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杀人灭口

  唐爱莲连忙拿出两只隐身玉符,给了凤鸣一只,自己挂了一只在脖子上。两人进入之前的密室,开启了高级隐身符,两人的身影马上隐去,这才拉着手出了密室。

  “注意观察旗帜。”凤鸣说。

  唐爱莲点点头,将念力慢慢靠近那面凝聚了无数魂魄的旗帜。

  忽然,一个人从城主府里走出来,大声嘶哭着,慢慢朝着旗帜而去。

  唐爱莲认识他,他是城主府主管罗无忧那个助纣为虐的仆人阿福!她感受到,此刻阿福的身上,充满着死气。

  不对,这个阿福,只是一个魂魄。难道,他也死了?

  唐爱莲的念力靠近他,果然,听到他哭诉着:“罗无忧,我草你ma的,我为你做了多少事,你找不到简超,居然拿我换血?你害死了我,你自己也不得好死!”

  唐爱莲跟凤鸣面面相觑,真是没有想到啊,罗无忧找不到简超,居然拿阿福作了换血的解药。只是,不是说了,要换血,必须是血亲吗?

  只听阿福还在哭:“我明明是个孤儿啊,为什么,我会是罗无忧的私生子?我为什么要是他的私生子?我长得明明不象他啊!早知道我是他的私生子,我不就有多远跑多远了吗?”

  唐爱莲又晕了,这个阿福,居然是罗无忧的私生子?

  罗无忧是早就知道阿福是自己的私生子,这才对他那么好,处处照顾他,但是,在生死面前,就算亲生子又怎么样?还不是用他换了血?

  之前他应该是有自己的私生子舍不得用,这才坚持要找他大哥的私生子,只是简超逃过罗无忧的迫害,罗无忧无法,这才将身边的阿福用上了。

  这罗家两兄弟都好笑,都喜欢生私生子。

  可是,这阿福难道没有看到那旗帜吗?怎么就任由那旗帜将他的魂魄不断吸过去?

  唐爱莲刚刚这样一想,就发现阿福发出一声惊叫,转身就要逃跑,显然,之前的他只顾着愤怒嘶哭,却没有发现这个旗帜有古怪。

  不过,唐爱莲也不打算救这个助纣为虐,还曾经给她端过一杯毒茶的人,眼睁睁地看着那阿福被吸到了旗帜上,阿福只挣扎了几下,灵性就慢慢在消失,眼神也慢慢变得呆滞起来。

  用不了多久,这阿福就会变成那旗帜上的魂魄一般听天由命到呆滞了。除非有人有意识地炼魂,他都不会有反抗的意识。

  唐爱莲眼盯盯地看着这一幕,心中非常震惊:这旗帜在吸取这些魂魄的灵性!不对,是吸取它们的灵魂能量。

  接下来,又有人从诚主府出来了,然后慢慢朝着旗帜而去。

  唐爱莲又认出来了,她进入城主府之前用念力扫了一下城主府的大厅,她听到罗无忧叫他鬼三。

  鬼三啊,罗无忧的另一个帮凶,他的魂魄怎么也往旗帜而来,他也死了?

  鬼三,是研制出烟罗之毒的人,也是替罗无忧换血解毒的人。他的身上也满是死气,被旗帜吸引着往旗帜方向走。

  他不是被叫到城主府为罗无忧解毒吗?他怎么也死了?

  对了,杀人灭口!

  鬼三被罗无忧灭了口。

  这算不算报应呢?

  罗无忧想要毒两个到城主府办身份牌的新人,却自己中了烟罗之毒,这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因此,给他毒药,又为他解毒的鬼三,自然不能留了。因为,最保险的人,只有死人。

  只是,罗无忧也不知道,这个轴心城所有死亡的人,其魂魄都被聚到了这杆旗帜之上吧?否则,他应该不仅仅是杀死鬼三,而是要灭了鬼三了。

  鬼三还在离旗帜很远就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到朝着旗帜走,连忙要抵抗。只是,他的那点力量哪里比得上旗帜的吸引力?终究还是被旗帜一点点吸进了旗帜里。

  旗帜里,正在发呆的阿福因为有人投入旗帜里受到震动而清醒了过来。见到鬼三也到来了,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鬼三你也来了?我就说过,他不可靠,让你别为难我,我们一起对付他,你不听,现在你知道了吧?你让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就不会留你一命!”

  鬼三呜呜直哭:“我没办法啊,他是城主府的主管,我哪里能够抗拒他?你别以为当时大厅就咱三人,我看到落在地上的影子,大厅上面的梁上还伏着人呢。你说咱们合作,能逃得过吗?”

  阿福听说,自然明白,罗无忧不会任由他们合作对付他了。不由又哭了起来:“我死得好惨啊”

  唐爱莲看着这出闹剧,心中很不是滋味,他们都是罗无忧的爪牙,按理说,他们被罗无忧处理了,唐爱莲该高兴才是,但此时,她居然生出了一丝同情。

  该死的同情,唐爱莲马上掐断了这不该有情绪。

  旗帜上多了两只强大魂魄,他们生前,最少都是金丹期,那个鬼三,更有可能,是元婴期。

  可都敌不过这杆旗帜!

  难怪,无论地上地下,都有四个卫士在守着旗帜!

  唐爱莲看向凤鸣:“接下来怎么办?”

  “找轴心!”

  “找轴心,找轴心这轴心在哪呀,它到底长什么样?”唐爱莲嘀咕着。

  她的念力还在注意着旗帜上的魂魄,看着阿福和鬼三魂魄的灵性在慢慢消失,变成个个躯壳。

  唐爱莲奇怪啊,这旗帜是怎么吸取灵魂的灵性的呢?

  这个求知的欲,让唐爱莲心痒痒的,她实在忍不住了,送出一根念丝,去触碰阿福。

  她发现了,阿福的魂体上,有什么东西正流往旗杆上。

  那是阿福的气运,流往旗杆,然后,顺着旗杆,流向埋着旗杆的地方。

  唐爱莲的念力丝顺着那根旗杆往下探,紧接着,她的心一颤,一种大恐惧的感觉向着她袭击而来。

  唐爱莲连忙要掐断念力丝,但那种感觉还是顺着她的念力丝过来了,而且,冲进了她的识海!

  “啊”唐爱莲大叫一声。

  正用神识探查周围的凤鸣听到唐爱莲的惊叫,神识回头,就发现唐爱莲的灵魂居然被生生拉出了体,然后,被什么东西拉着,向着旗帜拉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