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吃吃吃

  唐爱莲说着,一低头,一口就朝着那只小手咬去,咬下了一只手,嚼了几下,便咽下肚去。这灵魂能量还真是精纯啊。

  只是,怎么有股熟悉的感觉?难道,这杆旗帜吞噬过她熟悉的人?

  不管怎么样,她照吃不误!

  从旗杆上不断传出嘶叫声,同时响起的还是唐爱莲嚼吃那些小手的咔嚓声。

  鬼三羡慕地看着唐爱莲,又看看自己:“可是,我的身体不能动,这些手不在嘴巴啊。”

  “哦,嘴巴不方便是吧?可是,你看看,旗杆能全身处处是嘴巴,我们为什么一定是头上才有嘴巴呢?”

  鬼三恍然大悟。是啊,他现在只是一个魂体,哪里都可以变成嘴巴。

  果然,他发现,下一刻的唐爱莲就成了浑身是嘴的怪物。凡是有小手抓住她的地方都冒出了一张嘴巴,将那些小手咬下来,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

  鬼三心中大喊,天啊,人遇到有理说不出时,常说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总觉得这浑身是嘴巴实在是太过夸张,可现在,看到唐爱莲那浑身的嘴巴,他居然觉得该死的和谐。

  而且,下一刻,他也生出了很多嘴巴,去咬那些抓住他咬噬的小手。

  只是,那小手跟是属胶,要么是属铁的,他怎么咬也咬不下来!

  尽管这样,那些小三也在开始躲避着他,不敢再肆意噬咬他了。

  而实际上,那些小手也空不出手来咬他了。

  抓住禁固唐爱莲的小手已经没有了,唐爱莲明明可以脱离这个旗帜,但她却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主动去追逐那些小手了。

  旗帜上的魂魄很多,每只魂魄都有小手在禁固着,噬咬着他们身上的灵魂能量和气运。

  唐爱莲这一追逐那些小手,不少魂魄都得以挣脱开来。

  鬼三,是第一个挣脱的魂体。因为,唐爱莲离他最近,禁固他的小手被唐爱莲吃掉,因此他得以脱离。

  但他挣脱旗帜之后,并没有想到去帮助别人,而是第一个朝着旗杆下面飞去——他看到了枪杆下面巨大的心,他猜到了,这颗心,就是轴心。因此,他要趁着众人还在旗帜上,先去炼化那个轴心。

  他刚刚落到地上,用灵魂能量幻化成一根枪,就欲撬地。

  只是,他刚撬一下,就从上面飞下一个女人,喝道:“小奶娃,不许动,轴心是我铁娘子的。”

  这个女人是第二个脱离旗帜的人,她看起来象是五六岁的儿童,比鬼三的婴儿之体要强了很多。

  “呵呵,你还来跟我抢轴心?你的身体都已经千疮百孔了。”

  鬼三说的不错,这个铁娘子的已经在旗帜上被噬咬了上百年,身体那是千疮百孔。

  “就算千疮百孔,也比你这个奶娃娃强。老实让开吧,轴心是我的。”

  “不可能,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你敢说你先看到?老娘早在上百年前就看到了!”铁娘子干脆直接扑了上去,去扑打鬼三的婴儿。

  鬼三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凶狠地扑上去,就跟铁娘子那五六岁的魂体打了起来。

  唐爱莲听到两个魂体为了争抢轴心打架,心中冷笑,轴心设计修士几千年,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炼化?我还是先得些好处才是实在的。

  是的,这些小手,是旗杆所化,而幻化这些小手,用的是灵魂能量和气运体。两相结合才能形成这些小手。

  只要将这些小手统统吃掉,轴心拧夺来的气运和灵魂能量就归自己了。

  至于轴心,她敢说,他们夺不走。

  一个个魂体,因为困住他们的小手被唐爱莲吃掉而脱困,越来越多的魂体加入争夺轴心的战斗中。

  凤鸣还在外面破禁制,唐爱莲却在里面吃吃吃!

  终于,旗杆发现了自己众多的小手被唐爱莲吃掉,焦急起来,它连忙要收回小手,但又舍不得小手所困的魂魄。

  因此,还在犹豫着,是防御,还是继续吸取那些魂魄的灵魂能量和气运,以补充损失的灵魂能量和气运。

  当唐爱莲又吞噬了几十只小手之后,旗杆终于怕了,它将所有的小手收了回去。它后悔将唐爱莲从那个男人的身体里卷出来了。

  旗杆悔啊,那个男人也不过是伸出一根念力丝探索了一下它而已,它发现对方不过是个寄魂,就利用那丝念力闯入了她的识海,将她劫持了出来。

  可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幻化的小手居然咬不开她的防御,而她却可以随意噬咬它的小手当点心吃。

  夭寿啊,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强悍,打死它也不敢觊觎她那香甜的灵体。

  权衡之下,它只能缩回了自己的小手。于是,旗帜上被困的所有魂体都自由了。

  那些刚才还被旗帜禁固着的灵魂,刚刚获得自由,一个个就都眼睛发绿地盯上了轴心。

  这些灵体生前都是外面的修士,就为了轴心才进入轴心城,如今轴心就在眼前,谁不想得到?

  只要炼化了轴心,就能得到空间。

  轴心城外,那么多的好宝贝啊,他们怎么能不想要?

  哪怕人死成了魂体,有了众多宝贝,也能做个鬼修啊!

  只是,他们似乎忘了,是谁将他们解脱出来的。最有资格要轴心的人,应该是属于救他们的人。

  唐爱莲也没有想过谁是谁非,枪杆将小手收回去之后,没有小手让她吞噬了,她的眼睛就盯上了旗帜。

  是的,那旗帜根本就不是旗帜,而是由灵魂能量和气运幻化的。

  这一次,她没有直接去吞噬,而是用念力凝出一把刀,一刀就将旗帜斩下来了。

  旗杆发出了长声嘶叫,将围着它身边打架争它的归属权的灵体们吓得停下了手。众魂体抬头看向枪杆,就发现旗杆真是成了旗杆,它的旗帜,被那个强悍的女人给砍了下来。

  此时的唐爱莲,正拿着旗帜,当烧饼一样折叠起来,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鬼三看着唐爱莲吃旗帜,感觉有点牙酸,她的胃口怎么那么好?

  唐爱莲三口两口吃掉了一大张旗帜,又看向了旗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