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不近人情

  唐爱莲来到之前买衣服的成衣店里,凤鸣已经等在那里。虽然两人都易了容,但彼此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两人相视一笑,运起敛息诀,一起走向了偏僻的街道。

  他们知道,要找轴心并不容易,因此,打算先要找个地方租下房子先安顿下来,一边躲避城主府的人,一边慢慢去找轴心。

  唐爱莲发现,周围的房子慢慢变得破烂起来,而且,这里的人也都是普通人,他们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好。原来,他们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贫民区。

  还真是再繁华的城市都有贫民区啊。

  忽然,一个声音尖利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鼓:“这个家里不欢迎你,也没有你住的地方,你还回来干什么?”

  另一个带点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出:“我,我给孙子送点吃的来。”

  “你儿子都死了,你还来干什么?你以为你讨点残羹剩饭送来,就能让我们收留你吗?你快走!”

  “我真的是给孙子带吃的来的,我遇到了好人,讨到了一点好东西”

  “不要让孙子看到你,比什么都好!”

  一扇门“哐”的一声被踢开了,紧接着,一个人跌了出来,手中的几颗灵果,滚了出去。

  唐爱莲一见那老人,“咦”了一声:“那是”

  凤鸣也看到了,那老人,不正是今天提醒他们城主府有陷井的老人吗?

  唐爱莲快步上前,扶起了老人:“老人家,您这是”

  那老乞丐原本不认识唐爱莲,但听到唐爱莲的声音,猛然抬头,看着唐爱莲,又看看凤鸣:“你,你们”

  唐爱莲点头:“今天的事,谢谢老人家了。”

  老人的脸色却冷了下来:“不用谢。”他爬了起来,便默默地向外面走去。

  唐爱莲觉得奇怪:这老人之前冒着生命危险通知他们,城主府有陷井,为什么,见他们安全了,反而不理他们了呢?

  这,似乎有点不近人情啊。

  唐爱莲见老人走远,连忙拉着凤鸣跟上:“老人家,我们叔侄二人想租座房子,我们可不可请您帮看看,哪里有房子可租,一天,给您两块灵石怎么样?”

  老人终于站住了,回头看着唐爱莲:“你说,雇我一天时候,给我两块灵石?”

  唐爱莲不知道物价,只能点点头:“您看看行不?如果嫌少”

  “不,不嫌少。”老人连忙拦住了她的话头:“你们想要租什么样的房子?”

  唐爱莲看了看凤鸣。凤鸣说:“随你吧。”

  唐爱莲便说:“偏僻一点无所谓,但一定要坚固一点清静一点,房子没有产权纠纷。”

  老人想了一下,说:“你说的条件,倒是有一座小院子,不过,他只卖不租,而且,房子卖得比较贵,要一百块灵石。”

  唐爱莲现在手头不缺灵石:“行,你快带我们去吧。”

  老人带着两人七弯八拐,唐爱莲和凤鸣两人沉默不语地跟着。老人几次想开口,又忍住了,唐爱莲原本就对他的态度觉得奇怪,也不催他。

  而且,她发现了,老人带着他们在转圈。

  转了几圈之后,走到一个转角之处,老人终于忍不住了,对唐爱莲说道:“我看到严照堂给城主府发信息了,你们是怎么从城主府出来,还甩掉他们的跟踪的?”

  那老人见唐爱莲年纪大些,凤鸣是个小的,因此,自然是朝着唐爱莲说话。

  凤鸣反正是个不爱说跟陌生人说话的,因此一切都由唐爱莲出面作主。

  听了老人的话,唐爱莲了然:这老人是个小心的,他应该是以为,他们能够从城主府出来,就会有跟踪。刚才转圈,应该是观察有没有人跟踪吧?

  这样的老人,她似乎用得着呢。

  她笑了一声:“我在城主府门前的广场上,将随身带的灵药都给贱卖了,他们还跟我做什么?”

  老人差点跌个跟头:“你把带进城里的灵药都给贱卖了?”

  唐爱莲点点头:“是啊。灵药再好,也没有命重要,你看,我如今无药一身轻啊。”

  老人却摇头:“你这话不对,灵药他们想要,但他们更想要的,是你这个人!”

  唐爱莲和凤鸣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出现疑色。

  “老人家,这轴心城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啊,他们要我这个人有什么用啊?”唐爱莲问。

  “别的人也罢了,但你们是体修!”

  “体修又怎么啦?”

  老人愤恨:“你居然问体修怎么啦?体修是走动的丹药,你们不知道吗?”

  唐爱莲和凤鸣都大吃一惊:“难道,他们吃人?”

  “他们说,体修是人丹!”老人黯然泪下:“我跟我儿子一起进来的,我们进来已经一年多了。我儿子因为从小资质不好,只能体修的路。

  进入这个空间之前,我是元婴期仙修,我儿子是返璞境巅峰的体修。可进入这个空间后,我儿子却成了我的保护者。因为,在不许动用法术的城市,没有人能打败他。不过,我们向来低调,很少跟人发生冲突,也没有发生什么事。

  有一天,我跟儿子看到一个人跟几个人的冲突,因为我们不想让人发现,就躲了起来,静观其变。

  我们发现,打架的一方是体修,另一方是两个仙修,只是,那两个仙修的功力被封印了,后来修出来的功力只有炼气三四层这样。打架的结果,自然是那个体修赢了。

  但是,他还来不及得意,就被人从后面袭击,以迷药蒙住口鼻,在他昏倒之后,那三人将他装进了一口大箱子,抬走了。原来,这根本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猎杀。

  当时,那个人昏迷之后,从后面袭击的人冷笑了几声:‘明明知道自己是体修,都不知道隐藏起来,还敢大晃晃的跟人争斗?不知道体修是走动的人形丹药吗?’

  我悄悄跟踪,发现那些人抬着大箱子,从后门进入了城主府。

  也就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在灵气日益稀薄的城市,体修的身体饱含灵力就是祸根,我们很是害怕,我儿子也从此开始隐瞒自己是体修的事实。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过了几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