他们临时召集的人手,有用吗?人家只是买你的灵药,你能用别人吗?再傻的人,也不会因为便宜买你一株灵药,就为你所用吧?

  还真是奇怪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