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痛痛痛

  旗杆要哭了。

  这些包围着它,要争它的归属权的灵体们都是它的手下败将,不败兵,它一点都不害怕,但女人不同啊,明明只是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一点也不凶恶,可就是吃掉了它大量的小手,连旗帜也被她吃掉了。

  现在,又看向了它的旗杆。难道,她连旗杆也要吃?

  唐爱莲咂巴着嘴:“旗帜比那些小手好吃,美味啊,美味。不知道旗杆吃起来,是不是比旗杆更加美味?”

  “不要吃我!”旗杆哭了起来:“我愿意臣服于你,只求你不要吃我。”

  唐爱莲摸着下巴:“可是,我还是想吃怎么办?我饿。”

  旗杆摆着头:“不,你不能再吃我,你饿了,可以吃他们!”它的身体一摆,指向了正在争它的归属权的众魂体。

  众魂体听到旗杆让唐爱莲吃他们,集体后退了一步:这个人会吃人吗?

  唐爱莲笑了:“他们老的老丑的丑,我吃不下,我就觉得你这旗杆蛮好看,很符合我的审美要求,你还是让我吃了吧。”

  众魂体并不知道,这轴心轴心,其实轴在先,心在后,只以为,轴心,就是那颗心。因此,听到唐爱莲说要吃旗杆,也没有人有意见。

  她怎么可能放弃轴心呢?只不过,对方那么多手,旗帜上还那么多魂体她可不想灭了那些魂体,让自己背上因果。

  因为旗帜上的魂体,她变得投鼠忌器。便干脆设计了先取其叶,再砍其枝,后砍其杆,最后再取其心的策略。

  果然,她取其枝叶之后,救出了那些魂体,也让自己不用再投鼠忌器。然后,她砍掉了它的旗帜,否则,要是她伐杆时,它让旗帜卷住她怎么办?

  终于,叶清了,枝砍了,连旗帜也吃掉了,只剩下一根光杆司令,她想要吃还不容易吗?

  终于,她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抓住了旗杆。

  旗杆拼命挣扎,却依然还在唐爱莲的手中,唐爱莲并没有直接用嘴巴咬它,而是学着它之前的作派,在手中化出了一张嘴,张口,咬住了旗杆,噬咬起来。

  下一刻,唐爱莲身又多出了一双手,也同样从手中伸出嘴巴,咬住了旗杆,噬咬起来。嘿嘿嘿,从旗杆学过来的这一招倒是好使啊,以后遇上灵魂的战争吃相不用太难看了。

  “啊啊啊,痛痛痛,不要咬我,不要咬我了。”旗杆大叫起来。

  只是,唐爱莲哪里管它?身上伸出的手越来越多,直到将整个旗杆都抓满,这才停止生长小手。

  所有的小手,都从中长出嘴巴,在旗杆上噬咬着。

  “痛痛痛,痛死我了,不要不要再咬了,不要再咬了。”

  但旗杆上的小手却咬得更狠了。

  众魂魄都在旁边围观着,他们之前可都被旗杆上生出的小手咬过,此时见唐爱莲用这一招来对付旗杆,都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解恨。

  他们同时也都佩服着唐爱莲,怎么就能生出那么多小手呢?这得要多强大的魂力啊。

  而且,刚才吃枪杆生出的小手还罢了,看唐爱莲吃的崩巴脆,应该不难吃,后来吃旗帜,感觉就象吃煎饼,也还容易,可现在吃旗杆,那得多硬啊,怎么就不嫌嗑牙呢?

  有几个魂体见唐爱莲吃得香,也飘过去试着咬了一下,却怎么都咬不下半点,磨了一阵牙,就放弃了。

  鬼三刚才看到唐爱莲吃小手的时候,就试过也去吃,却怎么都咬不动,此时见唐爱莲连旗杆都能吃,顿时觉得牙酸起来。

  旗杆见自己居然摆脱不了唐爱莲,自己的轴被唐爱莲吃得很快,这一下已经吃掉三分之一了。

  眼看它怎么说唐爱莲都不管不顾,依然要吃它,它朝着众魂体喊了起来:“喂,你们怎么能任由这个女人独占我的轴啊。你们快过来制止她,要不然,她吃完了我,就会抢我的心,到时候,这个空间就只属于她了。”

  众魂体听着旗杆的话,都有点惊疑不定起来。

  只是,谁进入这个空间,不是为了寻宝,谁进入轴心城,不是为了寻找轴心炼化,掌握空间呢?

  现在听到这个旗杆的话,不由都寻思起来:这个女人这么强大,等她吃完旗杆,恐怕会真的跟他们争夺轴心吧?

  而唐爱莲呢?因为感觉到随着吃进那些小手和旗帜之后,自身灵魂能量的变化,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跟这方空间已经有了联系,她看到了凤鸣正在焦急地反复尝试着撇开禁制,也看到了地下城市里各人的状况,甚至,她的念力还联系到了地面上的城市,那些失去了一魂的人们争权夺利的种种手段……

  她明白了,只要她将这旗杆和下面的心吃掉,这方空间,就被自己掌握了。

  因此,她加快了吃的进程。

  旗杆见众魂体还是没有上前,急了,大声喊道:“喂,你们不是想要炼轴心,掌握这方空间吗?轴心轴,轴跟心是连在一起的,若是被她把我的轴吃掉了,这轴心就不完整了,以后你们还怎么炼化轴心,掌控这方小空间呢?”

  旗杆打死也不会说,所谓的炼化,就是将轴心吃进嘴里,炼化成属于自己的能量。

  它现在只想让众魂体帮它制止唐爱莲吃轴心。

  众魂体听到旗杆的话,有人觉得旗杆说的有道理,朝着唐爱莲喊了起来:“喂,你还是别吃了吧,别把这轴心给吃坏了。”

  “对呀,别吃了,吃坏了就没有轴心了。”

  “快停止吧。”

  “是呀,你刚才帮助了大家,但轴是属于大家的,你不能挟恩求报。”

  “轴小了好多,快停止呀!”

  “那个女人,你听不懂话吗?让你停止。”

  “停止停止!”

  “快停下来!”

  “再不停止吃轴,我们就要出手了。”

  “她不理大家呢。”

  “是啊,她还是在吃。”

  “揍她丫的。”

  “揍有什么用,咬她!”

  “对,她那么强,咬她,吞噬她的灵魂能量。”

  ……

  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一部分魂体,巴到她身上就拖手拉脚的,唐爱莲很愤怒:这才是裸的恩将仇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