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将计就计

  老乞丐说着,情绪忽然愤怒起来。

  “然而,在一年多之前,他认识了一对母女,我感觉,那个母亲看我儿子的眼神不对,想要阻拦儿子跟那对母女交往。但我儿子还是跟那个女儿好上了。我怕儿子是体修的秘密被戳穿,只能自己用心提防,不许儿子我的身边。

  然而在有天早上,我醒来后,却发现儿子不见了。我疯狂地跑大那对母女家里,却发现他在跟那对母女一起吃饭。而且,儿子还告诉我,他跟那个女孩子结婚了。

  我无奈之下,只能告诫儿子警惕他的岳母,千万不要泄露自己是体修的事,儿子答应了。

  我担心儿子,便时常去他们家查看,生怕某天儿子就不见了。但我千防万防,儿子还是出事了。

  半年前的一天,我去看儿子,那个老婆子告诉我,儿子加入了城卫队。我不敢相信,儿子会将自己送入虎口。

  我疯狂地跑到城主府,大闹着要见加入城卫队的儿子,但那城卫队的队长却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接收过我儿子加入城卫队。他们还废了我的丹田,将我丢了出来。

  原本,进入这个空间,虽然丹田被封印了,但修为还在,只是用不出来,因此,我们的寿元都在。

  但自从被城主府的人打坏了丹田之后,我的修为就消失了,我能感觉到,我丹田里的元婴已经消散了,我的寿元也迅速流失,半年的时间,我的外表,从一个青年变成了你们现在所见到的老人。我的工作也丢了,只能靠乞讨为生。”

  听着乞丐老人的诉说,唐爱莲在叹息的同时,也非常愤怒:“所以,你知道,那个吃人的家伙就在城主府?”

  “是。”

  唐爱莲又问:“你刚才去找那两母女,就是为了看孙子?”

  “嗯,那个女人,给我儿子生了个儿子。我儿子没了,就想经常来看孙子。今天您送了我几颗灵果,就想拿来给我孙子吃,哪知道”

  很明显,对方不想让他看孙子。

  凤鸣却突然问道:“你怎么看出来我是体修?”

  老人奇怪:“我儿子就是体修啊,我跟他朝夕相处,自然很容易就能感受得出来,谁是体修。”

  凤鸣摇头:“可是,你看错了,我并非是体修。”

  老人大吃一惊,他惊疑地看着凤鸣:“你怎么可能不是体修?”

  一个后勾脚就能将严照堂踢飞,你说不是体修,谁相信啊。

  凤鸣很认真:“我真的不是体修,我是完全的仙修。进入这个空间之前,我已经是金丹期。”

  唐爱莲听到凤鸣说自己是金丹期,心中很是震动:阿鸣对这个冒着生命危险提醒他们城主府有陷井的人不信任!

  当然,唐爱莲肯定是相信自己人的,因此,并没有露出半点端霓。而且,就连她自己,也不由对这个乞丐老人提起了警惕之心。

  老人心中更为震撼,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骨龄,怎么可能就结了金丹?

  唐爱莲为他解释:“不错,我侄儿真不是体修,他只是力大无穷而已。他的天资极为卓绝,所以三十岁不到就结了金丹。”

  凤鸣为了证明自己的仙修,还从丹田里调出了自己的法宝葫芦:“体修可没有法宝。”

  老人看着凤鸣的法宝,非常惊奇:“你居然真的是个修仙者。”

  能够在三十多岁的骨龄,就修炼到金丹期,绝对是个天资卓绝的人,最有可能的,是个天灵根。

  一个拥有天灵根的人,怎么可能去走一条辛苦的体修之路。更何况,人家连只有到了金丹期才能使用的法宝都拿出来给自己看了,自然不会还有假。

  对方是体修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老人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已,虽然只闪了一下,但还是被唐爱莲的念力捕捉到了。

  她心中惊涛骇浪,这个冒着生命危险提醒她和凤鸣城主府有陷井的老人,居然会失望他们不是体修?

  他对自己有阴谋!

  而且,她才来半天,却已经跟这个老人相遇了两次,真的是有缘份,还是对方的制造的缘分?

  唐爱莲心中暗暗责怪自己粗心,幸好,凤鸣够警惕。

  她笑了一笑,又说:“不但我侄儿不是体修,连我也不是呢,你没看出来吗?”唐爱莲说着,也把自己的花篮法宝给放了出来。

  老人明显震憾:“你也不是体修?”

  “是啊。你看我这样强壮,就以为我是体修啊?老实告诉你,我跟你一样,是个元婴期修士呢。所以,您这次真是看错了呢。”

  这一次,老人的失望想要遮掩都遮掩不住了:“唉,你们都不是体修啊,我白帮你们担心了呢。”

  到了这个时候,唐爱莲怎么可能还相信老人对他们有善意。她不动声色地:“老人家,您说的能出租的房子到了吗?”

  他们已经快走出贫民区,到了城郊了。

  老人愣了一下,连忙点头:“哎,你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很快就到了。”

  他朝着前面一指:“哪,你们想要清静,这里就有一座房子,非常清静。那房子的主人是个女人,她丈夫走了,她成了寡妇,不想继续生活在这座留给她悲伤记忆的房子,所以就打算出卖。”

  老人一边说着,还隔开老远就朝着那房子喊了起来:“桂嫂,你不是说要卖房子吗?有人来看你的房子来了。”

  唐爱莲抬头一看,这里已经是城郊,从街道这头看过去,任谁都以为没有房子了,必须走到街角,才能看到那座缩进去大约有三米的小院子。

  这房子还真是隐蔽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哪个要看我的房子啊?”

  紧接着,吱呀一声,院子的门开了,一个外表看起来象是三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出来。

  老人一见那女人,打着哈哈说:“你前几天不是说要卖房子吗?这不,我听到这个兄弟说要买房子,就把他们给你带来了。我跟他们说了,你这房子要一百块灵石,他们答应了。”

  说到一百块的时候,老人还举出了一根手指。

  唐爱莲看着老人举的手指,感觉很是怪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