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它是轴心

  唐爱莲的灵魂,并非这具身体与生俱来的灵魂,而是从主魂身上分割出来,寄在江峰识海,不时掌握江峰身体的灵魂。

  她并没有夺江峰的舍,而仅仅是借用,之前很多时候,江峰的身体都是由江峰做主,只是这次入湖探查,唐爱莲怀孕之身不便进入,这才又召唤了江峰的身体过来,完成这次探查任务。

  可谁能想到,这一探查,居然会进入了这个空间呢?

  也因为如此,唐爱莲在江峰体内,只能算作客人,而不是主人。

  很明显,在唐爱莲伸出念力丝去探索旗杆的时候,旗杆也发现了唐爱莲的秘密,没有身体的灵魂能量,正是它的最爱!

  而且,它闻到了唐爱莲灵魂里的香味,这样绝品美味的灵魂能量,它除了在一万多年前遇到过一人拥有,他不舍地将那个拥有绝跑美味香魂的人安排给了自己的转世之身,万多年来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眼前好容易见到应,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因此,它毫不犹豫就将唐爱莲的这个魂体拖出了身体,劫往旗帜。

  最可恨的是,它同时唤醒了江峰魂,因此,它拉走唐爱莲的魂体时,江峰就在识海里将唐爱莲的魂体往外推。

  被旗杆和江峰算计的唐爱莲,就这样被拖出了江峰的身体,被劫往旗帜。

  凤鸣见唐爱莲被劫,不由大怒:“什么鬼东西,居然敢动我的人!”

  他直接凝出一柄魂刀,向着那拉着唐爱莲的一只隐形的手砍去:“给我死!”

  那只隐形的手被砍断了,但它马上又生出另一只手,将唐爱莲的魂体拉到了旗帜上。而且,唐爱莲跟凤鸣灵魂上的联系也断开了。

  凤鸣愤恨万分,他大叫着阿莲,冲着旗杆飞奔而去,顺手从戒指里拿出了一把灵斧,他要砍下这杆旗帜!

  四个守护旗帜的卫士连忙要阻拦凤鸣,被凤鸣直接打开。只是,他的斧头还没有砍到旗杆上,旗帜周围马上出现了一个一变波纹,将凤鸣弹飞了。

  这旗帜周围不但有四个卫士守护,而且还有禁制护着,只要受到攻击,就开启禁制。

  等凤鸣想再冲上去,却发现,他竟然连百米之内都冲不进。

  要砍旗杆,必须先破开禁制。

  凤鸣又连冲了几次,每次都被禁制弹开。他怒火高炽,却无可奈何,只能朝着里面大叫着:“阿莲,等我,我一定救你出来!”

  他开始研究这个旗帜的禁制,要破开它!

  唐爱莲到了旗帜上,就发现旗杆上生出了千万只手,将她紧紧地束缚在上面,然后,手上还出现了无数只嘴巴,张开大嘴,朝着她身上咬来。

  她仅仅是怔了一下,便冷静下来。

  “想吃我?”唐爱莲冷笑,那思都咬不开她,这旗杆居然想吃她。

  是的,什么旗帜,都是空的,真正作怪的是旗杆。

  最先看到旗帜上的魂魄,唐爱莲怀疑是有人邪修在炼制一件偷天邪器。但现在,她明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邪修炼什么邪器,而是有东西在慢慢吸取这个空间里所有人的气运和灵魂能量!

  刚才,唐爱莲的念力看到了旗杆下面的一颗巨大的心,那旗杆就插在那颗心上。

  唐爱莲明白了,那就是轴心,带着一根轴的心!

  果然九彩说的不错,只要看到了,就知道了。

  谁也想不到,全城挖地三尺也找不到的东西,就天天摆在大家的眼前,它就在城主府的广场上,那旗杆的下面!

  这就是灯下黑,天天看得到的东西,没有人会去想,它就是轴心。唐爱莲如果不是用念力去探查旗杆下面吞人气运的东西,也不会发现这颗巨大的心。

  人人都想找到轴心,炼化轴心,掌握空间,成为空间的主人,可实际上,所有人都被轴心耍了。他们进入了轴心城,就等于将自己送到空间里的轴心城,任由轴心取用他们的灵魂能量以及气运!

  是的,每个修士,其气运都不是平常人能比的,正因为他们有不同寻常的气运,才能具有灵根,能够修炼。

  轴心,需要气运,于是,它在不同的位面送出不同的藏宝图,又用入门的障碍,来阻拦筑基以下的修士,因为金丹以上的修士,肯定是气运最好的人,他们能提供的灵魂能量也足够强大。

  它并没有骗人,谁能找到轴心,并能够炼化轴心,就能成为空间的主人。

  只是,谁能找得到?

  唐爱莲倒是发现了轴心,却被轴心给劫持了,她想要炼化轴心,掌握空间,可轴心,也要吃了她,得到她的气运和灵魂能量!

  她跟凤鸣的联系也断开了,无法联系他,她要怎么样才能把旗杆下面就是轴心这个重要的信息传给凤鸣?

  算了,凤鸣现在肯定在想办法救她,她还是先自救吧,如果能顺带将轴心给炼化就更好了。

  鬼三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旗杆伸出一只手,从那个城主府总管一直想要抓的男人身体里,抓出一只女人的魂体来,不由大为震惊:“你是夺舍者?”

  唐爱莲摇头:“不,我是寄体者。”

  鬼三看了一阵,又是一惊:“你不是完整体,你是分魂?”一只分魂啊,居然能形成一个成年女性的魂体,而且,还那么凝实。

  他看得到,那些旗杆上生出来的小手上的嘴巴,并不能咬开这个女人的防御。

  再看自己,他明明也是一个合体期修士,元神跟元婴已经结合,却只是一个一岁大的婴儿形态,被那旗杆上伸出的小嘴巴一咬,就能咬开一口子,再一吸,就感觉被吸走了自己的一丝力量。

  唐爱莲看了鬼三一眼,没有回答他是不是分魂的话,而是问他:“你怎么不反抗?”

  鬼三用白痴的眼光看着她:“身体被禁固住了,怎么反抗?”

  唐爱莲看着抓住自己的那些小手,还有手上幻化成出的的命咬着自己身体的小嘴巴,忽然就笑了一声:“他吃你,你就吃他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