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噬神刃

  李野心中暗骂,这个凤鸣还真是个闷骚,连自己的识海都搞的这么美仑美奂。都是虚幻的,有意思吗?

  两人就在一个花园里,象个凡人武士般赤手空拳打斗。

  当李野第三次被唐爱莲利用识海里的各种障碍物绊住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吐槽了:“你居然能控制这里?”

  唐爱莲只能呵呵了。

  唐爱莲虽然也是这个识海的客人,却不是第一次来。

  跟凤鸣还未结婚的时候,她就因为跟天神那思的残魂搏斗,进入过两次,后来,凤鸣每次跟她做喜欢做的事,都忍不住要将她的神魂引入自己的识海,或是自己的神魂进入唐爱莲的识海,彼此交付身心。

  因此,唐爱莲对于凤鸣的识海,那是如同自己家一般,根本不是什么客人,而是半个主人。

  因为唐爱莲喜欢美景,因此,凤鸣才将识海幻成了美景,还将美景不定时变幻。

  她不但熟悉任何一花一木,而且,有时还以自己的喜好布置这个识海。而她布置的花木,用的自然是她自己的神念。

  自然,也就能控制着那些花木变化,给入侵者残神李野一些障碍,或是不时移动困住对方。

  因此,李野根本防不胜防。

  他一狠心,干脆冲了上去,张口嘴巴强行吞噬。

  唐爱莲哼了一声,她也知道,最后总是要互相吞噬。因此,她也不客气,张开嘴巴强行噬咬。

  她曾经对付过天神那思,知道怎么咬开强悍的神魂,那思最后的本源,都能被她破开,虽然只是借助了工具,这李野的魂体,又怎么能难得住她?

  对了,那工具她还带来了呢。只是,那东西给她的感觉非常诡异,而且,噬魂之后,把天神的本源都吸收了,战斗过后,还得用灵魂能量来养着,她不想轻易动用。

  残神李野还在咬住一点皮肉,再施故技旋转磨牙的时候,唐爱莲已经从李野身上咬下了一大块肉来。

  残神李野大吃一惊:“你居然能破开我的防御?”

  唐爱莲咽下血肉,冷笑一声:“又不是第一次。”

  是啊,他还是心型的时候,凤鸣还没有到的时候,她就已经破开过一次防御,在他的血型身体上咬下一块肉来。

  只是,那次仅只是一点点皮肉,哪里象现在,一咬就是一大口。

  不对,她之前用的是手上幻化的嘴巴,可现在,用的是直接幻成的人身的嘴巴!

  原来,她人身的时候,这张嘴巴这么厉害。

  唐爱莲心中冷笑:她可是吞噬过天神的人,怎么可能只有那点本事?之前不得力,只不过是因为第一次以手为嘴,加上嘴巴多了不顶用而已。

  如今的她全身力量集中在这一张嘴巴上,这专一的嘴巴,自然比那多面手嘴巴要厉害多了。

  更何况,她这次分割出魂体,虽然主要成分是墨的灵魂能量,但她主魂经过巫宫十二生肖的凝炼,可是非常精纯,用非常凝固的灵魂体凝炼出来之后,从墨那里掠夺的灵魂能量也变得非常精纯。

  残神李野哪里知道唐爱莲的厉害,被连咬几大口,发起狠来,也跟唐爱莲对咬。一口口咬下她魂体上的肉咽下。

  只是,残神李野每次咬下的量没有唐爱莲多,且速度不如唐爱莲的快。加上他的身体比唐爱莲庞大了几倍,周围的物体不时干扰一下残神李野,残神李野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魂力在不断减少。

  他也想要快速吞噬唐爱莲,只是,他痛啊,那种噬魂的痛实在是痛到灵魂里去了,他要用很大的精神来忍受剧痛。这速度自然跟不上唐爱莲。

  见唐爱莲灵魂被噬居然还能面无表情,他都要心生佩服了: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啊。

  他不知道,对于噬魂的痛苦,唐爱莲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受了,她的忍受力自然是见长。

  唐爱莲和残神李野互相吞噬,

  慢慢地,残神李野的身体在慢慢地缩小,而唐爱莲的身体却越来越大。虽然来不及炼化,显得身材臃肿,但她现在也顾不得了,先吞噬了再说。

  最后,那残神李野那庞大的身体尽消,变成了一个普通成年男人那么大。到了这个时候,唐爱莲的牙齿已经无法咬动了他了。

  残神李野哈哈大笑:“你以为,你真能吃动我?老实告诉你,被你吃掉的那些能量,不过是这万年所吸收的别人的魂力而已。这剩下的,是本尊的神体,你吞噬不了。这凤鸣的身体,我占定了!”

  唐爱莲心中暗叹,这个李野的本源居然这么大?

  当年她消灭天神那思的本源时,只是一团足球那么大,比重非常大,咬不开砍不动的的能量团而已。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你确定,我拿你没有办法吗?”

  “哼,一个神王的本源你以是轻易能消灭的吗?如果那么好消灭,我能够只剩下一点残魂,还活了一万年,而且还能继续活下去?本尊老实告诉你,神王是不灭的”

  只是,他“的”字还没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唐爱莲趁他说话时,闪电般刺入了他的心脏。

  说是心脏,其实也不过是一个部位而已,对神体来说,身体的各个部分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心脏被刺就死亡。

  但此时,他居然有一种就象被刺中了要害的感觉。

  最关键是,对方居然破了他本源之体的防御,这怎么可能?

  唐爱莲的手中,拿着一块黑乎乎的刀尖状碎片。

  那是简外公当年从大西北捡回来的东西,虽然他当时感觉是不宝贝,但毕竟就象一截刀尖,因此,当年送给唐爱莲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可就这么一截刀尖般的东西,却将那思本源的防御给破了,于是,浓浓的本源在刀尖上化成本源之气,一半被刀尖吸收,一半从刀口散逸出来!

  唐爱莲一直没有表现出有多怕这个残神李野,心中未尝不是因为这截刀尖。

  残神李野象当年那思那样惊叫起来:“该死,这是噬神刃,你怎么可能有噬神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